爲六四死難者舉行超度 聖觀法師被驅逐出寺廟


2006-08-24
Share

本臺星期二報導了江西宜春市化成禪寺聖觀法師因不與官員同流合污,及作法式超度六四死難者被地方當局驅趕,就在同一天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正式下達驅趕聖觀法師的批文,批文中不惜構陷了他同三個女人有染。星期四下午,大批公安特警趕來押着他離開寺廟。 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方媛的採訪報道

據總部設在美國的中國人權說;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在一份寫有聖觀法師與三名女居士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問題的構陷材料上簽字批示要聖觀法師離開寺廟,離開江西,星期三,宜春市宗教事務局局長楊旭帶領五六十名國安人員來到寺廟逼寺廟的主持戒全老和尚宣讀這一文件批示,之後把老和尚押上警車帶往南昌。

當局爲了趕走聖觀法師不惜構陷男女關係的罪名,本臺記者星期四打電話聯絡到當局構陷材料上的一名女居士,她表示,她是良家婦女,被當局這樣巫陷,他們三人一定要控告佛教協會會長一誠,不調查取證,隨便下結論。她說:這些人爲了達到目的是不擇手段的,我們會委託我們的律師。

記者;之前派出所找你關押了十個小時也是問這個問題? 女居士;他讓我寫出就是這幾個字,我跟聖觀有邪淫之事。這幾個字寫完我就可以走人了,所有的事情給我保密,我該幹啥幹啥。

另一位當局構陷材料中提到的在深圳的女弟子表示十分憤慨,並表示,這幾天,她的個人網頁不運作了,可能當局正在監控她的網上運作。在她與記者談話的其間,她接到了化成禪寺方面的來電,轉告他當局正在驅趕聖觀法師,而前往宜春幫助聖觀法師的深圳律師黃雪濤因給來勢洶洶的警察拍照而被打,女弟子說;黃雪濤他想照相給我發過來,但他的相機被砸了,手機被搶了,眼鏡被打掉了。現在把聖觀法師被逼到一個會議室裏不知道幹什麼,一大幫人,然後,他們自己帶了攝像機。 本臺記者打電話到給黃雪濤,但他的手機轉到留言信箱。

本臺記者又打電話給聖觀法師,他表示宗教局的官員又帶着幾十名公安及特警來到寺廟強行押送他離開,其間,公安全程攝像,他的旁邊全是公安及宗教局的人,他們甚至不准他收拾他自己的東西。他說;叫我馬上離開。

記者;去哪呀? 聖觀法師:這有這麼多穿警服的,穿便衣的,我不知道我下一步去哪了。 記者;現在有多少名國安及宗教局的人? 聖觀法師:幾十人吧,反正我們屋裏坐了不少。 記者;現在就在你旁邊? 聖觀法師:對對,就在我旁邊。也拍着錄像,我估計要應付你們媒體的,謝謝有你們關注,你們的關注我會安全一點。 記者;有沒有宗教局的人? 聖觀法師:楊局長,有自由亞洲電臺的想跟你說說話行不行?他不接。這位先生你是哪的,是公安局的?

下午五點多鐘,本臺記者又打電話給聖觀法師,他表示正在警車裏,不知公安要把他拉到哪裏。

直到晚7點,本臺記者再次打電話給聖觀法師,他正與黃律師在一起準備前往深圳。他說準備做171到深圳。

記者;他們允許了? 聖觀法師:他們必須叫我離開,我不知道路上還會發生什麼情況。拍了很多給我交接,包括我出門,他們實際上大批人馬押解着我,但是我出門時他們都躲到後邊,給我拍一些我一個人出門的這種錄像。 記者;你現在在那呢? 聖觀法師:還是跟他們在一起。 記者;有多少個人與你在一起? 聖觀法師:陪着我就兩個,還有很多人在底下。反正沒你們的關心我們就不知是什麼結局了,因爲我們電話被監聽,跟你們聯絡他們都知道了,所以目前我們暫時沒有太大的危險。

聖觀法師表示還表示他一定要走法律途徑追究佛教協會會長一誠的責任。 中國人權表示中國佛協會長的行爲表明,中國佛協會不過是中國政府的附庸,是當局控制宗教自由的工具。中國人權敦促江西省政府立即阻止宜春地方當局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爲。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方媛的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