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記者”呼籲允許師濤保外就醫


2006-04-27
Share

維護記者權益的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27號呼籲中國政府允許被判監10年的記者師濤保外就醫,因爲他在獄中的環境惡劣,健康每況愈下。曾在同一個監獄被關三年的陳少文形容這個監獄是“人間地獄”。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申華的採訪報道。

師濤原是湖南《現代商報》的編輯兼記者,同時也是詩人。去年他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判處10年徒刑,被關在湖南省第一監獄,也就是沅江市赤山監獄。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在新聞稿中說,最近幾個月,師濤的健康和精神狀態都大不如以前,希望中國政府能夠考慮讓師濤保外就醫。師濤的弟弟師華向自由亞洲電臺介紹了師濤最近的情況:(錄音)

我曾經在今年春節前就師濤的情況採訪過師濤的母親高琴聲。當時她說師濤的情緒還可以,時常鼓勵母親要堅強些。但是,師華說,最近師濤的情緒明顯變差。

就像師華所說,由於監獄監管非常嚴厲,師濤每個月和家人的一次會面,不能談獄中的情況。所以家人對他的現況知之甚少。不過,去年剛剛從赤山監獄獲釋的湖南漣源市異見人士陳少文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時,詳細描繪了裏面的生活。

陳少文在赤山監獄被關了三年。照他的話說,赤山監獄是個“人間地獄”。首先,他說,喫的伙食豬狗不如。

陳少文當時被分配在基建隊幹活,實屬幸運。師濤在獄中是做寶石加工,陳少文說,那是最苦的活。車間是一個大工棚, 裏面有四、五百人幹活,沒有自然光,打磨人造寶石的粉塵瀰漫在空氣中,而且通風非常不好,所以在那工作的人得肺結核的很多。

陳少文還說,做寶石的犯人每天都有很大的工作量,每天天不亮就要開始工作,晚上十點才能收工,而且獄警打人是家常便飯,還有犯人忍受不了被打而要自殺。他還表示,裏面的政治犯遠不如殺人放火的境遇好。他們不能多說話,有四個人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一舉一動,連晚上睡覺都怕亂說話而要在嘴中塞一塊毛巾。當我問陳少文有什麼辦法可以改善師濤的環境,他說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給錢。

據師華透露說,他們已經和國家安全局交涉,希望改善師濤的獄中環境。安全局已經答應,但是師濤的環境還是沒有實際改善。

自由亞洲電臺申華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