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有關中國司法制度的聽證會


2005.07.28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中國事務委員會26號下午舉行有關中國司法制度的聽證會;聽證會上的證詞表明,中國在司法制度建設方面作了不少工作,但是距離實現法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26號的聽證會的題目是:“政治轉變中的法律:東亞的經驗以及中國前面的道路”。

首先在聽證會上作證的是美國國務院負責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的代理首席副助理國務卿伯克爾。她表示,法律在中國的作用對於美國國務院來說是一個富有很大興趣和重要性的問題。她說:

“中國在司法制度的現代化方面取得了一些進步,但是在實現法治方面的進步是有限的。”

這位官員表示,在中國,法律被當成服務於政權的工具:

“中國當局利用法律來推行統治。人權衛士、民主活躍人士、表達挑戰黨的控制的觀點的人經常遭到誣陷而獲罪、坐牢。”

第二個作證的是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科恩。他介紹了中國司法改革的概況。他說,中國的法院建設有進步:

“中國的法院取得了一些進步。最高法院花了很大氣力培養法官。檢察人員官復原職。中國有大約12萬律師,其中許多是相當能幹的。法制教育在學術界佔有突出地位。”

這位學者指出,中國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當然還有許多問題。中國的法院不是獨立機構。中國有20萬法官和差不多數量的檢察人員必須培訓。律師也很缺:只有大約30%的刑事案件配有律師。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第三個在聽證會上作證的是南卡羅來納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謝。他介紹了臺灣建立司法制度的經驗。他說,

“司法制度雖然不一定爲臺灣向民主的過渡做出了直接貢獻,但是對於臺灣民主的鞏固卻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約翰-謝表示,臺灣的經驗可以“出口”到中國大陸的並不多。他說,

“中國的發展,特別是1949年以來的發展,與臺灣很不相同。共產主義-- 或者準確地說,毛式共產主義的引進,改變了法律和民主的概念。儘管鄧小平的改革激活了一些西方法制實踐,並使之服務於中國的經濟改革、使文革的混亂不再重現,但是中國若要建立運作良好的司法制度--姑且不談實現自由民主,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第四個作證的是威斯康星大學東亞研究部助理主任奧內佐格。他介紹了韓國建立司法制度的經驗和教訓。他說,韓國的經驗表明,市場化改革的成功並不意味着民主和法治會自動實現。在中國,宗教團體、學生運動、工會的力量都比韓國弱;中國司法制度的改革將經歷比韓國更爲漫長而緩慢的過程。

但是,奧內佐格表示,也有理由對中國司法制度的改革抱樂觀態度:第一,在一個威權-資本主義的框架內,人權有望得到某些改善;第二,全球化和信息化顯然使政府對日益壯大的公民社會的控制更爲困難;第三,國際經濟秩序將對中國的司法制度提出更嚴格的要求;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中國許多人否定了中國還不具備實現民主的條件的觀點。

工作人員在聽證會現場所散發的哈格爾參議員原先準備用作開場白的文字稿說:“今天,在中國的每一個省份,我們都看到市場化改革、前瞻性的經濟變革、以及法制的發展所產生的效果和成就,但是鑑於中國的政治制度,大多數中國人對自己的政治前途仍然沒有發言權,司法制度還沒有對強行行使政府權力提供可靠的制衡。公衆的沮喪,特別是對官員腐敗的沮喪,看來有增無已。中國公民如果沒有賴以伸冤和保護自己經濟和公民權益的有效的行政、司法和政治渠道,他們除了走上街頭而外沒有其它選擇。這種結果只會阻礙中國的進步。”

哈格爾參議員是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中國事務委員會的主席。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