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扬强调保留死刑与严格控制死刑是有机整体

2006-11-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肖扬9号在第五次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上说,中国废除死刑的社会物质文化条件尚不具备,但是他强调,要慎用死刑,凡是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肖扬有关死刑问题的讲话的主要精神有两点:一,中国有必要保留死刑,以惩罚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二,中国要严格控制死刑,特别要慎用“死刑立即执行”。他说,“保留死刑”与“严格控制死刑”是有机整体。

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学家邱宏达表示,中国要学习美国在死刑判决方面的慎重态度,但是他认为中国有必要保留死刑:

“中国犯罪率太高,所以要保留死刑。”

他也赞同肖扬有关慎用“死刑立即执行”的要求:

“判死缓两年,以前一个强奸犯判死刑,结果发现不是他。”

纽约开业律师叶宁表示,提出慎用“死刑立即执行”符合人道主义精神,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口号是合拍的:

“肖杨先生提出的这些都有它积极进步的一面。而且讲一句比较通俗的话是比较积德的,与胡锦涛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的口号是合拍的。”

叶宁认为,最近中国人大有关由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的立法是一个进步,但是中国如果不放弃“斯大林主义的司法指导思想”,不放弃无产阶级专政,就不能从根本上处理好死刑问题:

“中国的决策高层以出台一些措施来纠正和限制滥杀的现象。首先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在全国司法层面确实为制止草菅人命加了一道防门。这个做法是值得肯定的,促进了社会进步。只要中共没有完全放弃斯大林主义的司法思想,还没有从宪法当中废除宪法总纲第一条,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这么一个指导思想,那么中国这种滥杀无辜的现象还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

这位律师表示,肖扬所谓“中国废除死刑的社会物质文化条件尚不具备”的提法是说不通的:

“如果说要废除死刑的文化物质条件不具备的话,任何国家都可以说它不具备;说具备的话任何国家都具备。中国无论是从民族发展的几千年的历史来看,还是从中国目前发展的整体水平来看,我觉得中国废除死刑的条件已经是高度完备。当然由于中共的特殊集团利益造成一些社会矛盾的尖锐、对抗的激化,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要是能够找出一个理顺各种关系、找出妥协、和谐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的话,就没必要一定要依赖死刑这种极端措施来维持社会和谐。”

美联社援引大赦国际的数据说,中国2005年处决了1770人,占全世界被处死人数的80%。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