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土資源部發布通知 改進徵地管理

中國國土資源部日前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徵地管理工作通知》, 要求各地確保落實徵地補償費、先安置後拆遷、堅決制止強拆行爲。本臺記者何平就此邀請江蘇民間“權利運動”負責人張建平與北京理工大學的胡星斗教授進行討論。

2010.07.10 07:50 ET

記者:“歡迎張建平先生和胡星斗教授今天加人我們的討論。中國國土資源部日前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徵地管理工作的通知》,我們知道在今年年初國務院法制辦曾就房屋拆遷管理條例進行了《國有土地商和房屋補償條例徵求意見稿》的相關的討論。那麼張建平先生我想請問,您就中國政府出臺的一些土地徵用、土地拆遷的政策在實際民間的操作過程中,它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呢?”
 
張建平先生:“國內出臺了很多規範性的文件。但是我們看見的是隨着這些文件的出臺,其實起了一個相反的作用。就是這種暴力征地都是無法進行補償,這種事情是越演越烈。我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爲什麼就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因爲徵地實際上就是地方官員的一個財政問題。一個是政治問題。現在這個地方財政主要就是一個土地財政。土地徵收,它徵收之後呢,它支出農民是一個什麼?就是一個勞力安置費跟 土地補償金進行一個補償。因爲整個土地的出納金這個大頭部分是歸政府所有的。到07年《物權法》出臺之後,國家明確規定要公共利益才能夠徵收,要補償而且在補償之外還要有保障比如說養老保險、醫療保險這一塊。但是這些政策不只是國家法律出臺,它沒有一個落實的環境,在拆遷這一塊不僅僅是斷水、斷電,這完全是一個黑社會化的一個現象。有時候被拆了房子卻不知道是誰拆的。拆遷主管部門你象建設局,你去向它舉報,向公安舉報解決不了問題,它也不會來履行它的法律職責。這種現象是公開的。還有就是斷水、斷電包括被逼的像唐福珍,席新柱這樣的慘劇那是屢屢發生。我們的《物權法》出臺了,07年就實施了,到現在等於是一紙空文,它是這樣一種現狀。”

記者:“胡星斗教授就目前中國政府連續出臺的這一系列徵地、拆遷方面的一些政策管理,尤其是這一次國土資源部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徵地管理通知當中呢,又特別提到了要推進徵地補償新標準的實施,確保補償費的落實到位。防止糾正徵用費的截流和挪用問題,那麼胡星斗教授就剛纔張建平先生所提到的在實際拆遷過程中發生的這一系列的問題與相關的政策如此的不協調,你認爲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胡星斗教授:“目前中央政府確實是想解決徵地過程中所產生的各種問題,緩解土地糾紛和矛盾。中央政府它是要求社會穩定。地方政府它恐怕主要目標還是GDP, 還是財政收入。這樣就導致地方政府實際上對中央政府一些條例、法律開始暗中抗拒的態度。我認爲這個問題的核心還不在於這裏。而是我們的基本的土地平臺制度有沒有打好,比方說它是城鄉二元的土地制度,城市是國有,農村是叫集體所有就存在一個徵地的問題。這樣一個土地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剝奪了農民的利益,如果農民它沒有土地的所有權,甚至連使用權都是不穩定的。那麼被徵地的價格也不能夠由市場來決定,也不能由談判雙方來決定,只能政府在單方面來決定。這樣就導致農民的權益被侵犯以及一系列的徵地矛盾的發生。所有我覺得出現這個問題最基本的原因還是中國的二元土地制度以及剝奪了農民的土地產權,由於農民沒有土地所有權,因此這個土地是集體的,甚至它最終所有權是國家的,因此最終是有關地方政府可以隨便強加一個價格給農民,農民就只好接受。如果農民不接受,農民去上訪的話,就會受到各種迫害、打擊。所以這個地方的問題關鍵還是中國沒有打造一個很好的土地制度所造成的。”

記者:“張建平先生,我們注意到在這一次在國土資源部發出的徵地管理工作通知當中,又進一步強調了要強化市縣政府在徵地實施當中的主體職責,剛纔您提到目前的一些拆遷徵地糾紛當中地方政府在其中所提到的一些決策呢是導致目前矛盾的主要根源,那您認爲目前在拆遷過程中我們應該如何規範地方政府的職責呢?”

張建平先生:“它實際上是兩個制度的問題。剛纔胡星斗教授說得非常好。因爲我們中國實行的城市叫國有,農村叫集體所有制,所謂的集體制誰掌握這集體的權力;另一方面就是我們制度的設計。我們有好多法律包括《物權法》,在往前《行政許可法》。中國這些法律它得不到落實。我們就要看到我們制度的缺欠。這兩個問題,一個是所有制的問題,讓農民他對他的土地留守,參與股份能夠有這個權力,怎麼樣讓政府官員回到他裁判的一個角度上。這兩個問題它都是相輔相成的。怎麼樣有一個制約,這個最關鍵。”

記者:“胡星斗教授,剛纔張建平先生特別提到目前在解決拆遷徵地過程當中出現的一些社會矛盾,關鍵是如果執行法律?如何監督政府的職責?我們知道今年以來中國政府出臺的一系列徵地、拆遷這方面的相關政策雖然也強調了要做好補償拆遷的安置工作以及在拆遷之前的聽證工作,甚至有必要建立落實徵地之後的反饋制度,但是實際過程當中,應該如何對拆遷人提供司法救濟的保障以及對政府行爲的一些監督機制的建立呢,目前從中國政府公佈的一系列政策來看呢,所涉及的範圍還是非常有限的,胡星斗教授您認爲應該在這方面如何加以關注呢?”

胡星斗教授:“我認爲第一個方面是地方政府要守法。要改變目前中國一些拆遷條例它大過法律,法律大過憲法這樣一個顛倒的狀況。我們還是要求各級官員,首先要遵守憲法,保障公民的財產權利;第二點要賦予被拆遷者起訴的權力。比如說對於被徵地的他是不是屬於公共利益? 補償款是否合適?要有這樣一些司法救濟的權力。公民這樣的一些司法的權力,這是維護社會正義的一個底線。它也是對公權力的一個約束和糾正。如果行政部門界越了法律或者是對公民的權利造成了侵犯或者是補償的標準過低等等。那麼通過司法的途徑來加以救濟。所以司法它實際上是對行政力量可能造成的傷害和不公正的一段校正的機制。如果我們的司法它不是受理這些土地糾紛,就像以前有很多地方政府下令法院不容許受理這些土地糾紛,那麼,公民的權力、利益必然遭受很多的侵犯。”

以上是本臺記者何平邀請江蘇民間“權利運動”負責人張建平與北京理工大學社會學者胡星斗教授討論中國的土地徵用和拆遷問題。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10-07-11 11:04

關鍵問題除了上述人提到的/標準/之外,還有一個/如數/的問題,也即開發商答應給多少錢,就應如數付給農民,各級貪官不準從中剋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