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大参选人再受打压

刚才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乔龙在第一时间报道了北京朝阳区独立候选人王秀珍遭到中国当局打压的新闻。今年以来,中国各地类似王秀珍这样的独立候选人受打压事件不计其数。有关当局为什么要不惜一切手段阻扰独立候选人参选?被打压的独立参选人对此应该如何回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邀请了旅居纽约的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和江西就此进行了分析和讨论。
2011-09-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刚才我们听到记者乔龙采访到当时被关在警务室里面的北京朝阳区参选人王秀珍。那我想首先请教一下胡平老师,我知道您在八零年代还是北大学生的时候就参选过北京海淀区的区人大代表。像王秀珍现在的情况您觉得跟您当时的情况相比怎么样呢?”

胡平:“我想这显然证明中国整个政府的状况在倒退。因为30年前尽管是有些单位的领导也想出种种办法使这些独立参选人不能进入正式的候选名单,或者是在选举过程中使他们不能当选。但是像这种直截了当出来阻拦连他们要进行一些最起码的活动都去制止,这种现象在过去还是没有发生过。而且这次发生在北京天子脚下,其他地方我们知道的情况比这个更加恶劣。”

记者:“说到其他地方我知道李思华你们江西新余的几位独立候选人之前也遭到过不同程度的打压,那就您的经验来看,您觉得王秀珍还会有当选的可能吗?”

李思华:“今年的人大代表选举,独立候选人是纷纷落马。看这个架势可能不会让我们这些独立候选人一个人当选。甚至连独立候选人进入正式代表候选人都做不到。初步候选好像有几个人已经进入初步候选人名单,但是再进一步就被刷下来了,并且很多被刷下来的并没有什么理由可说。”

记者:“现在你们新余市已经在开人大会了,是不是?”

李思华:“现在在开新余市八届人大一次会议。我们认为这个会议是非法的。因为区人大代表应该是直接选举的。在直接选举过程中,整个程序、每个环节、每个选点都严重违法、普遍违法。”

记者:“胡平老师,像刚才李思华先生提到的这些违法的现象是不是应该说在中国是非常普遍呢?”

胡平:“应该是非常普遍。大家知道今年以来各地的独立候选人是风起云涌,比往年多。但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各个地方政府对这些独立候选人的打压也远远超过往年。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我想它的责任不仅仅在地方政府。中央也是难辞其究,因为他们不可能不了解这些情况。尽管在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能够做到有选民直接选举的只有县、区级这么非常基层的一种选举。其实和整个国家的民主还远远谈不上。即便如此,对这么一种选举当局还要公然践踏他们自己所通过的规则和法律,这就更让人不可能接受。”

记者:“其实前一段上海作家夏商还有成都作家李承鹏等都通过微博宣布要参与独立候选人的竞选。当时很多网友都非常兴奋,而且也觉得有关当局可能会因为估计民情而对独立候选人的参选可以松动一些。我想请教一下李思华先生,这个事实是不是正好相反。现在夏商还有李承鹏他们都已经宣布放弃独立候选人的参选了。”

李思华:“坚持下来的还是我们这些比较底层的人,比如我们新余这三个人,其中刘萍是一个未聘女工,魏忠平是一个普通的在职工人。我们几个人独立参选人都很坚持。当然整个这个过程很艰难,遭受了很大的压力和阻力,打压也相当严重。我们认为可能能够坚持下来的可能还是我们这些比较底层的人,层次比较高的人可能压力会更大。”

记者:“胡平先生,在节目一开始您就提到最近中国当局对独立候选人的打压可以说是超过了
30年前。不过我个人感觉好像今年特别严重。因为之前好像有一些地方会送一些个别的独立候选人,还能出来当选人大代表,但是今年好像有关当局控制得特别严格。几乎是不惜一切手段来阻挠这个独立候选人参选。您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

胡平:“我想跟十八大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我想更多是由于在过去独立参选人参与的人数不太多,声势不像这次这么大。因为这次我们知道除了人们通过微博、通过互联网甚至在一些官方媒体上都对独立候选人做过一些正面的报道。这么一来就更引起上面的惊恐,所以才采取了格外严格的打压措施。”

记者:“那最后我想请教一下李思华先生,由于今年当局打压得格外严。那像你们这些独立候选人你们今后还会参选吗?”

李思华:“我们不但以后会参选,我们这次选举一结束接着就搞选举打假。”

记者:“选举打假具体有一些什么工作呢?”

李思华:“我们向市人大常委会、省人大常委会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了举报信。举报了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存在非法选举的一些行为,在网上也公布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邀请旅居纽约的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和江西新余前独立参选人李思华就“北京人大参选人再受打压”等问题进行的讨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