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呼吁发展欧盟和中国公民社会的战略关系

中国大陆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在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人权分会听证会上,呼吁欧盟发展和中国公民社会的战略关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07-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创始人万延海上周四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欧盟需要发展和中国公民社会的战略关系,建立接触和扶持中国公民社会发展的策略,帮助中国公民社会参与到人权对话中来。万延海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国际社会在进行对华工作时,在针对民间维权组织方面还缺乏总体策略。万延海表示,欧盟委员目前的合作项目主要还是通过中国政府或政府选定的团体或大学开展工作,而考虑到中国政府经常侵害人权,仅仅通过政府工作是不够的,因此,他在听证会上提出了欧盟委员会需要增加给公民社会开展人权行动的合作项目预算、国际社会应该支持中国竞争性政党的出现和发展等十一项建议。

“很多的时候他们还分不清楚比如说还在试着通过政府去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这政府正好是打击民间力量的。还有欧盟经常会通过联合国机构在中国做一些人权、民主方面的工作。但是这联合国机构在中国究竟有没有真正的去推动人权民主方面的事业也是需要去探讨的。资金方面欧盟在对华援助方面、在合作项目方面,真正让民间社会参与的机会很少。整体上来讲,民间社会缺乏国际上对它有力的支持。”

万延海表示,他的一些建议得到了一些英国议会议员以及欧洲的议员的认可。

“现在欧洲社会的议员对于国际社会需要扶持中国一个竞争性的政党的力量和独立的公民社会的关系。欧盟和中国公民社会一个战略性的这种关系,有一些欧洲的议员啊,还有一些英国议会议员都表示认可这个意见。对接受之后,人权委员会主席他们还发了一个呼吁信,要求中国停止对公民社会组织的迫害。”

万延海在听证会上还表示,2006年底以来,“爱知行”遭到越来越多的政府压力,但“爱知行”不是唯一受到打击和干扰的机构。2009年7月,北京市税务部门给公盟法律研究中心严重罚款,随后取缔公盟法律中心,中心负责人许志勇博士被刑事拘留和逮捕,现在取保候审中。北京公盟法律中心的创始人之一、法学博士滕彪律师表示,在中国民间非营利维权组织的确会受到来自很多方面的打击和骚扰。

“按照法律我们这种非盈利机构应该在民政局注册。但是民政局以补充理由不给注册,所以只能在工商局注册。这样就面临税务、工商等等一些问题。我们做的一些跟人权有关的民间社会成长有关的一些事情就不断的受到打压。有的时候是以税务、工商啊;有的时候是以其他的各种借口来打压。”

滕彪律师说,目前西方社会对中国民间维权机构的援助资金几乎都被中国政府浪费了,他非常支持万延海在听证会上的建议。

“大的方向应该是朝着这个方向来转变,不能是和政府部门。就是得和非政府组织来开展绝大多数的合作项目,应该是和真正独立的非政府组织合作。”

万延海在听证会上还特意提到了希望欧盟能够开展能力建设活动,帮助中国公民社会组织和维权人士,了解欧盟人权工作机制和项目基金的管理能力;同时,简化申请程序,接收通过中文的资金申请书。北京肝胆相照论坛负责人陆军先生对此表示,欧盟在中国还是有一些支持中国民间非营利机构的项目的,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真正的民间草根组织要申请这些项目却非常困难。

“欧盟项目它们的正式书设计得非常复杂。项目的申请程序也相当复杂。哪些组织比较容易完成这些项目和项目申请程序呢?那就是
一些官方的组织,一些学术机构。”

因为“不堪中国政府的骚扰和打压”,万延海已于今年5月携眷逃亡美国。万延海表示,他会致力于在海外建立支持性的机构、援助国内的艾滋病民间团体;另外,他也会为加强中国公民社会和国际社会的联系作出努力。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