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徐义顺在劳教所被殴致伤

河北保定的异议人士徐义顺在今年5月被有关当局判处劳教一年半,关押于保定市高阳劳教所。海外“维权网”本周三称,徐义顺在劳教所被殴致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报道
2010-07-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权网”的报道说,徐义顺的太太刘南萍表示,和徐义顺同一号舍劳教、期满释放人员亲口告诉她,徐义顺被同是劳教人员的马海涛连续打耳光,致使耳朵受伤,听力下降。

本台记者致电刘南萍女士,但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记者又多次致电保定市高阳劳教所值班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据报道,徐义顺在今年5月被判处劳教一年半,罪名是以记者的名义诈骗。6月10日,徐义顺委托北京市共信律师事务所刘培福律师向保定市新市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状,立案至今已过20余天仍未开庭。 刘培福律师告诉本台记者,他的确收到过一个手机短信:

“就是说他被欧打受伤了,准备核实。”

刘培福律师称,他并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他发的短信。当记者问及刘律师对徐义顺的上诉一案有多少胜算的把握时,刘律师表示不太方便接受采访,匆匆挂了电话。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告诉本台记者,中国的公安系统可以任意作出劳教决定,不需要经过审判也没有律师介入,就可以剥夺公民的人生自由,劳教人员被判劳教的时间最长可以达到4年。江律师表示,虽然徐义顺一案已经立案,但就他的经验来看,胜诉的可能性非常小:

“这个劳教制度主要是用于来对付有冤情上访的人员,弄不弄不就抓来劳教了。还有一点有信仰者会被处予劳教。即便是立案了,最后法院的判决一般的都维持原判,很难改变。”

旅美政治评论人士陈破空先生表示,他自己就曾经被劳教过两年,所以,对于徐义顺在劳教所被殴打致伤的事情,他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五六个管教干部管三百多人。他就是殴打。另外他们也在犯人中就是在学员中找犯人头儿。找头目听他们话的给他们送过钱,行过贿的让他们来帮助监管,当什么班长、组长。实际就通过他们来殴打这些犯人。就是被称作学员的这些犯人。他们认为只有通过暴力殴打才能第一抵上这些犯人就是学员就犯。另一个才能让这些学员拼命地劳动完成他们的生产产值。同时他们从中获取暴利。”

陈破空先生说,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中国的民间团体,要求中国政府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声一直都有,但中国政府对此却置若罔闻,因为,劳教制度是这个独裁政府维持一党专政的有效方式:

“中共也签订了国际法规,国际公约。根据国际法规和国际公约,中国这种设置劳教制度不经过正常法律程序任意体罚、惩罚、暴力殴打、强制劳改这种方法完全是跟他们所签署的那些公约和国际法则完全抵触和相违背的。国际社会应该给中共更大的压力使他们尽可能早的废除这种劳教制度。”

徐义顺笔名孔繁重,原系《民意》杂志社记者,曾参与寻找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并一直为刘晓波、郭泉等异议人士人鸣不平,曾多次被软禁或治安拘留。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