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新措施限制維權律師受理羣體性案件


2006.05.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敢替弱勢羣體和敏感人士打官司的維權律師受到中國政府新政策的限制。全國律師協會日前公佈了一份指導意見,對律師受理徵地、拆遷等羣體性案件時,提出一系列限制性措施。有分析人士認爲,這些措施不僅違法,而且封閉中國向法制化轉型的理性道路。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申華的採訪報道。

中國全國律師協會16號公佈的《關於律師辦理羣體性案件指導意見》中說,律師在受理徵地、拆遷等羣體性案件時,“應接受司法行政機關的監督與指導”,“發現有可能激化矛盾擴大事態的問題和苗頭應立即報告司法行政主管機構”,同時這份指導意見還要求律師“慎重對待與境外組織和境外媒體的接觸”。

這些新的措施針對的顯然是爲弱勢羣體打官司的維權律師。去年的廣東太石村事件、山東臨沂暴力計劃生育案等等,由於維權律師的參與而廣受國際社會關注,尤其是中國維權律師被香港雜誌《亞洲週刊》選爲2005年度“風雲人物”後,很多人更把維權律師視爲是推動中國法制化、民主化的希望。

也許這並不是中國政府想看到的現實。在分析律師協會爲什麼會出臺這些新措施時,旅居加拿大的法律學者,《不寐論壇》網站主持人任不寐說:(錄音)

另外,任不寐認爲,最近一些中國維權律師受到邀請,訪問美國,造成很大影響,也許給中國政府帶來一定的壓力。

陳光中是中國法學會副會長,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他在評論這些新措施時說,政府的初衷是爲了維護穩定,但是他也承認,這並不是維護穩定的最好途徑。在他看來,政府應該首先反省自身的錯誤:(錄音)

但是,中國政府目前還沒有從自身找原因,而是在加大對維權律師的打壓。高智晟律師長期遭到警方24小時的近距離監控;盲人維權人士陳光成被政府祕密關押等等。記者打電話採訪了幾位中國的維權律師, 他們雖然感到這些新措施是對他們權利的限制,但因爲種種原因,不願多談。當被問到新措施是不是會對維權運動產生影響時,積極參與維權案件的北京大學法學博士許志永並沒有完全喪失信心:(錄音)

但是,任不寐在這個問題上要比許志永更加消極。他認爲,這些限制措施本身就違反了中國的《律師法》,而且封閉了使中國走向法制化的理性道路:(錄音)

自由亞洲電臺申華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