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动车事故头七防悼念 中宣部令全国媒体撤稿网络降温(图,视频)

周五是温州动车特大事故死难者的头七,在香港有公开悼念活动。而在大陆不但相关悼念活动被严防, 周五晚所有报纸收到通知,撤下温州动车事故相关稿件,网络同时冷处理相关话题。
2011-07-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7.29香港的烛光与杭州吴山广场市民被阻止点蜡烛下用手机亮屏表追思。(微博/丁小合成)
图片:7.29香港的烛光与杭州吴山广场市民被阻止点蜡烛下用手机亮屏表追思。(微博/丁小合成)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香港民主党以及一些民间组织周五晚在中环遮打花园发起悼念温州动车事故死难者的活动,现场摆上了花圈、横幅、事故照片以及要真相、要问责的横幅标语。数十名参与者点燃蜡烛悼念,有人演讲表达对中国政府处理事件的不满、也有人拉提琴安慰亡灵表哀思。
 
这一闹市中的哀悼会引起途人驻足,包括一些大陆游客。
 
协办团体 “社会主义行动”的年轻成员PASHA 在现场对接受本台采访时说:“ 除了悼念死难人士,我们也真的看到中国专制制度直接导致群众生命受到威胁,刚才我也跟很多经过的内地朋友和一般的市民都谈过,他们都对这个事故非常关注,也看到和中国腐败的关系他们都非常关注的。”
 
而在出事地的大陆却是另一番景象,对死难者“头七”的公开悼念成为警方防范的重点。
 
周五晚上,在温州所属的浙江省的省会杭州,吴山广场上有市民聚集追思温州7.23追尾事故,他们发微博指:没有鲜花,没有蜡烛,周围是早已安排好的保安和便衣,一看到蜡烛燃起便冲了上去,最后协商的结果允许用手机亮屏的形式来追思7.23遇难者“头七”。
 
而此前周二杭州市也曾举行过烛光悼念,参与者之一、人大代表独立候选人徐彦周四被西湖区公安分局带走,理由是“7月26号晚上在西城广场点蜡烛,未清理干净,导致一小孩摔倒。”
 
几个小时的谈话以后,警察开始了对徐彦的跟踪监控,他无法按原计划周五前往温州悼念动车死难者“头七”,徐彦当天下午告诉本台:“一直跟着我,提到的理由,我也仅仅知道这一点(蜡烛导致小孩摔倒),其他的话就是今天不是头七么?本来打算去温州的,去不了了。”
 
而周五晚,大陆媒体人纷纷传出消息,各报社收到通知勒令临时撤稿,周六报刊准备好的温州动车事故报道全部要撤。
 
北京《新京报》媒体人李天宇当晚在微博写道:1分钟前接到消息,我的版最终也没坚持到与读者见面,新京报坚持又坚持、妥协又妥协之后,仅存的4个版也被和谐。长歌当哭。没办法,我们要为2000多新京报员工的饭碗考虑。贴版,以示纪念,注意标题。
 
杭州《钱江晚报》记者也在微博客上传了“读者们永远也不可能在报摊上,信箱中,网络里能看到的明天的钱江晚报。 ”题为《停下一分钟》的报道。
 
一位中国大陆的媒体人当晚告诉本台:“中宣部完全不给报道,就是八点之后的事情,因为大家都在做版都做得差不多了。这个全国性的通知,全部。(还有一个关于网络的通知靠谱么?)那个靠谱。”
 
网络新闻方面也收到禁令,根据周五深夜微博上流传的一则通知:有关温州动车事故所有稿件,各网站立即压至后台,首页一条也不许留,新闻中心只保留一条最近动态,不得刊发任何评论。论坛、博客、微博不得推荐相关话题,论坛类网站速将首页、频道守业删首页已推荐的相关贴文、博文、微博撤下,不符合今天下午通知要求的贴文、博文、微博要坚决删除,各网站立刻落实本通知要求,半小时内执行到位、半小时后复查落实情况。
 
媒体人@单士兵微博客写道:如果真要发委屈奖,绝对属于今夜的中国媒体人。那些用心血汗水写出的稿件,做出的版面,以扎堆死亡姿态,上演着现代社会的“焚书坑儒”了,撕痛着他们的心灵。
 
南方报业媒体人@喻尘微博:今夜,百家报纸在撤版,千位记者被毙稿;中国,万个游魂无处安放,亿个真相正在破碎。这个国家,无数只恶棍的手,在羞辱着你。
 
活跃网民@土家野夫写道:过了今夜,亡灵就被彻底从媒体消失了,一切仿佛未曾发生过一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