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刘安军被旅游 江天勇被扣两个月获释(视频,图)

中国网民号召举行“茉莉花散步活动”两个月来,大批维权及异议人士被拘押,被旅游或被失踪。北京的刘安军星期一被强制旅游;北京律师滕彪和广州三对律师夫妇失踪两月无消息。而律师江天勇被公安带走两个月后星期二获释回家。

2011-04-19
Share
视频转载:香港网友制作的声援中国茉莉花宣传片(YouTube/记者乔龙)


自2月20日首次茉莉花散步行动至今,短短两个月,已有众多的维权人士被刑事拘留及失踪,情况在不断恶化。

北京的“阳光公益”发起人刘安军早前被关45天后,又于星期一晚被丰台区国保从家中带走,强制旅游。

他周二告诉本台:“昨天下午一点给我带走的,晚上九点多到的海口。他们就说出去溜达溜达。刚开始我跟他说,我哪儿也不想去,我说不去行不行?他说‘去吧,去吧’。我也不想因为这个身体受到什么伤害,所以,我也没非得不去(决定去)。”
 
刘安军说,不知当局此刻带他到海口的目的。

“我到现在也不太清楚,叫我出来这次(是)为什么,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太清楚。”
 
自“茉莉花行动”后,广州的多位维权人士,连他们的妻子也被失踪,唐荆陵夫妇,野渡夫妇及刘士辉夫妇,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唐荆陵被以“涉嫌煽动颠覆政权”,监视居住,夫人汪燕芳在3月上旬收到通知书后失踪。野渡也是被以同样的涉嫌罪名被监视居住,夫人万海涛在收到通知书后失踪。
 
有要求匿名的维权人士说,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也受到监视,她多次与外界失去联系。

记者周二联系到离开广州,在武汉照顾父亲的艾教授,她说,很久没有这些人的消息了。

艾晓明:在广州时,也好久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他们的情况了。

记者:比如刘士辉、唐荆陵、袁新亭,您有没有他们的消息?

艾晓明:没有,完全没有。

记者:您最后一次跟他们联系是什么时候?

艾晓明:我最后一次应该是三月份吧,我们还见过面一起吃过饭,后来就没有再见了。我后来,因为我也不在广州。
 
湖北网络作家刘逸明也感到了紧张局势,而不愿多说。

“很多人被控制的,现在。我觉得很严重,很多人被控制了。”
 
浙江民主党成员毛庆祥说,每周至少两天,楼道里有人看守他。

“我这里就是星期六、礼拜天白天盯牢的,白天门下有人。来两个穿便衣的,楼道口两张凳子,一边一个坐在那里。”
 

m0419-ql1p.JPG
图片:金变玲星期二在推特发出消息称两个月未见丈夫江天勇(网络截图/记者乔龙)
北京的两位著名维权律师滕彪和江天勇,被公安带走后,一直下落不明。

记者周二致电滕彪家,无人接听。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在推特留言写道:江天勇失踪已经整整两个月了。还是没有消息!天勇,你到底在哪里?降压药吃了吗?我和孩子都很想念你。
 
金变玲告诉记者,曾连续到当地派出所和海淀公安分局,市公安局查询,但公安拒绝透露丈夫情况。

“正好两个月,整整两个月了。也没有消息,没有给我手续。我去好多地方,然后也不告诉我,我又去北京市公安局信访,他就说国保带走的吗?我们就把这些东西送到国保,到时候国保会打电话通知你,但是一直也没有人打电话。”
 
当晚七点半,记者再次致电金变玲时,被告知江天勇刚刚回家,但不能接受采访。

回答:他回来了。

记者:几点回到家里的?

回答:刚刚吧。

记者:他可以讲两句吗?

回答:不好意思,他不方便接电话。

记者:身体状况如何?

回答:肯定“减肥”了。
 
而另一位北京市京法律师务所的金光鸿律师,被当局失踪后,维权律师刘巍周一致信北京司法局和律师协会,要求尽快告知刘晓原和金光鸿两位律师的下落。

4月8日,金光鸿在河南省洛阳市出差,为一个宗教信仰案被告做刑事案件辩护。其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几天前在其推特上出现一段留言称,金光鸿律师已经被家人护送回老家休养。身体和精神状态十分虚弱。
 
刘巍告诉记者:“昨天得到消息,金光鸿已经出来了,他已经被送回老家了,由他家人送回去的,他被关押的时候绝食,身体非常虚弱,电话也关机,我们也联系不上他。刘晓原律师还联系不上,很多人在找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