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钳制新闻自由 《长城月报》遭清洗

北京传出时事新闻杂志《长城月报》因经常刊发敏感报道、采编团队被解散的消息。这一消息目前还没有得到《长城月报》官方的认可,但是,很多网友和分析人士却相信,《长城月报》是遭到了官方的整肃。
2011-10-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著名媒体人王克勤10月1号在新浪微博上透露,在北京出版的《长城月报》杂志总编辑朱顺忠告诉他,由于“不可抗力因素”,《长城月报》10月号停刊,编采团队被就地解散,并称永不续用。王克勤在微博上透露,《长城月报》近两年来先后发表过一系列很有深度的调查与尖锐的评论文章,以观点鲜明、敢于触及敏感话题在新闻界颇有声誉,受到读者好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发现,《长城月报》总编辑朱顺忠本人的微博并没有透露这一消息,他只是在9月29号的微博中转发了给同事的一条短信,是这样说的:尽管风雨雪霜总是迎面如刀、惊雷坎坷总是避让不及,但是我们心中的理念不倒,理想坚韧永存。感谢各位对我的信任,感谢您能继续和我同道迎风雨,携手对惊雷!我相信,只要你我心中有民主自由之星辰,民族就不乏宪政法治之苍穹——愿你我再上路,共续新闻职业理想。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一联系北京曾在媒体工作过的彭定鼎先生,他表示并不知道《长城月报》遭清洗的消息,但是他同时表示,中国的媒体遭到如此的整肃并不令人吃惊:

 “这个很正常,这种事情是经常发生的。今年从‘茉莉花’开始就草木皆兵了。”

《长城月报》是一份去年1月才面试的一个新刊物,它是在香港注册、由中国长城协会出版的。据德国之声报道,北京的《长城月报》报道敏感题材,引起官方不满,比如该杂志有关质疑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报道,就曾被中共高层点名批评。德国之声也报道该杂志遭清洗的消息。曾在中国媒体以及海外媒体上发表过2000多篇评论文章、现在泰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郭庆海先生对中国媒体十分熟悉。他表示,他曾经在网上看电子版的《长城月报》:

“这个刊物观点很激进,它的风格比较接近于香港的《争鸣》、《动向》等等。当然没有《争鸣》和《动向》那样激进,但是它会比起《南方周末》会更激进一些。”

目前《长城月报》杂志社并没有公布是否解散采编人员的正式消息。该杂志社一位姓吴的工作人员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该杂志目前还在运作:

吴先生:“我们没有要解散,我们依然存在。编排也没有解散。”
记者:“朱顺忠还是总编吗?”
吴先生:“对,是的。”

披露《长城月报》采编人员遭解散消息的王克勤在中国舆论界享有很高的声誉,被称为“第一揭黑记者”。很多中国网友都相信他披露的《长城月报》遭整肃的消息。一个转发《长城月报》编采人员被解散的微博的网友杨留锋说,国庆期间为中国媒体默哀。还有一个叫老头1946 @吴必虎说,凡是广大读者喜欢的,我们就把它关闭解散;凡是没有读者买帐的,我们就用公费强制推广发放。郭庆海先生说,中国敢说真话的记者和独立评论人士都处于一种暴力的环境中,权利得不到保护,因为中国长期以来是个新闻不自由的国家。

郭庆海先生透露,他本人先是在中国写财经评论,后来因写时事评论,成敏感人物,曾遭到当局的关押,出狱后现逃到泰国。郭庆海先生认为,在“茉莉花革命”的压力和网络舆论的压力下,中国政府现在加紧了对新闻自由的控制,未来更不会松懈:

 “因为现在是一个网络的世界,虽然它有一个所谓封网的工程。一个查禁的工程,但是毕竟现在还有很多人用破网软件,毕竟还有一些人可以破解,再有微博这个东西它是很快速的,你没办法去审查。当然这个信息的传播是很快的。目前信息的控制在中国大陆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虽然它也在努力,但是这些信息毕竟会给国内的情况造成一个冲击,同时目前好像是国内经济也出现了问题。对于中国目前的执政者来讲,可以说是稍微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使他们非常惊恐。”

《长城月报》官方微博网站目前只更新到9月2号。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