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六四死囚郗浩良出狱

2007-08-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89年六四镇压中被判处重刑的北京工人郗浩良日前刑满出狱。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现年四十岁的郗浩良原为北京市的一名工人,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他与数万名北京市民一起在长安街一带焚烧杂物,阻止军队进城。

“六四”镇压后,他被以“反革命纵火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后获减刑。郗浩良在服刑十八年后,于今年八月七号从北京第二监狱获释。89年六四学运中被称为四君子之一的刘晓波说,当年参加六四学运的普通工人和市民在刑满释放后,生活十分艰辛:

“一是因为他有从监狱出来的这种身份,走向社会就要受到歧视,而且又是非常敏感到政治性案件,所以再就业生活和工作方面受到歧视要比一般刑事犯大。”

刘晓波说,他在六四遭到镇压之后也受到政府的各种迫害,但和当年参加六四学运的工人和普通市民相比,学生和学者遭受的迫害相对要少:

“那些学生领导所谓的“黑手”迫于国际压力判的比较轻, 象王丹判了四年,“黑首”里判得最重的就是 王军涛 ---一共13年。”

据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的数据,中共镇压“六四”学运时,出动了二十万军人及七百辆坦克,当时陆军二十四个集团军中,有十二个集团军参加镇压,他们分别来自山西、山东、河南、河北及辽宁五个省。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说,中国政府在六四镇压的大追捕中,对工人和普通市民判刑最重:

“真正迫害最严重的是那些北京市民和工人,它知道这些人没名,甚至外地人什么都不知道,对他们的迫害可以起到震慑,压制的作用。所以判死刑的都是他们,还有判死缓,无期徒刑,20年,15年都是他们。至于学生,知识分子和外界知名的最多也只判了13年。”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指出, “六四”死亡人数在十八年后愈来愈多地通过网际网路透露出来,“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就查到有一百七十人死亡,另据一名中共前元老的亲属表示,死亡人数超过六百人。 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指出,到目前为止,还有一百多人因为参与六四学运而被关在监狱中,这其中绝大多数是工人和普通市民:

“付出的代价最大,得到的关注和同情是最少的。而且他们周围的人和亲属也对他们不理解,甚至歧视。这跟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不一样,因为这个团体里还有精神上的支持。这场灾难落在他们身上是最沉重的。”

以上市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