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信訪問題系列調查: 上訪的代價(4)<圖>

系列調查報道之四:地方政府的角色

2009.03.20 10:35 ET
圖片:3月9日天安門廣場上多名警察在盤查行人攜帶物和證件(法新社)
法新社


用中國政府官員的話來說,存在了50多年的信訪制度是百姓與政府之間溝通的橋樑,但是在一些訪民和民間人士的眼中,信訪制度已陷入無能、欺騙和暴力的誤區。很多訪民反映說,他們因爲進京上訪成爲官方打壓的對象,人權受侵害的案例不斷髮生。公民向政府提出申訴和批評,本來是一項受中國法律保護的權利,但很多人的上訪路卻荊棘叢生、血淚交加,很多人爲上訪付出難以想象的沉重代價。中國的訪民遭受嚴厲打壓的根源何在?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安培採訪了中國衆多上訪人和各界人士,就這一問題展開調查,試圖從信訪制度、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等多方面尋找答案。

在以前的信訪問題系列調查報道中,我們談到,訪民因爲上訪遭到威脅、恐嚇、毆打、非法拘禁等現象在各地都非常普遍,訪民反映信訪制度功能薄弱。這一集的系列調查報道探討地方政府與訪民的關係,探討爲什麼很多人在談到訪民遭受打壓迫害現象的根源時首先把矛頭指向地方政府。

信訪與政績掛鉤


最近幾年,爲敦促地方政府解決信訪問題,中央要求各地把信訪工作納入公務員業績考覈範圍之內,各地也將信訪工作與領導班子業績直接掛鉤。比如,河南省規定,信訪問題重複多發地區,主要領導不得提拔,也就是說,信訪問題成爲考覈地方政府政績的一個重要方面。湖南省人大代表陳建教先生說,地方政府非常重視解決信訪問題,沒有聽說有地方政府打壓迫害訪民現象:“我沒接觸(這種打壓現象)。下面基層鄉鎮、縣裏、省裏都有信訪部門,還是做了很多的工作,化解了很多的矛盾。”

中國國家信訪局在談到地方政府信訪工作時說,2002年-2007年期間,全國縣以上地方政府和部門受理的來信來訪中,90%得到及時妥善處理,各地採取的措施包括開設網上信訪渠道、領導披閱制度、接訪和下訪等。其中,所謂接訪制度是指地方政府以及各部門官員定期與訪民直接面對面,以便及時解決訪民反映的問題。談到這種接訪制度的效果,北京理工大學中國問題專家胡星斗教授說:“一些地方官員常常以虛假的數字欺騙中央,說信訪他們解決了多少多少,誤導中央,以爲信訪制度或者這種大接訪起到了作用,實際上可能每一年有更多的人上訪。我們也不可否認,有些地方花了很大的力氣來解決上訪者的問題,大接訪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有些地方的官員、公安局長親自來解決上訪者的問題,可能也解決了一些問題。但是,一些盤根錯節的問題往往是解決不了的,因爲它可能涉及到一大批官員,可能就會官官相護。”

實際上,在中國,“接訪”除了意味着官員定期與訪民面對面以外,還有另外一層含義,也就是指派地方幹部到北京,把上訪的民衆通過說服或者強制的手段帶回家鄉,這種“接訪”也就是訪民所說的“截訪”。湖北黃石市的吳幼明先生曾經在當地公安部門從事警察工作13年,後因爲披露公安部門交通警察亂罰款問題遭到辭退。吳幼明先生表示,從事警察工作期間他曾多次接受截訪任務,截訪其實是非法行爲:“我本人看到的,比如說政法委組織民警到火車站攔截上訪人員,限制人身自由。比如說,有人要上訪,居委會、社區幹部和民警輪流值班,在信訪人家庭附近,不准他任意出去。信訪是我們中國法律、信訪條例規定的公民權利,任何部門沒有權力攔截上訪。比如說他確實衝擊了黨政機關,那確實要根據法律處理,但是大多數上訪人員,我看到的,我覺得都是很好的,很有次序的。根據中國法律,沒有任何一項法律可以限制沒有違法的人的自由。”

顯然,“接訪”和“截訪”兩者一音之差,性質不同。也就是說,不是迎接、接洽,而是阻截、阻截。訪民說,他們所遭受的人權災難就發生在這種截訪過程中。記者在互聯網上查到的官方資料顯示,2008年3月全國兩會期間,福建省蒲城縣要求各部門注重及時解決信訪問題,並要求把訪民穩控在當地,爲此該縣成立赴京“接訪”處置工作小組,20名公安幹警和民兵組成穩控小組,負責迅速處理上訪事件,目的是不使訪民在勸返接回途中失控或返回北京。吳幼明先生說,地方政府採取這種手段對付訪民的目的很明顯:“爲了政績、爲了顯示地方的安寧和諧,把問題壓住。政府部門權力過大,沒有一個有效的限制,司法不夠獨立,各地政府都可以調動公安幹警做一些非警務活動,攔截上訪人員。”

還有觀察人士用另外一個詞來形容地方政府這種控制訪民的措施,既不是迎接的“接”,也不是阻截的“截”。中國民間監督網創辦人王金祥先生說:“上訪往往是反映地方官員的問題,反映到中央去了,揭他的醜了,對他們升職、繼續搞兩面派不利,就報復他們,就把他們劫回來,不是迎接的‘接’,是打劫的‘劫’。”

信訪可暴露腐敗問題

據訪民和觀察人士反映,北京各大信訪機構附近隨處可見來自各地方政府的截訪車輛,截訪隊伍主要是由信訪、公安、駐京辦等政府工作人員組成。有時,被訪民認爲侵權、或者訪民舉報的相關人員也會出現在截訪隊伍中。訪民被截訪人員帶回地方後,可能會遭到恐嚇、威脅、毆打、拘禁、勞教、甚至判刑。上訪雖然並不是司法起訴,但在一般人的眼中,上訪就是告狀,也就是向上級政府告下級地方政府部門、官員或者相關單位。分析人士注意到,訪民上訪的原因無論是失地,還是房屋拆遷,問題的根源往往跟地方官員的腐敗有關。王金祥先生說:“地方官員爲了掩蓋他們所犯的錯誤、甚至他們所犯的罪行,就把他們劫回來,進行關押、辦學習班,這樣的情況都有。比如說有些地方亂佔土地的事,據《刑法》的規定,要追究刑事責任,官員要坐牢的,這樣他們怕問題揭穿了,所以把他們都劫回來。”
 
中國媒體上目前唯一公開提到地方政府派人截訪現象的官員是中國國務院參事、全國政協常委任玉嶺先生,他2007年在北京召開“兩會”時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中國關於保護信訪人的條款在很多地方成爲一紙空文,他本人就曾遇到浙江某地政府的截訪人,公民一坐火車進京上訪,截訪人就坐飛機到北京,在北京的火車站門口攔截上訪人。任玉嶺先生也認爲,地方政府截訪不僅僅是爲了政績粉飾太平,更是爲了掩蓋腐敗行爲。任玉嶺先生呼籲,反腐敗必須叫停“截訪”。

花錢買穩定


值得一提的是,訪民上訪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同樣,地方政府截訪也要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在截訪過程中,地方政府不但要承擔截訪人員的旅途費用,往往還要承擔上訪人員從北京或者省城返回家鄉的旅途費用。王金祥先生說, 如果對各地方政府截訪所用資金進行調查的話,得到的結果絕對不會是個小數字:“上訪人坐車到北京花個兩三百,他們坐飛機坐臥鋪去可能花幾千,把他們攔截回來,浪費很多錢。中央也禁止這個東西,地方官員還是這樣幹,我是非常反對這個東西,這個對國家也不利。”

有的地方政府部門公開提出“要花錢買穩定”,這也不足爲奇。福建湛江市的政法委就曾經在要求各部門正確對待上訪羣衆及時解決問題的同時,公開提出“要加大經費投入,調度各部門人員,捨得花錢買穩定”。吳幼明先生對政府花在截訪上的錢表示痛心:“這筆錢完全是浪費,因爲政府不是贏利部門,不是工廠,你的錢都是納稅人的錢。沒有把這筆錢用來解決問題,用來公共服務,相反用來截訪,出錢把上訪人員帶回家這種手段,這完全屬於濫用公共資源、濫用政府的財力、物力、人力。我認爲各項政府的收入和支出必須透明,這樣人民纔能有效地監控,而不讓他們幹出違法的事。”

中國社科院學者對70多位來自基層省市的信訪幹部進行調查,近60%的人認爲,如果還搞信訪工作排名甚至與政績掛勾的話,地方政府會採取更嚴厲手段打擊信訪人,也會促成更多人進京上訪。吳幼明先生的體會是,截訪其實並沒有達到地方政府和部門預期的效果:“攔截上訪事實上不會讓信訪人變少。它應該加強法治,政府部門應該守法,通過法院去解決這些糾紛、問題。”

平反昭雪罕見

訪民因上訪遭打擊迫害、有幸得到平反的案例不是沒有,但十分罕見,如同鳳毛麟角。河北省一政府機關幹部郭光允信訪8年,舉報省委書記程維高等官員的腐敗行爲,不僅遭到不明身份人的暴力襲擊,還被當地公安部門以“誣陷領導”的名義勞教2年。2003年中央決定懲治程維高嚴重腐敗行爲之後,郭光允遭打擊報復的事情才被曝光。郭光雲得以平反昭雪,是幸運的,但中國媒體在把他稱爲“反腐英雄”的同時,沒有披露各地還有多少人因爲信訪舉報處於不幸困境之中。

2008年即將結束的時候,中國又傳出一起一位上訪人因舉報村官經濟犯罪被毆打致死的消息。據中國媒體報道,河北省邯鄲市叢臺區蘇曹鄉70多歲的郭成志10月16號進京上訪,在邯鄲駐京辦事處被他舉報的村官僱傭的打手毒打,大約3星期之後在醫院去世。之後,他所舉報的村官以及打手被警方立案調查。同時被毆打的上訪村民說,與郭成志舉報的村官一起“接訪”的還有當地的區信訪局官員和鄉政府領導,他們都在毆打事件發生的現場。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安培所作的信訪系列調查報道之四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