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將在年內推行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

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年內將在全疆推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將被作爲出臺重大事項的前置程序和必備條件,從而從源頭上預防社會矛盾糾紛的發生,最大限度地減少因爲不科學決策所引發的不和諧因素。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報道

2010.08.12 16:31 ET


新疆自治區黨委辦公廳、人民政府辦公廳日前印發了《自治區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意見》。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制度,是指對重大事項在制定、出臺及實施後可能發生危害社會穩定的諸因素進行分析,評定可能發生危害的風險等級,對不同風險進行有效應對,搞好危機預防,制定應對計劃,採取切實可行的措施,防範、降低、消除社會穩定風險。將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制度納入維護社會穩定、實施源頭治理的系統工程,是有效預防和減少社會不穩定隱患,實現標本兼治的重要保障。美國紐約的人權活動人士劉青說,減少社會穩定風險的關鍵因素是要尊重人權,

“我想更好的解決就是尊重人權和使人權能夠得到保障。作爲生活在這個地區的人他的表達權利必須得到滿足,他們有權利講出自己的政治願望和要求。如果對這些政治願望和要求一方面採取壓制不許講出來;另一方面搞些其他的收買或者是掩飾的工作只會讓矛盾越積累越大,危險越來越大。”

報道說,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遵循各級黨委、政府負責本行政轄區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的要求。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的範圍包括:關係到較大範圍人民羣衆切身利益的社會管理、社會保障等重大決策;涉及人民羣衆普遍關心的有關民生問題的政策制定或修改;關係到產權轉讓、資產處置、員工安置等重大利益格局調整的企事業單位改革或改制等等。劉青表示,很多社會矛盾是行政權力的濫用,如果僅僅靠政府官員自己來評估,那不會有任何效果,

“唯一能夠起的效果是什麼呢?通過這種所謂的評估方式,向社會釋放出來一些信號。這些信號所達到的目的就是遮掩那些社會的真正的矛盾生成的這些原因。爲他們所謂的社會穩定做一些掩飾性的工作。一個評估制度假如說是由法官來裁判自己做的對錯的話,那這種評估制度本身是毫無意義的。”

廣州的律師唐荊陵說,事實上,近年來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已經開始在各地逐步推行,但這種評估往往是搞形式主義,並沒有解決民衆在徵地和拆遷上的衆多問題,規模性集體上訪或羣體性事件仍然頻頻發生,

“我覺得它這個風險評估制度今天基本上會無效,因爲今天很多社會風險是因爲它不願意去解決這些風險的驅動因素。這些所謂社會矛盾的風險因素比如像一些突發事件或者說民衆因爲長期的積怨,因爲一些事情被引爆之後會去攻擊政府,也有的是一些和平的示威。這些我覺得它只要在政治上去尋求給民衆去解決問題的途徑的話,我相信這些問題會慢慢減少的。但是今天它在政治上並沒有打開這樣通路,民間的聲音能夠在政府裏面被傾聽。然後這種被傾聽也不是說你做個樣子去接受了這種意見。而且它是切實地解決民衆關心的這些問題,那麼你才能把社會上的風險降低。”

唐荊陵說,根據中央政府的規定,對於沒有經過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或羣衆意見較大的項目,沒有建設項目批准文件、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國有土地使用權批准文件和拆遷計劃,以及拆遷補償資金、拆遷安置方案不落實的項目,一律不得發放房屋拆遷許可證。但這些政策在地方上往往得不到落實,

“因爲你並不打算傾聽人民的聲音,並不打算去解決人們關心的那些問題,然後你又說想了解一下在哪些情形下人民會發怒,根本就評估不到的,因爲你不打算傾聽人民的心聲,你也不可能瞭解到人們的心聲。”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