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要求平等对待外地户口中小学生

在中国大城市,外地孩子上学往往比有本地户口的孩子难得多,贵得多。有40多万外地儿童的北京市出台新政策,要求中小学为外地学生建立学籍,给予他们与本地学生同等的待遇。对此,本台记者安培邀请关注中国户籍制度的在北京的律师程海和贵州的退休教师全林志进行讨论。
2010-05-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首先请问程海律师您对中国的户口法和户口歧视现象都有很多的研究,那您怎么看北京的新政策,外地学生也不用再象以前一样交借读费。

程海:根据我国的法律,我国的《宪法》,还有《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呢,所有接受义务教育的小孩他们的教育是一律平等的。教育不管是如何城市,任何地方应当是一样的。现在实际上各个地方借口城市发展、所谓城市金融、来建学校,所以来找理由。

这些年迁移人口在前几年要接受一笔费用,借读费呀什么之类的。好像从前三年开始就逐步像北京,各地也开始取消了,这政策本身我们有法律规定,这种谈不上进步,只是一种在教育管理方面的依法。所谓进步一个好的东西就是原来法律上已经有了,现在搞得更好一些。

原来是大规模的、大范围地违法,现在只是合法,它是表面上的。我们要纠正一下这个‘流动人口,外地人口’的说法,这个实际上是对迁移人口,没有户口的人一种叫做诬蔑的称谓。因为本身很多人就迁移来了,买房子在这里长期的工作,只是没有户口而已,实际上也不流动。像我们这样可能长期在这儿定居,也被套之为流动人口,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实际上是迁移人口嘛。

记者:在中国各个地方,没有户口的中小学生上学难,交借读费高的问题也不是光北京的问题,各个地方都有。贵州的全老师,你们那边怎么样?

全林志:我是这样认为,原来它提了一个口号叫做: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那么一个口号。但是过去20、30年了真没有办到。最两三年他们对农民工呢,免他们的学费,这一点来说是一个进步。因为农民工他打工确实是收入比较低,再加上房租,各种费用算下来要他们交教育经费确实比较难。所以免费这个事情确实减轻了农民工子弟家长的一个负担。

记者:那么您刚才谈到北京的政策并不是一个进步,它只是纠正过去的一个违法行为,没有户口的学生还有其他的问题需要解决。

程海:对。原来是严重的违法,现在违法的少一点了。现在有一个什么问题呢,虽然是制定一个政策,但是低收入的这些外地户口的人,他住在城市的边缘地方,边缘地方的中小学它布局比较少,较少他不可能跑到很远比如说5公里、10公里以外去上学,这样北京就产生了三百多的民办学校,他们成立农民工子弟学校,三百所大概容纳初步算了一下好像有30万,一个学校大概有一千人的样子。最近农村改迁城市叫村改区吧。村改迁成居委会,征地把很多学校都给拆了。实际上变成了它一个投资。按照公民或小孩的分布和居住建了学校。导致了实际上还有好些失学的。

记者:关于农民工子弟学校这方面全老师,你有什么看法呢?

全林志:民工子弟学校还有非常多的问题。比如说教师达不到标准,我在一个中学代了半年的课,我发觉教室它破旧不堪,阴暗潮湿,学生的视力受到严重的影响,还有场地不足,没有什么活动场地,更没有活动器材,还有教学设备非常缺乏,你要说对农民工子弟非常公平的话办不到,还有很大的差距。

记者:刚才两位谈到的都是非常具体的,外地的学生和本地的学生在受教育方面的不同,能不能就近上学的问题,教室的设备问题,教室的条件问题,就是说怎么要特别解决这样具体的问题,是吧程海先生?

程海:它虽然有政策,但是它没有满足这个政策的条件。它应该根据人口,因为我们国家一方面教育投资到现在好像没有达到4% 的法律规定的最低标准,而且职工投资在基础义务教育方面比较少。

记者:现在就北京来讲,没有户口的外地学生已经超过了本市有户口的学生,那这个数量是非常大的,程海先生?

程海:不光是北京,北京新的出生婴儿它这个本地户口的呈下降趋势,出生率是一个下降的。实际上反映我们国家的一个城市化,城市人口不断增加,大量的农村户口最后都要到城市里来定居。实际它这个户口来阻碍别人,那不承认别人到城市里边,它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征收这些新进城市的人口纳了很多的税,这个税里面本来有公共事业税嘛,包括给他们的子女进行建学校、上学。

记者:最后请问贵州的全老师,您还有补充的嘛?

全林志:我们国家的教育经费,刚才老程他说了,也还没到达4%的目标。教育经费和政府支持的比例确实让人看到是非常寒心的。这个经费的话确实严重不足。你像西方一些国家它的学生不管是农村也好,城市也好,都是免费午餐,免费接送,学生在放学回家的公交车上都是高质量的。所以我们这个教育和人家还有很大的差距。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与在北京的程海律师和贵州退休教师全林志讨论中国的户口制度和义务教育等问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