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青年职业学院学生在厂实习遭老师殴打

2007-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据国内媒体报道,重庆青年职业学院的学生最近在工厂实习时,因为工作时间长,工资低,想要离开而遭到老师殴打。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南方都市报》的报道说,重庆青年职业学院的3名老师,最近带着学校近百名学生,以实习的名义到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报道援引女学生小张的话说,到工厂后,他们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1个小时,虽然工厂提供学生每月月工资约为1000元,但经学校和老师扣留后,发到手的月工资只有225元。小张说,很多同学都不想再上班,她本人有一天没有去上班,结果老师对她的脸猛抽一巴掌。一名姓赵的女学生说,他们的老师就像工厂的包工头一样,让学生做工,他们可以从中提成,榨取学生血汗钱。记者就此打电话到重庆青年职业学院,无人接听。

现住西安的原陕西省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评论说,类似重庆青年职业学院的情况,他听说过不少:

“这种情况以前听说过,江西的艺术学校也是以实习的名义带着学生到深圳,到福建沿海去演出,甚至进行色情表演。这实际上是打着实习的旗号为学校,为老师赚钱,否则为什么重庆的学校跑到深圳去?江西的跑到沿海城市去打工?就是为了拿更多的钱 。学生实际成了为学校打工的工人了。”

马晓明说,许多实习学生劳动强度大,时间长,但报酬却很低,也没有劳动保障:

“学生的劳动时间很长,不敢反抗,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干的是脏,累,苦甚至是违法的事情。劳动强度很大,没有劳动保障。同时绝大多数收入被学校和老师从中克扣了。”

中国劳工通讯驻巴黎代表蔡崇国认为,重庆青年职业学院实习学生受到的待遇,并非孤立事件,这类现象的出现违反了中国法律,特别是反童工法,是一种变相的童工,他接着说:

“怎样划清正当实习和以实习的名义逼迫学生去打工,老师和学校获取利益的问题?我觉得一个基本的界线就是学校和老师不能在学生实习过程中收取额外的费用,如果收取额外费用就是违反了政府的政策法规。第二,就是实习过程中他们的劳动时间必须遵守劳动法规定,如果时间超过了劳动法的规定,有利益问题,那么就不能以实习的借口掩护剥削学生打工的事实。”

蔡崇国说,由于类似学生工事件在全国各地都有,前不久,中国政府已经作出相关规定,禁止类似情况的发生,但实习单位和学校并不当回事:

“这里有几家的利益,工厂可以付很低的工资,即使有很多是给学校和老师了,只给学生200块,但是总的支出一个学生一个月工厂付7,800块钱,比起其它工人,工资要低得多,所以这些工厂很占便宜,尤其是现在很多企业劳动力缺乏,所以能够得到学生干很长时间,又非常听话,对他们是有好处的,学校和老师也有好处。而学生就成了童工。”

据重庆青年职业学院的老师说,该院是一所半工半读学校,学生在学校就读一年,在工厂实习两年。因为学校大部分学生家境贫困,无钱交学费,所以学校只能从学生的实习工资中扣除学费。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