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访民孙福荣服刑期间猝死 只赔6万块逼迫家人息诉罢访

因上访获刑3年的河南访民孙福荣,今年8月在郑州服刑期间突然死亡。其家人怀疑她在狱中被殴打致死,要求有关部门彻查。不过,在警方的压力下,孙福荣家人被迫签字同意监狱方面的赔偿方案。
2012-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已去世的河南商丘市宁陵县访民孙福荣的儿子赵传忠星期三晚间向本台记者介绍说,今年8月初,他们在接到警方通知后,来到郑州黄河人民医院,看到当时已处于昏迷状态的孙福荣,头部受到重创,胳膊断了,被缝了13针,并加了一块钢板。郑州女子监狱狱警没有对孙福荣的伤势作出任何解释,只是说孙福荣现在不适合服刑,催促孙福荣家人办保外就医手续。

“我们在医院守了一会儿,监狱方来了领导,让我们签保外就医手续,找派出所盖章。我们离开医院,他就告诉医院看大门的,不让我们再进来。我们晚上又偷偷溜回去,看到我妈昏迷的时候还戴着脚镣、手铐。见了没几天就去世了。”

赵传忠介绍说,20多年前,他的母亲孙福荣因计生办强行结扎造成严重的后遗症。孙福荣上访后,时任宁陵县委领导批示,今后给她的子女解决就业问题,作为补偿。2010年孙福荣的女儿赵娜大学毕业后,宁陵县政府没有兑现给她安排工作的承诺,孙福荣重新开始上访。2011年5、6月份,到北京上访的孙福荣,被截访人员带回宁陵县关押。同年12月底,宁陵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给孙福荣判刑3年;今年5月底,商丘中院维持原判,孙福荣随后被转往郑州市女子监狱服刑。孙福荣的儿子赵传忠说,家人曾在探监时,看到他母亲身上有伤,母亲也说起自己在狱中挨打,但谈话立即被狱警制止,

“她去世前1个多月内,我们去监狱看了她2次。我们探监的时候看到她胳膊青肿,脸上有伤痕。第一次她说有人打她,狱警就不让她说了。第二次,她说有人打她,狱警就让两个看押她的犯人过来不让她说,她再说有人打她,狱警就把电话掐断了。”

赵传忠说,孙福荣8月8号去世后,他和家人曾到河南省政府门前鸣冤,并找到郑州监狱管理局,要求查看郑州市女子监狱视频,调查孙福荣在监狱里受伤的真相。

“我们当时把材料递给他之后,第二天,郑州监狱管理局的人找我们谈这个事儿。我们当时提出查明死亡原因,他们说没有视频。他就说,这些东西根本就查不到。你们人已经去世了,就赔你们6万块钱。”

对于孙福荣的案件,现在美国的律师项小吉评论说,

“河南商丘判了她3年,这算是一个冤案。即使上访也不构成寻衅滋事,而且信访条例本身写的很清楚,民众有来信来访的权利,而且你要保障她的权利。不能因为她上访就把她判3年。第二点,正在服刑中的犯人,不论什么原因,在狱中死亡,监狱都有责任,各国都是如此。囚犯如果在狱中病死、自杀或者被打死,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应该请求检方对这个问题彻底调查。”

赵传忠说,目前,家人已放弃了查清他母亲孙福荣死因的希望,因为郑州市女子监狱狱警曾扬言,“我们拿着工资,你们在郑州耗不过我们。公、检、法一家,告也没有用。”赵传忠还说,宁陵县警方还威胁把为孙福荣鸣冤的家人抓起来。在警方的威逼下,孙福荣的家人最终被迫签字同意了监狱方付给6万块钱的赔偿方案,并承诺息诉罢访、不再追究。孙福荣的遗体于8月15号被火化。赵传忠说,目前,家人不再为孙福荣的死因上访,而是退而求其次,致信商丘中级法院,希望法院能撤销当初对孙福荣“寻衅滋事罪”的不公判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