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清农民拒签同意书 寨桥村年轻人离村抗议(组图,视频)

浙江乐清莆岐寨桥村前村长钱云会命案,村民认为是有人预谋杀人,而当局继续认定是“交通事故”,又用胁迫手段要村民签署所谓的“同意书”,引起愤怒,年轻的村民纷纷离开该村。钱云会的遗体最快在本周六火化。此外,浙江安吉县天荒坪镇的维权村长面临拘留。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道
2010-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网友推测钱云会死于非命的可能性。 (记者乔龙提供)
图片: 网友推测钱云会死于非命的可能性。 (记者乔龙提供)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12月25号,寨桥村村长钱云会被车撞死事件后,28号,当地政府要求该村村民签署“同意书”,同意官方认定的“钱运会死于交通事故”,有村民在论坛披露,村民都还记得钱云会的恩情,都将拒绝在”被同意书“上签字。

很多寨桥村的年轻人都住亲戚家里去,生怕说错什么就会给抓走。

记者多次致电该村村民家,但许多电话无人接听。

邻村的一位村民星期五告诉记者,拒绝签字的村民都跑光了:“跑光了,害怕。年轻的村民有些都被抓了,因为他们要抓,就抓年轻人。”

记者:政府让他们签什么承诺书?

村民:有这个事情,就说保证不闹或者保证说是一场交通事故,好像这意思。

记者:是不是也保证不要接受记者采访之类的,有没有?

村民:对。让他们签什么保证书,让他们不要再闹了,就说这是一场交通事故。
 
该村民说,有的村民搬到亲戚家住。

“前几天也有很多记者过去,去村民也怕也不敢多说什么有些半夜就跑掉了,有的到亲戚家里去了都有的。”
 
正在寨桥村的广东维权人士郑创添告诉记者,村民担心遭报复,已不敢接受采访。

“当地人都很悲愤,媒体都可以采访,他们都不敢见记者,他说有记者出卖过他们,有点不敢说话,他说一说真话就有人抓。村民说接受采访的人都被抓走了,现在不怎么接受采访。”
 
一周来,各界对“交通事故”的官方定性提出质疑,包括现场摄像头在事发当日只能浏览,不能储存画面、肇事司机不合常理的描述,以及早前向媒体透露死者生前被人按到地上,被车压过的目击证人,周三晚间亮相央视时翻供。


图片: 附近各村民们到寨桥村祭奠钱云会。 (刘德军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 附近各村民们到寨桥村祭奠钱云会。 (刘德军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周五,杭州推友关注团发回消息称:“村民下跪痛哭不止,表示如果讲真话,白天看似没事,晚上就会被抓。另一位村民说,对政府很失望:“隔壁村的都有过去看。老百姓普遍认为这不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认为这是一场谋杀案,说老实话没有哪个老百姓认为这是一场意外交通事故。社会很黑暗对我们老百姓,我们都感觉很失望的。”
 
该村民举例说:“昨天晚上还是前天晚上又说是交通事故也说钱成宇没有目击。当时我就觉得他(政府)又把他关起来,又不让他当面自己出来说,我觉得这样很可疑的。”
 
目前,否定官方版本的目击证人钱成宇仍然在押。

村民说:“如果钱成宇真的说自己没有亲眼看到是听别人说的,那应该让钱成宇自己出来说明这个事情,不应该把他关起来,不能遮遮掩掩的,说是交通事故就应让证人出来当面说清楚,(现在)又把他们关起来,这个我觉得前后矛盾的。”
 
有村民表示,钱云会的遗体最快会在本周六出殡,为他送行的人很多:“明天好像给他送行还是怎么样,很多自愿者很多人过去自愿给他送(行)。

记者:你们村里人会去吗?

村民:应该有些人会去吧。很多外地的也会过来。
 
村民表示,2004年,浙能电厂以七亿元购入寨桥村146公顷土地,但该村3800位村民只收到3800万,剩下的钱不知道去向。钱云会因此到北京上访,换来的是坐牢。
 
维权村长遭到打压事件时有发生,浙江安吉县天荒坪镇横路村的维权村长蒋苗土也面临拘留。

他的女儿周五告诉记者:“昨天是县公安局的来了大概十个人,他们都穿有防弹背心,然后更是说,他说现在口头通知你‘你爸因为涉嫌扰乱单位秩序要行政拘留9天’。当时我爸不在家。还有一个跟我们同村的胡春根他是六天,行拘六天。”
 
本台7月曾报道,身患绝症的蒋苗土不满镇政府将他们的土地租给工厂,却不给村民相应的补偿,为维护村民权益,曾多次上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