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航狱中遭酷刑生命垂危 成都链子门曾理保外就医

被当局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判刑七年的大连维权律师王永航在狱中遭受酷刑折磨,生命垂危,家属呼吁外界关注。而哈尔滨律师韦良月已经被警方绑架近两个星期,去向不明,公安只向家属交待说他在学习。此外,四川成都链子门事件中身患重病被判刑两年半的曾理被保外就医。
2012-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四川成都链子门事件中重病缠身仍被当局判刑两年半的曾理周一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曾理由于身体原因和保外就医身份,不方便接受采访。

跟他同一案件的严文汉对本台讲述了他的大概情况,他说:入狱前他本身就患过直肠癌,病情好像有所控制,监狱里面的医疗条件比较差,在看守所的时候已经发现他直肠里面又长了息肉,不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的,当时在法庭上的时候他也出具了很多证明,但是法院就说你这个病是过去的病,你的病显示已经好了。但在里面肯定不太好,他的病半年要复查一次,家属把这个情况跟监狱里面说明了一下,然后监狱就同意保外就医,曾理本人并不知道,放他时他感到很意外。

2009年2月23日,几十名四川的民众对行政诉讼及民事纠纷的判决不满,在长期信访无果下,他们在成都中级法院门前,用铁链将手锁住,连成一串,高呼口号,抗议法院司法不公,曾理也在其中,事件后有十人被捕。之后,当地乐山法院一审宣判第一被告鲍俊生三年有期徒刑,曾理和黄晓敏被判两年半,严文汉等多人都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2010年九月份二审维持原判,在外取保候审的曾理被即刻收监,他在监狱里呆了近两年的时间。

此外,曾为法论功辩护而被当局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判刑七年的大连维权律师王永航目前在监狱病情严重,生命垂危。他的妻子多次前往沈阳第一监狱探望得知,近半年来王永航在监狱里受尽折磨,身体不仅出现肺结核、胸腹水病症,而且腰部以下全都麻木,表现出瘫痪症状,连说话都没有力气,情况非常糟糕,生命垂危。他已从原来的十八监区调到了一监区,并急需专业医疗机构的检查。但监狱仍不肯放人,甚至害怕承担责任。海外维权网说,狱方对外宣称王永航一切都好,对内则仍旧酷刑对待。

本台记者连日打电话给王永航妻子的手机及家里电话,但都没人接听,于是致电沈阳第一监狱的多个部门及个人,但都没人接听。

王永航因多次为法轮功学员进行无罪辩护,于2009年在家中被秘密绑架,过程中王永航的右脚踝骨被打成粉碎性骨折,因治疗拖延导致伤口严重感染, 骨折错位,伤势恶化。同年11月秘密一审被判刑七年,上诉后维持原判。

而另一位本台曾经报道的东北哈尔滨的维权律师韦良月上月25日上午被当地国保绑架后失踪已经12天。

他的妻子杜永静周三对本台表示,我们去问了,说去学习了,不可以告诉地点,不可以跟家联系,但昨天他(韦良月)给我婆婆来了电话,只说了几句,“我没犯法,也没有错,我会没事的”。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没说几句,就是听到他声音了。那个610的张科长说的,条件都很好,我们保证他的安全,以政府的名义保证,说上面有文件,说每年都办(学习班),我当时问他什么时候完事,那不一定,得看学习情况。

韦良月突然被带走,他的工作全部放下,很多案子在等着他开庭,单位想找他交待工作也未果。

杜永静说:很多工作,他们单位出面说要见他,得交接一下工作,他们也不给,现在很多案件都开庭,都很大的,他在我们这边是很有名的律师,都非常大的案子,而且现在这帮人都挺气愤的,说怎么这么好的人也给带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