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霖两年刑满获释 首次对外述说遭迫害经过

中国泛蓝联盟临时负责人张子霖以「敲诈勒索罪」而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虽于六四后期满获释但仍然没有人身自由。张子霖接受本台专访时提及他遭当局迫害经过,这也是他被拘留并判刑后首次向媒体述说被打压情况。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2009-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台前曾报导中国泛蓝联盟临时负责人张子霖以「敲诈勒索罪」而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当局控告张子霖向一个女子借了一万块钱未还。北京律师莫少平曾表示,此类案件通常以民事而非刑事解决,两年刑罚明显不合常规。张子霖于六月八日服刑期满获释,但仍在严密监控下、无法自由与外界联络。本台记者星期四与张子霖联系上,获悉他目前依然处于被严密监控下,人身不得自由。以下是记者和他的对话:
 
记者:“外界说你出来以后,警方把你控制起来,软禁在一个地方,是这样吗?”
 张子霖:“我刚出来的时候被他们带出去强制旅游了一圈。由吉普车带出去带到常德,常德带到张家界,张家界再到常德,长沙再到岳阳”。
 
记者:“你在里面有没有受到虐待?”  
张子霖:“有,在里面遭到过虐待。被很多人打过,里面的管理干部、狱警经常打人,虐待囚犯。我在里面也遭受过狱警的殴打,以及被迫罚站等体罚”。
 
记者:“你在被拘押这段期间,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威胁的话?” 
张子霖:“说过。他们要我在里面不要宣传这些思想,否则对我不利。另外监狱长对我父亲说,希望张子霖在里面是太太平平的。我爸就问他,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威胁人嘛?”
 
记者:“你觉得你被拘押进去是不是最主要和中国泛蓝联盟有关,而不是借钱的问题?” 
张子霖:“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在里面一直受到不一般的严密控制,我没办法收到朋友写给我的信,我也没办法在里面像其他人一样打电话给各个亲属,这些权利我都没有。而且我出狱的前两天,可能是上面的领导层在开会吧,我连下楼的自由都没有”。
 
对于未来的计划,张子霖不愿多提,因为两年的牢狱之灾让他身心十分疲惫,希望能够静养一段时间。他呼吁当局停止对中国泛蓝联盟的打压。
 
除了张子霖之外,同样是中国泛蓝联盟湖南长沙成员的谢福林星期五告诉本台记者,他在前一天遭到当地国安人员的警告,他说:“现在吴伯雄准备十号到长沙来,他们怕我们去欢迎他,所以就派国安人员到我家来警告我”。
 
记者:“警告你什么?”
 谢福林:“就是吴伯雄到长沙来时我不能有任何行动”。
 
中国泛蓝联盟重庆召集人张起被当局以「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拘押超过一年,其案件于六月中在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却因案情涉及「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而未能公开审理,当时张起母亲及律师都告诉记者,此案将在三天到一个星期内判决,然而张起母亲星期五表示:“由于当时在庭上,律师辩驳的时候,是给张起做的无罪辩护,现在当局说因为那种情况,可能要延期,我们问过检察官,大概是要一个多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