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推動中國民主 青憲會成員家長被談話


2020-08-18
Share
1 一羣華人留學生近日成立青年憲政會,圖爲青年憲政會的標誌。(推特圖片)

一羣華人留學生近日成立青年憲政會,以推動中國民主事業。這個團體的幾名成員週二向本臺透露,由於他們在海外參與的活動,他們國內的家人近期被國保談話。但這些成員同時表示,他們的立場不會因此而動搖。

6月初,一羣華人留學生在六四事件31週年紀念日後成立了青年憲政會(下稱“青憲會”)。他們以“幾位中國留學生”的身份在一封呼籲信中說,他們將參與到推動中國民主進程的事業中,並動員更多的海外青年成爲他們的一員。

 

 

青憲會成立還不到一個月,這個團體就在香港《國安法》通過當天發佈公開信,對此表示強烈反對,還號召廣大海外學子參與聯署。

父母多次被電話騷擾

來自天津的留美學生、青憲會聯繫人吉家寶週二對本臺透露,包括他本人在內的至少三名青憲會成員的家長,近期被中國國保電話騷擾。記者尚無法獨立證實這些情況的真實性。

吉家寶表示,近兩個多月來,據信是天津當地的國保至少三次聯繫他的父母。第一次是他在六四學運領袖王丹主持的一場六四事件31週年網絡紀念活動上發言後不久;第二次是在青憲會成立、網站上線的幾天之後;第三次則是在青憲會發表了譴責香港《國安法》的公開信之後。

他指出,他的父母最開始聲稱是他們供事單位(天津某化工國企)的負責人找他們談話。直到上週末,他們才終於承認是國保打來的電話。

吉家寶向本臺分享了一段他與父親近期的通話錄音。他的父親當時這樣勸說他:

“王丹是國家的敵人,你跟他聯繫幹什麼?你不要和他混在一起。(國保還提到了)你弄的那個網站,那個網站你也別再弄了。還有你把推特從電腦上卸載算了,或者把賬號註銷了。你去美國幹什麼去了?你去美國不是去學習嗎?”

他表示,由於他的父母接連被談話後仍然“驚魂未定”,況且兩人又是事業單位員工,他們目前不便接受採訪。

家人勸他遠離政治


青年憲政會的聯繫人吉家寶的推特截圖。(推特圖片)
青年憲政會的聯繫人吉家寶的推特截圖。(推特圖片)

吉家寶指出,由於他的父母在體制內工作,他很少跟他們分享自己在海外的政治活動。因此,他們此前對他在美國的政治活動並不知情。在被談話後,他們在他看來成爲了國安的“棋子”,不停地勸說他遠離政治。

但他表示,事後他研究了其他幾位海外知名異議人士國內家人的處境,發現儘管這些家屬偶爾被約談,但當局並沒有直接傷及他們的人身安全。考慮到他的父母可能不會有大礙,吉家寶說,他仍會堅持自己所做的事。

“我覺得這件事對我的影響並不大。我已經理解了中共政權的本質,它是一個極權主義政體。妥協是不能換來生存空間的,我認爲唯一的活路只能是反抗。”

此外,他還介紹了青憲會的發展情況。成立兩個月來,青憲會已有40餘位註冊會員,也頒佈了會員章程。他們還計劃在下個月以青憲會的名義,參與一個正在籌劃的“海外製憲”活動。

但他坦言,目前很多成員仍是匿名參與青憲會線上活動的。這些人大多使用暱稱,主要是爲了保護他們國內家人的安全。

吉家寶認爲,北京當局之所以盯上了青憲會,就是因爲他們是一個有組織的異議團體。

“因爲青憲會的組織化目前已經比較完善,所以當局就會比較忌諱。中共大外宣的一種角度就是宣揚海外華人都很支持共產黨,而我們傳遞了一種完全不同的聲音。”

國保走訪母校

另一位青憲會成員、美國留學生Moody透露,國保近期不但聯繫過他的家人,據他的一位國內朋友說,他們還去過他的中學母校瞭解情況。爲了保護家人的安全,他要求本臺不予公佈他的中文名。

“父母沒有和我談立場,只是和我談利害。他們告訴我,如果我這樣繼續下去,可能就永遠不能回國,而他們也永遠不能出國了。在這種事情上,談立場已經沒有意思了,只能談後果。”

Moody引述他的一位熟悉情況的朋友說,就在這個月,國保還走訪了他此前就讀的初高中瞭解情況。不過,考慮到他一直匿名參與青憲會活動,記者尚不清楚國保的行動與他的成員身份有多大關聯。

他對本臺表示,儘管他的家人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壓力,但他不會改變自己的政治立場。不過,他會在對外發聲時保持低調身份,儘可能地保護家人的安全。

六四學運領袖、華盛頓智庫“對話中國”所長王丹曾在青憲會成立之際在本臺發表評論文章說,這表明中國的年輕一代已經站出來了,他相信也期待未來會有更多人加入他們的行列。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