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5週年  何曉清:八九不是結束 只是開始

2024.04.19 14:55 ET
六四35週年  何曉清:八九不是結束 只是開始 “就像89年之後的中國一樣,我們當時都覺得我們一無所有,他們有槍、有炮、有坦克、有機槍,可是到了最後,我覺得很多我們這一代人……還是在內心裏面堅持"。- 何曉清
路透社

前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六四歷史學者何曉清 (Rowena He)4月18日在美國的喬治城大學出席一場天安門35週年的對話會。從六四屠殺到今日香港,談到民衆與強權的抗爭時,何曉清表示,八九年不是結束,而只是開始;只要不放棄建立公民社會的努力,中國就一定會有希望。

天安門大屠殺35週年前夕,前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副教授何曉清本週四(18日)晚受邀出席了在華盛頓DC的喬治城大學舉辦的中國的人權問題對話會。很多本地人權活動人士、香港留學生等與會。

出生在中國廣州的何曉清曾經親身參與過1989年學生運動。當時17歲的她以廣州中學生身份參與了“省港大遊行”。2019年後任教香港時,她親歷反送中運動及港版國安法落地,看到香港的青年一代又面臨89年同樣的暴力與恐怖。但是直到維園的六四紀念活動被取消、以及香港中大的民主女神像遭移除,她依然堅持每年身著黑衣、點燃蠟燭,和學生們一起紀念六四。

“我們一無所有 但還在內心裏堅持”

“就像89年之後的中國一樣,我們當時都覺得我們一無所有,他們有槍、有炮、有坦克、有機槍,可是到了最後,我覺得很多我們這一代人……還是在內心裏面堅持。像香港,30年他們爲我們這個燃起了這個燭光,爲公義,爲真理。” 何曉清告訴本臺,即使在香港通過23條立法這樣的困難情況下,她依然覺得還有希望。“我覺得只有在我們放棄了這個公民社會的建立的這個的努力,我們纔會沒有希望。我覺得歷史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總有一天我們是會看到公義,看到真理。”

2 (3).jpg
前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六四歷史學者何曉清 (Rowena He) 4月18日晚在美國的喬治敦大學出席一場天安門35週年的對話會時表示,八九年不是結束,而只是開始 ;只要不放棄建立公民社會的努力,中國就一定會有希望。(記者凱迪攝影)

已入加拿大籍的何曉清2014年曾出版《天安門流亡:中國民主抗爭的聲音》一書,被亞洲協會評爲當年關於中國的五大書籍之一。她也是首位在哈佛大學開設“天安門運動歷史與記憶”課程的華裔學者。

演講中,何曉清提到,三十五年來,各種壓力下,她曾多次想到放棄對六四的研究,但最終還是堅持下來,因爲她希望可以讓大家聽到那些被沉默的、89年的聲音,希望歷史可以被承繼下去。她這樣做並不僅僅是出於一種悲情。

她告訴本臺:“更重要的就是因爲這個歷史現在模糊不清,這個強權一直這樣去改寫這個歷史,其實也在各個方面影響到中國的社會政治、心理啊等等。就像米蘭昆德拉說的,人類跟強權的抗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所以我覺得這個89年不是一個結束,只是一個開始。”

沒有民主機制就不會有真正的自由

演講中,何曉清也提到,無論是八九一代、還是香港反送中時的學生們,都沒有真正認清中共政權。她告訴本臺:“我們89年走上街頭也是因爲希望,而不是因爲仇恨走上街頭的。那當然,後來面對血淋淋的鎮壓,我們那時候的確是沒有了解說,這個政權真的是會出動坦克、機槍來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平民的。”

WhatsApp Image 2024-04-18 at 11.21.12 PM.jpeg
何曉清也提到,無論是八九一代、還是香港反送中時的學生們,都沒有真正認清中共政權。(何曉清供圖)

何曉清說,雖然2019年的香港學生對於中共政權並沒有所謂的“幻想”,但他們依然認爲,從現實角度看,中共會害怕讓香港喪失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所以他們才提出‘攬炒’等一系列策略。“可是到了最後,我覺得大家沒有想到,其實結果還是一樣的,因爲對中共來說,維護他們的政權大概就是最重要的一個事情。”

很長一段時間,外界曾經相信,如果中國經濟發展了,有一個獨立的中產階級社會,中國就會民主化。尤其在2008年的奧運前後,很多學者曾期望中國大陸可以像臺灣一樣,一夜之間發生改變。但那之後,中國卻離民主化的道路越來越遠。而何曉清一直對此保持清醒的態度。她說:“那當然我也會對中國有期待,可是我一直就是覺得說,如果沒有這個民主這個機制的話,那最終還是不會有真正的自由。”

第二種忠誠

因爲對六四歷史的研究,何曉清也成爲中共持續打擊的目標,始終面對着沉重的壓力。2023年2月初,青年民建聯副主席穆家駿在《文匯報》發表題爲“中大須清除反中亂港'學棍'”的文章,點名批鬥何曉清。同年10月,何曉清遭香港中文大學解僱,港府拒絕她續辦簽證的申請。

1 (3).jpg
前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六四歷史學者何曉清 (Rowena He) 4月18日晚在美國的喬治敦大學出席一場天安門35週年的對話會,與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對談。(記者凱迪攝影)

何曉清說,她只是在教歷史,想要守住學術上的討論自由, 而並沒有很偏激的去表達什麼。她認爲,那些攻擊她的人也是中共制度下的受害者。她相信只有通過對話、交流,才能使國家變得更好。

她說:“我做的所有事情不是因爲恨,是因爲愛,所以我才說是一個被背叛的忠誠。我還是希望說,有一天我們的年輕一代、我們的中國,也可以有一樣的民主,一樣的自由……我想不只是我,我知道有很多很多無名的朋友都在繼續,可是他們連聲音都沒有。我希望他們能夠聽到這個聲音。我知道他們是在somewhere(某地)、在那裏,只不過我們看不到他們。”

香港留學生看未來:“這就是我的責任”

對話會上,與何曉清對談的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天安門事件很重要,各國政府、政治家及分析家對於這一事件的長期影響的判斷都是錯誤的。當年,各國的不作爲,讓中共得以逃脫罪責並縱容了其對人權的持續侵犯行爲。35年過去了,面對中共領導人的所爲,各國都應該有責任好好反思一下。

現場聽衆中,來自香港的留學生Chris告訴本臺,他自幼就跟隨父母每年參加香港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也看到香港過去幾年的抗爭和衰落。雖然年輕一代對六四的認知可能與上一代不同,但大家都在努力保持這種記憶。對於香港的未來,他覺得不必多想,只要默默實幹,因爲“This is my duty (這就是我的責任)。”

記者:凱迪       責編:李亞千      網編:伍檫愙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