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中國國家安全法以中國特色爲基礎


2016-03-09
Share
20086201592842_2.jpg 圖片:中國《國家安全法》宣傳材料(Public Domain)

中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人大工作報告中說,中國新的一系列國家安全法規是“爲走中國特色的國家安全道路奠定了法律基礎”。有外媒認爲,他的講話旨在駁斥國際社會對中國國家安全法一些條文的擔憂和批評。

路透社3月9號發自北京的報道說,中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他當天所做的人大工作報告中指出,中國近來通過的一系列包括《反恐法》在內的新國家安全法表明,中國正在以具有“典型中國特色的立場”來對待國家安全問題。張德江的講話是要反駁前些時候美國、加拿大、德國、日本、以及歐盟的駐華大使向中國政府發出的聯署致函,表達對中國已經通過的《反恐法》、或正在審議的《網絡安全法》草案、以及《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中的一些條文表達的擔憂。

中國官方新華社的報道說,張德江在講話中說,中國新的國家安全法“從中國國情和實際出發,科學界定國家安全的內涵,明確規定了國家安全工作的指導思想、領導體制、基本原則、主要任務和保障措施等,爲加快構建國家安全體系、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夯實了法律基礎”。他說,在當前國際國內反恐怖形勢嚴峻複雜的背景下,加強反恐怖主義工作尤爲重要。

張德江還說,“我們對反恐法的改進,將在依法防範和懲治恐怖主義活動、維護國家和公衆安全、保護生命和財產安全方面都具有重要意義。”

美國,加拿大,德國和日本大使於今年1月27日致函中國國務委員和公安部部長郭聲琨,對中國的新《反恐法》、以及正在審議的《網絡安全法》草案和《管理外國非政府組織 (NGO)法》草案表達了關注和憂慮。歐盟駐中國大使漢斯-迪特馬爾(Hans Dietmar Schweisgut, 中文名“史偉”),1月28日也向中國國務委員和公安部長郭聲琨發出了表達擔憂的信函。

美國邁阿密大學國際關係學系主任德雷伊爾教授就此表示,中國當局一貫不理會外國政府或團體對其安全法律條文或高壓維穩措施的批評或擔憂,但這對中國不利:

“我想,一些外國政府和公司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法律中某些條文表達擔憂是應該的,但我也相信,中國政府可能不會因爲外國政府的擔憂和批評而改變他們的法律。中國這些法律可能造成的後果之一就是使那些在中國運作的外國公司最終認識到,他們最好還是從中國大陸撤離到類似越南、印度等其他新興發展中國家去運作,而這些其他國家當然也很高興吸引外國公司到自己的國家裏去投資和運營。這樣的後果對目前正在遭受經濟大幅放緩和疲軟的中國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因此,雖然中國政府有權繼續不理睬外國政府和公司所表達的關注,但這樣下去最終可能對中國自己造成的後果也不會太好。”

美、加、德、日四國大使的聯署信函還表示,中國的《網絡安全法》和《反恐法》使中國政府擁有的龐大打壓權力被法律化,強化當局對媒體和互聯網言論的廣泛審查權力和對某些高科技的過分控制。批評者還指出,中國《反恐法》對恐怖主義的定義過於廣泛,很可能使一些非暴力表達不同政見的行爲也被定義爲“恐怖主義”。

中國全國人大去年12月通過的《反恐法》中一些規定模糊不清,有可能在投資者中造成“不確定的氛圍”。歐盟駐華大使在信函中也使用了相同的語句批評中國這些法律可能造成的不良影響。同時,兩份信函都表達了他們願意與中國當局就上述法律制定實施規則時進行溝通的意願。

美國中文刊物《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此前就中國的《反恐法》表示:

“我想中國政府本來的目的就是要加強對整個社會的控制,包括加強對在華外國企業和科技公司的控制。中國的反恐本來就帶有這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特點,而習近平上臺以來,對中國社會各方面的控制顯然是加強了很多。”

路透社的報道說,中國政府一直指控新疆的伊斯蘭激進分子是該地區頻繁發生的暴力襲擊事件的罪魁禍首。但國際人權組織和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士卻說,維吾爾人對中國政府嚴密控制他們的宗教和文化生活的憤怒纔是新疆動盪頻發的真正原因。但中國政府否認在新疆實行高壓政策,並表示,中國面臨着來自從新疆前往中東參加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維吾爾人的威脅。

路透社的報道說,張德江透露,中國今年將對《網絡安全法》和《外國非政府組織管理法》進行審議,但沒有說明上述法律何時能夠通過。

 

(記者:希望;責編:嘉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