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談中國公共知識分子


2005.03.11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星期四在華盛頓召開聽證會,邀請中國問題專家就公共知識分子在中國扮演的角色發表看法。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申華的報道。

參加聽證會的中國問題專家包括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林培瑞、波士頓大學教授美爾-戈德曼以及在美國紐約出版的中文雜誌《北京之春》的主編胡平。戈德曼首先發言說,公共知識分子在中國的存在由來已久,孫中山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個。只有在共產黨建政以後的毛澤東時期,中國的知識分子才完全被迫陷入了沉默。戈德曼進而說,中國改革開放後,知識分子有了更多的自由。他們中的一些人成爲獨立於官方之外的公共知識分子,活躍在民主牆運動、八九年民主運動中。他們通過各種形式,發表文章或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把他們的政治見解公之於衆。但是,到了九十年代末期,戈德曼說,隨着中國民主黨的建立,出現了一個新的現象:

“關於這個黨的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你看到知識分子、工人、生意人團結在一起,組成這個黨。這對我來說是個很新鮮的事情。”

普林斯頓大學的林培瑞教授在發言時,把中國當今的公共知識分子分爲五類:互聯網作家、記者、諷刺小說家、某些領域的活動人士以及律師。林培瑞說,北京的獨立作家劉曉波、余杰等就是敢於直言的互聯網作家的代表;《中國農民調查》一書的作者陳桂棣、春桃代表了敢於揭露真相的記者;活動人士中有知名的“天安門母親”運動的丁子霖以及爲艾滋病人維護權益的萬延海、胡佳等。林培瑞特別介紹了一些律師的大膽的做法。他提到爲陳桂棣夫婦辯護的浦志強,爲拆遷戶打官司的鄭恩寵,還有律師爲法輪功辯護:

“他們不必說那些中國政府不願意聽的話。他們爲法輪功成員辯護時說,我不是法輪功成員,我不迷信,但是他們應該有言論自由,他們應該有結社的自由。通過這種方式,一些律師做了很多很好的事情。”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在發言中,首先表示胡錦濤掌權以來,中國的公共知識分子的處境並未得到改善,甚至還有所惡化。他說,最近政府發起對知識界的新一輪整肅,對自由化思想和公共知識分子嚴詞批判,禁止自由知識分子在媒體露面,一些書被查禁,一些網站被關閉,還有一些自由知識分子被傳訊、解職、被軟禁和拘禁。所以,胡平提醒說,不要被中國一些表面上的開放現象所迷惑:(錄音)

胡平還表示,從總體上來講,中國知識分子的作用越來越小,因爲政府現在不在乎批評。他說,在中國異議活動的空間可以頑強的存在,但是難以發展壯大。胡平認爲1989年的六四事件是中國知識分子對政治改革態度的一個分水嶺:(錄音)

波士頓大學的戈德曼則看好中國知識分子在社會中所起的正面的作用,而且她看到他們在改變中國的過程中能起到的作用:

“我認爲如果想看到中國在人權等方面發生變化,有兩個途徑:來自下面的壓力和外部的壓力。下面的壓力包括來自知識分子、工人、小生意人的壓力;外部的壓力包括敦促中國政府批准關於公民政治權利的國際公約。也許有一天,中國會出來一個象蔣經國那樣的領導人,開始民主改革。”

自由亞洲電臺申華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