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自由作家周遠志獲釋回家

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湖北鍾祥市自由作家周遠志在15號獲釋回家。本月3號他被公安帶走,對他寫的報告文學《我們向誰控訴》以及其他一些文章進行調查。回家後他被監視居住。分析人士說,這是中國政府控制言路的新手法。自由亞洲電臺申鏵的採訪報道。

2008-05-17
Share

湖北鍾祥市的自由網絡作家周遠志本月3號和他妻子一起被公安帶走。兩天後他的妻子獲釋回家,周遠志則在15號纔回到家。我試圖打他的手機聯繫他,但是手機已經關機。周遠志的朋友、深圳的自由網絡作家趙達功說,他們不久前剛剛通過話,周遠志告訴他他這些天一直被關在一個招待所裏,由於他現在被監視居住,不能接受媒體採訪,也不能發表文章。說到周遠志被抓的原因,趙達功表示和他最近撰寫的報告文學《我們向誰控訴》有關:

“他用很多筆名寫了很多東西,從曾仁全到楚一杵。他寫了當地的一個報告文學,叫做《我們向誰控訴?》。那個報告文學他得罪了地方,這一次我知道這篇報告文學是一個重點。”

周遠志以華梁興的筆名撰寫的《我們向誰控訴》去年在香港出版,該書的副標題是《湖北省鍾祥市航運公司職工維權紀實》,紀錄了數千航運公司職工幾十年含辛茹苦積累起來的家當,前幾年則被權貴階層以“潛規則”瓜分後起來維權的經歷。另外,周遠志還以曾仁全、楚一杵的筆名在網絡上發表了很多鍼砭時弊的文章。

獨立中文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負責人、旅居瑞典的張鈺告訴本臺說,周遠志這次被關十多天就被釋放回家,主要原因是他給公安的解釋令他們感到比較滿意:

“上回按照他的解釋就是說,他的解釋大致能夠被他們接受。一個是他們要問他一些情況,他就跟他們說了。另外一個就是,關於他文章裏面歪曲了事實或者什麼之類的問題,可能他也部分承認他沒有詳細調查,但大部分他是說他沒有煽動的意思。裏面有些用詞用得很厲害,是編輯動的。最近一次那個標題叫做《胡溫政權黔驢技窮》,五月號《爭鳴》上的,他說:確實不是我加的。”

不過,張鈺和趙達功都認爲,在奧運會召開之前,中國政府也許不願意抓捕更多人以言治罪,招致國際社會更多的批評。周遠志被公安帶走後,美國筆會、加拿大筆會和獨立中文筆會發表聯合聲明對周遠志被抓感到不安。

張鈺分析說,最近幾年中國政府抓捕自由作家的人數已經減少,但是這並不意味着言路有所放寬,因爲政府開始用不同的手法讓持不同政見的人士封口,那就是抓進去一段時間,放出來後再監視居住:

“當然是一個好事情:放了。但另外一個效果就達到了,起碼在半年以內,是不能隨便說話的。根據我們做的統計,特別是網絡作家的統計,這些年來實際上是抓人越來越少,判刑越來越少。那是不是言論自由改善了?不是的。就是採取這種情況,是讓人家自律。誰願意再進去呢?那他肯定要以後說話就跟原來不一樣了。那些稍微激進一點的人,膽子大、敢說話的人,越來越少了。”

按照中國的法律,監視居住最長可達六個月。張鈺說,現在釋放周遠志並不意味着政府今後不會再因同樣的原因抓捕他。

今年47歲的周遠志曾經是鍾祥市城區稅務局副局長。1992年他向美國之音投稿被國安截住,然後被撤銷官職,並被開除黨籍。

自由亞洲電臺申鏵採訪報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