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有口难言 狱中政治犯寄语声援(图)

伊斯兰世界爆发的茉莉花旋风在短时间引起了中国大陆空前的政治高气压,当局以至今不为外界所知的方式,堵住了一大批最敢言专业人士的嘴巴,以致近日有人要无言地逃亡。不过,也有早在茉莉花开前就入狱的人传出消息,说他闻到了花香。
2011-05-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系狱的郭泉与逃亡的黎雄兵(转载自维基百科以及维权网/记者丁小制作)
图片:系狱的郭泉与逃亡的黎雄兵(转载自维基百科以及维权网/记者丁小制作)
Photo: RFA


月初曾“被失踪”两天获释后又被噤声的北京律师黎雄兵再度受到威胁,他周四表示回老家躲避。
 
周四下午3点22分,黎雄兵律师在新浪微博客上写道:对不起,我错了!因为我答应过,不再说话和写字。为什么屡教不改呢?我想我可能已经患上了精神疾病,自制力、恐惧感,反复无常。亡命了一天,现在我真的好害怕,求你们不要追捕我了,好吗?我现在回家去,回老家去。一,陪陪父母;二,看一回精神心理医生。我没开玩笑!老L ,给你的工作添麻烦了!
 
据称他当天中午匆忙回家收拾了几件衣服,其后电话一直联系不上,究竟发生了何事难以确定。黎律师的妻子当晚告诉本台:“他跟我也说是回老家,现在还联系不上,可能还没上车,安全应该还没问题,现在我也不知道,只能等他上车才知道。(是不是警察今天又找他说了什么?)这些我都不清楚,他中午回来的很匆忙,只是拿了几件衣服,说出差回老家一趟,其他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当晚十点半黎雄兵在新浪微博再度回应朋友们的担忧,称自己“暂时是安全的,在夜行的列车上,回湖北老家。”并写道,“我无意指责和抱怨,因为我确实答应过,违反的话,至少给承担具体职责的工作人员带去了麻烦。我只是在心痛一种苦难人生,作为律师,不能自主办案;作为法律人,不能真实写文字;作为父亲,不能安全的陪伴孩子;作为丈夫,时常让妻子担惊受怕。”
 
黎雄兵和众多被失踪后回家的律师朋友一样,他一直没有对外讲述期间遭遇,仅是偶然在新浪微博客上发言。
 
今年二月以来网络发起了中国的茉莉花行动后,一批活跃的网民、维权律师、异议人士受到非法羁押甚至抓捕,过后虽然不少人陆续获得释放,这些中国大陆最敢言的人却几乎一致被静音,暂时没有人能弄懂到底是怎么样的措施才达到这一效果。
 
与此同时,也有系狱的政治犯坚持信念并努力发出声音。
 
因在互联网上发表论政的文章并声称成立新民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的前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日前在家人探监的时候带出信息。
 
他的母亲顾潇周四转告本台记者:“他说妈妈如果我的朋友打电话来,告诉他们我的精神状态很好,比身体好。还有我很支持茉莉花行动。我问儿子什么是茉莉花行动?他说妈妈你不懂不要紧,只要这样告诉他们就行了。奇怪他怎么知道这个,因为我周围的人都不懂这个事儿。他还知道艾青的儿子艾未未被抓了,说他是以别的名义被抓的。还有一个郭泉说得不准确,他说我一审给他请的李和平律师也被抓了,说妈妈你给人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回来我打,李和平说我没有被抓,不过也差不多,被抓的是李方平。我也搞不懂郭泉在里面怎么能知道这些。”
 
至于在监狱中的他如何知晓这些对中国普罗大众都封锁的消息,家人也不清楚。
 
郭泉08年被捕,其后判刑入狱至今在中转监舱,与其他囚犯不同,他不获分配劳动甚至没有放风,在牢房内度过每一天。但他一直拒绝认罪,并且对于中国走向民主自由充满信心。
 
母亲顾潇说:“政治犯连放风都没有,反正在我看他是受苦受难,但他不这么说,他说妈妈我在这里坐享其成,外面的人都在那儿受苦。我说你还坐享其成呢,跟你这孩子没法说!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3)
Share

匿名游客

中共貌似强大,实际各地官员拼命谋取地方利益,各自为政,已经不是一个有效的国家管理,腐败和道德败坏带有全民性质。社会在向以恶制恶,以暴制暴发展。军方访问美国,美国人会以为他们爱国反美,其实他们多数是真心羡慕美国,中国许多精英政客,别看他们国内反美,但暗地里都将子女财产转移国外,没有几个相信中共能够长久下去的!中共执政的结果就是财产人才大量外流至美国西方,中国经济终将走入死胡同,想超美首先必须中共下台,最终倒霉的是可怜的勤劳的中国老百姓!!!!!

2011-05-21 07:26

匿名游客

中国共产党治人有一套非常人绝活,令人发指。残酷得无法让人想象。

2011-05-20 07:17

匿名游客

中国共产党治人有一套非常人绝活,令人发指。残酷得无法让人想象。

2011-05-20 07:17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