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爭:歷史的正劇與悲劇

2020.10.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Pusan_Perimeter_Sept_4.jpg 一隊美軍士兵駐守在釜山環形防禦圈的洛東江河畔,準備阻止朝鮮人民軍的進攻。(圖/維基百科)

今年恰逢朝鮮戰爭70週年,10月25日是中國官方所定的“抗美援朝紀念日”。中國官媒從去年就開始鋪天蓋地地渲染中國在這場戰爭中所取得的勝利。但中國所謂的勝利是一種什麼勝利?中國真的贏了嗎?

“對於這場戰爭,我的看法是,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人類的一場悲劇,”親歷朝鮮戰爭的中國老兵程幹遠前不久這樣評價說。

但在紀念朝鮮戰爭七十週年的日子裏,中國政府卻在大力宣揚中國在戰爭中取得的勝利。央視在黃金時段同時播出兩部相關的紀錄片,老電影《上甘嶺》、老歌《我的祖國》等也在網絡上熱播。

然而,朝鮮戰爭的真相卻被掩藏在了這些精心編織的愛國主義說辭的背後。若要還歷史以本來面目,就不得不回溯戰爭的源起。

 

悲劇起源於誤判

 

1948年,在冷戰初期美蘇對峙的格局下,在朝鮮半島上以北緯38度線爲界,分別成立了大韓民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實行南北分治。

南北雙方都力圖統一半島。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日成希望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點頭,讓他實施統一南方的計劃。斯大林起初擔心美國參戰,但由於一系列誤判,隨後又轉變了態度。

“因爲這個時候,蘇聯國防部已經得到了美國的計劃:如果朝鮮發生戰爭,美國軍隊立即撤離,不在朝鮮半島跟共產黨打。就守住日本海就行了,他們認爲朝鮮半島沒有什麼軍事意義。”

 

中國歷史學家沈志華(網絡圖片)
中國歷史學家沈志華(網絡圖片)

中國歷史學家沈志華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根據蘇聯解密檔案揭示了上述蘇聯誤判的關鍵點。

1950年6月25日,在斯大林的首肯下,朝鮮領導人金日成率先發起了對韓國的進攻。

朝鮮人民軍越過三八線,迅速攻陷韓國首都漢城,並僅用兩個月就突進到南邊的釜山防禦圈。

面對危局,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擔心,共產主義獨裁者的侵略演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杜魯門說,“希特勒和日本軍人十年前嚴重誤判,低估了我們依靠強大的經濟實力戰勝侵略的決心。對於今天的侵略者,我們也要打消他們的狂妄野心。”

聯合國很快組成了美國軍隊爲主、16國軍隊參與的聯軍,加入韓國方面參戰。

9月中旬,在聯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的指揮下,以美國軍隊爲首的聯軍成功在仁川登陸。聯軍很快扭轉戰局,並乘勝北上,越過了三八線。

 

1950年9月15日,仁川登陸成功(圖/維基百科)
1950年9月15日,仁川登陸成功(圖/維基百科)

 

中國參戰的關鍵點

 

美軍越過三八線成爲整場戰爭的轉捩點。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美國方面誤判了中國的戰略。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研究員山姆·威爾斯(Sam Wells)(視頻截圖)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研究員山姆·威爾斯(Sam Wells)(視頻截圖)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研究員山姆·威爾斯(Sam Wells)2019年根據最新史料,出版了朝鮮戰爭專著《如臨深淵:朝鮮戰爭如何轉變了冷戰》(Fearing the Worst: How Korea Transformed the Cold War)。他告訴本臺,

“斯大林和毛澤東,以及斯大林和金日成之間有關這場戰爭的祕密協商,美國無從知曉,美國在情報方面有所欠缺。”

美國不瞭解的是,時任中國最高領導人毛澤東早在當年5月份,金日成祕密訪問中國時,就向對方表達了以美軍越過三八線爲標誌,中國干預的可能。

美國史學家約瑟夫·古爾登在《朝鮮戰爭:未曾透露的真相》 (Korea: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War)一書中指出,如果美國知道中國有干預計劃,美軍可能不會越過三八線,中國可能也不會參戰。

 

美國史學家約瑟夫·古爾登一書《朝鮮戰爭:未曾透露的真相》
美國史學家約瑟夫·古爾登一書《朝鮮戰爭:未曾透露的真相》

但歷史無法假設。10月初,美國軍隊開始大規模進入朝鮮境內,朝鮮人民軍全線潰敗。

“在斯大林的敦促下,金日成向北京發了一封緊急求援的電報......這時候才引起中共領導人,特別是毛澤東的認真關注,”美國空軍戰爭學院教授張曉明指出了這個關鍵的歷史時刻。

當時的形勢似乎讓中國參戰成爲無法迴避的選擇。在朝鮮戰爭爆發的第二天,美國就派出第七艦隊進駐臺灣海峽,引起了中共高層對美國的敵意,和對其意圖的擔憂。

聯合國軍隊在朝鮮戰場的出現,也挑動了中共領導層對抗日戰爭的痛苦記憶,他們擔心戰爭擴大,蔓延至中國本土。

 

聯合國支援韓國國軍在1950年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進攻(圖/維基百科)
聯合國支援韓國國軍在1950年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進攻(圖/維基百科)

張曉明從90年代就開始研究朝鮮戰爭,他分析說,“中國領導人在判斷戰略形勢的時候,是依據歷史經驗。......當時中國是非常擔心日本軍國主義復活,打着聯合國軍的旗號重新返回中國。”

當時中國的戰略重點放在東南沿海,爲攻佔臺灣作準備,中共諸多將領認爲參與朝鮮戰爭是橫生枝節。

“斯大林做了很多工作,從國際共運,到中國未來的前途,臺灣的地位等等方面,做了一些說服工作,從毛的角度來說也是認可的。......所以,在這種前提下,決定出兵。”

爲了爭取斯大林的信任,穩固剛剛成立不久的中蘇同盟,毛澤東最終下令開戰,並以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邊防軍爲主,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任命彭德懷爲司令員。

中國政府喊着“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口號,在國內進行了廣泛的社會動員。愛國主義情緒和對美國的同仇敵愾一時甚囂塵上,著名豫劇藝人常香玉率團隊向志願軍捐獻了一架米格15戰鬥機,引起全國轟動。

1950年10月25日,中國軍隊唱着“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的戰歌,在朝鮮境內的北鎮對聯合國軍隊發起了突襲。

 

中國人民志願軍同朝鮮人民軍在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1月8日的進攻。(圖/維基百科)
中國人民志願軍同朝鮮人民軍在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1月8日的進攻。(圖/維基百科)

 

戰爭“絞肉機”

 

從1950年10月到1951年6月,中國軍隊與朝鮮軍隊爲一方,聯合國軍隊與韓國軍隊爲一方,進行了來回拉鋸式的五次戰役;雙方最後把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戰爭進入相持階段。

“我是第五次戰役的尾聲進入朝鮮。我參與了上甘嶺戰役,總共40多天,我全程都投入了戰鬥,”進入朝鮮戰場的時候,程幹遠年僅15歲。

 

進入朝鮮戰場的時候,程幹遠年僅15歲。(推特圖片)
進入朝鮮戰場的時候,程幹遠年僅15歲。(推特圖片)

上甘嶺戰役發生在相持階段中的1952年10月至11月。由於死傷慘重,戰役被林彪稱爲“絞肉機”。程幹遠當時在志願軍第九兵團炮兵第七師後勤運輸連,在躲過了美國空軍對運輸線的狂轟濫炸之後,他僥倖存活下來。

“美國是死亡了4千多人,李奇微(聯軍總司令)有一本回憶錄,是非常真實的,他說的就是4千人,但是志願軍這邊死亡的是2萬多人。是用2萬多人去換4千人啊!”

大體而言,美方在軍事裝備和空軍方面具有較大優勢,而中方則採取了人海戰術。中國官方統計的人民志願軍參戰兵力爲240萬,但程幹遠兩年前在接受美國明鏡集團採訪時,認爲實際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正規部隊,包括輪換的,將近270萬人,後勤運輸就有50萬人,總共的兵力已經超過了300萬,佔當時全國兵力500萬的70%。中國當時憑的完全是人海戰術。”

蘇聯雖然主要通過中國軍隊來打這場所謂的“代理人戰爭”,但實際上蘇軍也祕密參戰。駐紮在遼寧瀋陽的蘇聯空軍爲中朝軍隊提供空中支援,但美國空軍優勢明顯,讓中朝軍隊損失慘重。

張曉明在2002年出版了朝鮮戰爭的研究專著《鴨綠江上空的紅色羽翼:中國、蘇聯和朝鮮空戰》,他介紹說,

“志願軍在第四次、第五次戰役中以失利而告終,就是因爲當時中國軍隊的後勤補給線不夠;這不僅是因爲戰線拉長,補給線拉長,也是因爲他們不停遭受美國空軍的絞殺。”

 

麥克阿瑟與李承晩(圖/維基百科)
麥克阿瑟與李承晩(圖/維基百科)

就在第五次戰役之前,聯合國軍隊司令、美軍五星上將麥克阿瑟,突然被杜魯門總統解職。

在事後美國國會舉行的聽證會上,時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布萊德利上將(Omar Nelson Bradley)對麥克阿瑟說出了那句經典名句:麥克阿瑟的戰略計劃,“將使美國在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地點,和錯誤的敵人打一場錯誤的戰爭。”

這句話至今仍然在中國被用來證明,美國對中國開戰是錯誤的,並且是美國失敗的原因。但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博士馮勝平1980年代初留學美國,看到了當時剛剛解密的美國朝鮮戰爭檔案。

“尤其是布萊德利這個講話完全被顛倒了。布萊德利這句話實際上是在什麼場景下講的呢?是他和麥克阿瑟有一個很大的爭論,麥克阿瑟是主張把戰爭擴大到中國境內的。”

杜魯門解職麥克阿瑟,使得麥克阿瑟把戰火引向中國的計劃胎死腹中。

 

多重意義上的悲劇

 

雖然戰爭止步於鴨綠江的朝鮮境內,但在五次戰役後,相持階段又整整持續了兩年。從1951年7月雙方開始談判,到1953年7月停戰,雙方邊談邊打。戰俘歸還問題成爲中美雙方爭執不下的主要問題之一。

 

一羣被俘的中國志願軍士兵(圖/維基百科)
一羣被俘的中國志願軍士兵(圖/維基百科)

馮勝平從解密檔案中找到了相關的記載:

“第一次甄別的結果,美方發現80%中國的戰俘都不願意回去。......多次甄別之後,發現2萬多戰俘中,超過一半以上不是共產黨的原始部隊,而是在解放戰爭中被俘虜的部隊,很多是原先四川劉湘的部隊。”

與此同時,美中雙方還有各自的戰略考量,導致戰爭拖延不決,也讓雙方死傷人數大幅上升。

朝鮮戰爭的傷亡人數至今仍是爭議的話題。聯合國軍隊的死傷相對明確,美軍死亡54000人,佔聯合國軍隊死亡人數的95%。

中方的死亡人數則出入較大。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教授徐焰少將在2010年出版的一期《文史參考》發表文章說,中國軍隊的死亡人數是18萬人。據美國估計,這個數字應該超過40萬。

但目睹了戰場殺戮的程幹遠依然不認可這個數字,“我的判斷是超過70萬人死亡,這個是絕對有根據的。......你們不知道的是後勤的犧牲,這個在烈士名單上是沒有的。我所在的運輸連犧牲了49個人,你們去查,烈士名單上一個都沒有。”

但這場戰爭製造的悲劇不止在戰場。

程幹遠告訴本臺,“他們就借對國外的朝鮮戰爭的動員,在國內進行大規模的鎮壓(所謂)反革命的運動,把這些對他們政權不穩定的因素去掉。”

這場鎮反運動延續三年,時間與朝鮮戰爭幾乎重疊。據中國官方公佈的數據,鎮反運動期間,被殺死的人有71萬,其中多數爲國民黨舊政權投降後被“寬大處理的人”。

趁此機會,中國政府也加緊進行土改運動,導致民衆非正常死亡100萬到500萬之間。

用時任中國中央政府副主席劉少奇的話說,就是“因爲抗美援朝的鑼鼓響起來,響得很厲害,土改的鑼鼓、鎮反的鑼鼓就不大聽見了,就好搞了。”

在另一面,爲了籌措戰爭物資,中共政權對農村進行高額的糧食徵購,並在慣性的作用下,在戰爭後開始實行統購統銷政策,加緊了對農民、農村的剝削,間接導致了1959年至1962年的大饑荒。

程幹遠認爲,這些幾乎與戰爭同時在國內展開的社會改造措施,對中國此後幾十年產生了悲劇性的影響,“這個戰爭實際上是中國交了一個投名狀,綁在蘇共的戰車上。他就是把蘇聯的這一套專制體制很快搬到了中國,他也借這個機會鞏固了國內的無產階級專政。”

 

戰爭的結果和影響

 

1953年3月,蘇聯最高領導人斯大林去世後,當時的蘇聯政府指示中國停戰。中國方面迅速接受了美國的和談條件。

戰爭雙方最後於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朝鮮停戰協定》,並約定以雙方實際控制線南北各2公里設立非軍事區,恢復南北分治。

 

雙方舉行第一次停戰談判(圖/維基百科)
雙方舉行第一次停戰談判(圖/維基百科)

這場區域性戰爭的影響遠遠超出了交戰雙方,而是世界性的。

山姆·威爾斯在新書中分析說,

“(這場戰爭)使得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的政治鬥爭最終轉變爲一場全球性的冷戰。”

朝鮮戰爭向西方世界顯示出,蘇聯通過共產主義陣營國家不斷擴張的影響力。這使得美國不但改變了其在東亞的戰略,與日本、韓國,乃至臺灣結成不同程度的盟國關係,也促使北約在歐洲擴編,成爲具有超強軍事實力的國際組織。

與此同時,這場戰爭也改變了美國對中國的看法。張曉明認爲,

“從國際政治上的利益考慮,如果在遠東地區,和中國參加的任何地面戰爭,任何直接的較量,對當時美國的戰略利益都是沒有好處的。”

在此後的近三十年裏,美中之間形成對峙關係。直到70年代末,隨着中蘇關係交惡,美中關係才逐步解凍,並在八十年代進入了蜜月期。

弔詭的是,近年來,隨着兩國貿易紛爭和意識形態的矛盾加劇,美中關係又再次惡化。

在朝鮮戰爭停戰七十年後,朝鮮半島依然是世界最具有變數的地區之一。如果朝鮮局勢有變,朝鮮半島是否會再次成爲美中兩國的戰場,仍然牽動着世界的神經。

 

本臺記者王允的專題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