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洋濫用行爲專題 |中國強迫勞動玷污全球海鮮供應 (四)

“法外海洋項目”(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製作
2023.10.16
中國海洋濫用行爲專題 |中國強迫勞動玷污全球海鮮供應 (四)
視頻截圖
今年四月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中國新疆喀什市,80多名身穿同樣紅色風衣的男子女子在火車站前整齊列隊。
 
這些人是維吾爾族,中國最大的少數民族之一。行李箱放在腳下,他們站在那裏觀看當地政府專爲他們舉辦的歡送儀式。在一段關於這次活動的視頻中,一名身穿傳統服飾的女子在臺上翩翩起舞,旁邊的條幅上寫着:“促進大衆就業,創建和諧社會”。視頻末尾,無人機鏡頭緩緩拉開,一列列等待出發的火車,即將把這羣維吾爾人載離家鄉。
 
這項活動是中國政府一項大規模勞動力轉移項目的一部分。項目強行將維吾爾人送往全國各地,安排他們進入主要產業工作。研究新疆拘禁情形的人類學家鄭國恩(Adrian Zenz)表示:“這是一種控制與同化的策略,目的是爲了消滅維吾爾族文化。”
 
也就是說,項目屬於一套意圖征服一個歷來難以管束的民族的更宏大議程。漢族雖是中國的主要族羣,但在新疆這個西部內陸地區,超過半數人口屬於少數民族,其中大多數是維吾爾族,另外還有吉爾吉斯族、塔吉克族、哈薩克族、回族和蒙古族。
 
維吾爾分裂主義者的反抗貫穿了整個1990年代,並曾在2008年、2014年以炸彈襲警。中國政府則報以愈演愈烈的大規模迫害項目。中國境內的穆斯林以及其他信仰宗教的少數民族可以因爲在葬禮上朗誦古蘭經或是留蓄長鬚等行爲,而遭受數月乃至數年的拘留。大批維吾爾人還被政府逮捕送入“再教育營”,並常常遭受折磨、毆打和強迫絕育等行爲。在計劃的高峯時期,有100萬到200萬名維吾爾人遭到拘留。美國政府將中國在新疆的行爲描述爲“種族滅絕”的一種形式。
 
在21世紀初,中國開始把維吾爾人轉移到自治區外工作;這是所謂“援疆”(Xinjiang Aid)項目的一部分。當地黨委書記稱,項目將推動“充分就業”並促進“民族之間交往交流交融”,但中國學術刊物曾將其稱之爲“撬開”維吾爾社會的一種方式。項目還爲中國主要產業提供了廉價勞動力;自從新冠暴發,由於封鎖引發勞動力短缺,海產品行業的這一需求變得更爲迫切。
 
根據中國政府統計,從2014年至2019年間,當局每年通過勞動力轉移而重新安置超過百分之十的新疆人口,也就是大約二百五十萬人。這樣的影響是巨大的:從聯合國的數據統計來看,在2017至2019年期間,新疆地區的出生率下跌近一半。被轉移的維吾爾人則被安排收割棉花、在多晶硅工廠工作,以及進行紡織品與太陽能板的生產。(中國外交部官員沒有回應與項目相關的任何問題。)
 
美國國會於2021年通過了《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宣佈凡是由新疆地區勞工或來自新疆的少數民族參與“全部或部分”生產的商品,均被視爲涉及國家強迫勞動,因此禁止進入美國市場。這項法律取得了成效:過去一年裏,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繳獲了包括電子產品、服裝和藥品在內的多種與新疆有關的貨物,總價值超過十億美元。
 
然而迄今爲止,仍有一個行業並未引發廣大關注:海鮮行業。
 
美國的海鮮食品約有80%仰賴進口,來自中國的供應超過其他任何國家。美國公立學校所提供的魚柳條,有一半是在中國加工。但漁船、加工廠和出口商間存在衆多的交接環節,導致各國難以追蹤進口海鮮的來源。此外,新疆地區通常禁止外國記者在當地報導,審查機構也在中國互聯網上清除有關維吾爾勞工的信息。
 
爲了更深入地瞭解情況,“法外汪洋項目”(The Outlaw Ocean Project)在過去四年進行了大量調查,首次揭示這個鮮爲人知、卻爲全球提供了大量海產品的維吾爾族強迫勞動系統。爲了覈實使用維吾爾強迫勞動的海鮮加工廠地點,項目研究人員查閱了數百頁的公司內部通訊、地方新聞報導、維吾爾人證詞數據庫、貿易數據,以及衛星與手機影像。他們觀看了上傳到互聯網上的數千段視頻,其中大部分是在抖音(即TikTok中文版本),並覈實這些上傳者最初是在新疆註冊。此外,他們請專家覈查視頻中使用的語言,並聘用調查人員前往一些工廠訪視。
 
海外汪洋項目所能取得並覈查的所有證據,都指向一個非常令人擔憂的情況。從事維吾爾勞工問題的律師特克(Sarah Teich)表示:“關於海鮮與勞動力轉移項目涉及範圍的這些發現,把全球消費者都與維吾爾族遭受的虐待連在了一起。”
 
*
 
勞動力轉移通常始於一陣敲門聲。接着,由地方黨政官員組成的“駐村工作隊”便會進入居民家中,進行“思想工作”,催促維吾爾人蔘加重新安置項目。
 
在官方敘事中,維吾爾族的勞動者對就業機會心懷感激。有些可能如此。但喀什地區維穩指揮部2017年的一份保密內部指令指示,抵制勞動力轉移者均可拘留。2017至2019年期間,曾有一名喀什婦女爲了照顧兩名幼子而拒絕接受工廠安排,因此遭到拘留。另一位拒絕轉移的女士則因“不配合”而入獄。
 
招募到的人員被集合後,會得知自己的分配。例如2022年2月,數千名維吾爾人在新疆南部的一個拘留營中排隊參加“招聘會”。在新疆其他地區的類似活動視頻中可以見到人們整齊列隊,簽署合同,旁邊有身着軍裝的官員監控。勞動力轉移大多通過火車或飛機運載。最近,新疆中泰集團就執行了將十萬名勞工轉移到和田地區的行動。中泰名列於財富500強,是一家主要經營化工與紡織的企業集團。(中泰化學沒有回覆本文的置評請求。)
 
勞動力轉移有時是因應對勞動力的需求。中國最大海鮮食品集團之一的赤山集團曾在2020年3月的內部通訊中提到新冠疫情所造成的“龐大生產壓力”。同年10月,公安反恐部門和負責勞動力轉移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黨政官員與集團高層兩次會面,商討如何爲集團尋找更多勞動力。不久,赤山同意加快向工廠轉移勞動力。赤山集團副總經理王善強(Wang Shanqiang)在企業通訊中表示,“公司期待着新疆農民工的早日到來”。(赤山集團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
 
由於被送往工廠的維吾爾人受到密切監控,很難窺見他們的生活,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照片和視頻是爲數極少的渠道之一。許多人初抵山東時會在海邊自拍,因爲新疆是地球上離海洋最遠的地方。
 
有些人會分享帶有悲傷歌詞的維吾爾歌曲。誠然,這可能只是些傷感的音樂片段,但研究人員認爲,這也可能是傳達苦難訊息的隱晦方式,藉以繞過中國的審查制度。
 
例子比比皆是:
 
2022年3月,一名中年維吾爾男子在前往山東一家海鮮廠工作的途中,坐在機場候機室拍攝視頻,背景音樂是歌曲《Ketarmenghu》(《我將離去》)。熟悉這首歌的人會發現,他的視頻恰好在這句歌詞前戛然而止:“而今我們面臨敵人,你該小心注意。”
 
在一位女士發佈的視頻中,她正戴上一家海鮮公司的頭帶,旁白說:“是什麼讓我們與父母和家鄉分離、讓我們一生充滿遺憾,還誘使全世界每個人都陷入它的奴役?是的,那就是金錢。”
 
在一個圖片輪播的視頻中,工人們在將海鮮食品裝箱,旁白說:“人生之樂,莫過於戰勝曾經壓迫過你、欺凌過你、蔑視過你、羞辱過你,卻又比你強大得多的敵人。”
 
而在有些視頻中,工人們以稍微明顯的方式表達不滿。例如一個視頻展示了兩名正在明太魚包裝線上工作的維吾爾族男子。
 
“你一個月掙多少錢?”其中一人問另一人。
 
“三千。”對方回答。
 
“那你爲什麼還不高興?”
 
“因爲我沒得選。”
 
*
 
衆所周知,海鮮供應鏈難以滲透。爲了檢查是否涉及強迫勞動,企業傾向於依賴實施“社會審計”的公司,由其檢查員訪視工廠,以確保工廠符合企業勞動標準。
 
但社會審計通常預先宣佈,這讓工廠管理人員可以在檢查期間藏匿少數族裔勞工。審查員極少有機會親自與勞工面談。即使能夠面談,勞工也可能因爲害怕報復,而猶豫是否要誠實回答。康奈爾大學勞資關係教授庫魯維拉(Sarosh Kuruvilla)分析了四萬多份審查報告,發現幾乎有一半不可靠。他說:“這種方式完全無效。”
 
2022年5月,頂尖審計公司SGS的社會審計員訪視了山東海博(Haibo)工廠,並未發現該工廠存在強迫勞動的證據。然而,法外汪洋項目進行調查時,發現2021年有一百七十多名來自新疆的勞工,在海博及其姐妹工廠海都(Haidu)工作。在審計人員巡視的當天,一名年輕的維吾爾族工人上傳了自己在工廠宿舍和裝卸區附近的照片。(海博工廠的一名代表在電郵中表示:“我們是一家依法合規經營的公司。”海都工廠的代表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這並非個案。法外汪洋項目在調查中發現其他多個案例,顯示工廠經歷社會審查後幾天內,就有維吾爾勞工發佈自己的在廠照片。調查還發現,被其確認涉及維吾爾勞動力的中國出口商中,有一半已經通過全球頂尖檢查機構的評估。
 
甚至一些得到“可持續性”認證的公司也捲入其中。例如,在法外汪洋項目對海洋管理委員會(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予以認證的公司進行調查時,發現所有涉及使用新疆強制勞動的海鮮加工廠均已通過認證。(海洋管理委員會的公共關係主管米勒(Jo Miller)承認,該組織主要依賴社會審計,而這種方式具有“重大侷限性”。)
 
*
 
法外汪洋項目調查發現,從2018年以來,中國有至少十家大型海鮮公司使用了上千名維吾爾勞工。在此期間,這些公司已向美國運送了逾四萬七千噸海鮮。來自這些工廠的海產品被包括加拿大海藍德食品公司(High Liner Foods)在內的美加進口商購買。(海藍德食品的發言人指出,他們所合作的工廠已於2022年9月接受過第三方審計。)
 
由於海鮮食品在每個運輸階段都有可能混合,因此很難確切掌握最終流向。美國公司向採用維吾爾族勞工的工廠進口商品後,又將商品送往全美國的超市,包括沃爾瑪、好市多、克羅格和艾伯森 —— 根據在美門店數量,這幾家都在全美十大連鎖超商之列。(沃爾瑪發言人表示,公司“要求所有供應商都符合我們的標準及合約義務,包括與人權有關的條款。”艾伯森的發言人則表示,他們將停止向海藍德公司採購海鮮產品。好市多和克羅格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這些進口商還將海鮮供應給西斯科公司;這家全球食品服務的巨頭,僅在美國一地就與超過四十萬家餐廳合作。(西斯科公司的發言人表示,供應商煙臺三江(Yantai Sanko)已接受過審計,並否認有過任何“通過國家強制勞動轉移力項目接收工人”的情況。)
 
此外,在過去五年中,美國政府已向與維吾爾族勞動力有關聯的進口商購買過價值超過兩億美元的海鮮,用於公立學校、聯邦監獄以及軍事基地。(美國農業部發言人表示,規定聯邦機構在可能情況下必須採購來自美國水域的海鮮;但監督組織表示,由於豁免條款的存在,海鮮實際上大多來自中國。)
 
 關於進口與新疆勞動有關聯的海產品,美國並不是唯一的國家。法外汪洋項目已經在20多個國家發現了涉及新疆勞動的進口海鮮。
 
專家表示,爲了解決美國這種情況,聯邦海產進口監測項目(Seafood Import Monitoring Program)必須調整。法律旨在發現非法捕漁,要求進口商詳細記錄漁獲從捕獲點到進入國土的過程。但包括魷魚和三文魚在內的幾個主要物種,未被納入監測範圍,而且項目的原本意圖也並非發現強迫勞動或其他類似的虐待行爲。
 
美國大學問責研究中心的吉爾哈特(Judy Gearhart)主張,法律應該擴大範圍,要求中國公司及其美國買家提供中國加工廠更詳細的勞工信息。維吾爾族專家墨菲(Laura Murphy)等人則呼籲企業針對中國的國家強制勞動,執行更有效的人權盡職調查。反奴隸制國際(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組織的克蘭斯頓(Chloe Cranston)則表示:“全球競相要求企業進行足以發現新疆強迫勞動和其他形式剝削行爲的基本檢查,但美國在這方面已經落後。”
 
喬治城大學法學教授史湯伯格(Robert Stumberg)表示,關於維吾爾族勞動力的法律“效力強大”,美國政府已將其用於太陽能板、汽車零配件、電腦芯片、棕櫚油、糖和西紅柿。對於史湯伯格來說,接下來該怎麼做已經一清二楚。
 
他說:“海鮮應該是下一個。”

 

本篇報道由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非營利新聞組織法外海洋項目(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製作。感謝Ian UrbinaDaniel MurphyJoe GalvinMaya MartinSusan RyanAustin BrushJake Conley共同報道與撰寫。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