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少數民族脫貧】專題報道第二集:新疆異地扶貧:維吾爾人成中國“吉普賽人”

2020-11-17
Share
rc1117.jpg 【中國少數民族脫貧】專題報道第二集:新疆異地扶貧:維吾爾人成中國“吉普賽人”(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中國要達到2020年實現脫貧的目標,少數民族地區是政府扶貧的重點。上一期我們介紹了中共在內蒙古的扶貧導致蒙族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在新疆,中國施行的是另一種扶貧模式:異地扶貧,精準扶貧。官方不久前慶祝了新疆十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然而,這種扶貧模式卻被外界視爲是中國官方以“脫貧”之名、行對少數民族“文化與種族滅絕”之實。請聽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製作的少數民族脫貧專題第二集,新疆異地扶貧:維吾爾人成中國吉普賽人。

“我是今年2月26日來的,2014年我老公就先來這了。”古麗哈衣爾從新疆天山腳下來到江蘇電動車廠打工,在中國官方媒體中央電視臺介紹新疆人到內地打工的節目裏,她追夢五千裏的幸福故事,是新疆人到外省務工的典型之一。

在荷蘭,阿卜杜拉赫布(Asiye Abdulaheb)曾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機關的工作人員,她太清楚中國官方運用宣傳喉舌,形塑敘事輿論,反駁被中共稱爲“西方勢力抹黑”的那套做法。

她不相信央視報導,接受本臺訪問時還想問問中國政府:“你說維吾爾人都那麼幸福,爲什麼不讓我們跟他們見面?爲什麼不讓他們出來,給世界說清楚、澄清呢?讓他們來告訴世界。你們中國政府不用這麼費力、費勁,不用花時間,直接讓維吾爾人去國外,告訴世界。”

 

阿卜杜拉赫布曾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機關的工作人員,她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說,如果新疆的脫貧工作真如中國官方所宣稱的成功,爲何不讓維吾爾人和海外親友聯繫、自由表達想法?(視頻訪問截圖)

 

阿卜杜拉赫布和一對兒女2009年出走新疆,到了海外,平靜生活到了去年底變了樣,因爲她選擇勇敢站出來、協助披露中國官方內部關於“再教育營”的紅頭文件後,她的電郵被駭,各種騷擾恐嚇接踵而來。

最讓她感到擔心的是,身在新疆、她再也聯繫不上的親人們又過得如何? “(如果脫貧做得那麼好),爲什麼中國政府讓國外的維吾爾人與國內的維吾爾親人完全切斷聯繫呢?我們連電話都不能打,別說是網上(聯繫)了。我的微信號都被中國政府自動刪除了,一切信息來源都被切斷。”她說。

異地扶貧後遺症:孤兒院、寄宿學校等大量出現

2017年初,阿卜杜拉赫布和家鄉的親人完全失聯,她無法得知老家的親友是否像央視介紹的古麗哈衣爾一樣,生活更加富足。但她的工作經驗告訴她,中國在新疆打出“異地扶貧,精準扶貧”的用意,是以政策手段離散一向看重家庭觀念的維吾爾人,魔鬼就藏在細節裏。

阿卜杜拉赫布:“尤其是針對南疆的維吾爾人聚集區,因爲轉移就業、異地扶貧,出現很多的留守兒童、婦女及無人照顧的老人。之後,南疆地區出現很多孤兒院、福利院、希望小學以及很多寄宿制學校。其實在1994年,中國政府就出臺政策提倡農村搞寄宿制學校,主要目的是要‘調整人口結構’。他們強迫維吾爾人學中文,要用漢語取代維語,而基本上這一點已經做到。”

遭美國製裁的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去年底視察喀什幼兒園時,就要求老師教育孩子們“熱愛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

 

圖爲,2018年12月3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州舉行的爲期一週的中國憲法日宣傳活動中,小學生參加了法庭審判模擬。(路透社)
圖爲,2018年12月3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州舉行的爲期一週的中國憲法日宣傳活動中,小學生參加了法庭審判模擬。(路透社)

對這些孩子們的父母,中國政府首先是將不聽話的人關進“再教育營”,受影響的人數高達一百多萬。另外,政府爲了達到新疆脫貧的目標,一是採取“扶貧共建”,也就是讓各省市派人援疆,深入村與縣,協助就業;二是政企合作,將新疆少數民族集體安排到沿海省份務工。

阿卜杜拉赫布整理出中國政府是如何自打嘴巴,“當人們開始質疑新疆存在再教育營時、中國官方否認;外界質疑‘再教育營’強迫勞動後,中國官方纔稱那是‘職業培訓中心’,要消除極端與暴恐主義;當外界批評這是對信仰穆斯林的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絕’,中國官方則宣佈稱,所有職業培訓中心的人員結業,可以自願離開。”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白大仁(Darren Byler)告訴本臺,“在新疆,中國政府在路邊設置很多檢查站,檢查民衆手機。這些作爲事實上都和(打擊)恐怖主義或極端主義無關,(被查出有問題的人)只是對伊斯蘭教信仰的尊崇與信仰表達。”

強迫異地務工 維吾爾人成中國吉普賽人

在中國的知乎網站上,一個自稱“新疆用工代表”的網友今年3月發出“有大批維吾爾工人可輸出”的公告,標榜說要幫助新疆維吾爾人脫貧,引發非議,但貼文至今沒被刪除。

 

圖爲,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成員。(路透社)
圖爲,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成員。(路透社)

“把人強制性的安排到工廠打工,實際上是在製造更多的貧窮,是把整個(維吾爾)民族都變成貧窮的流浪漢,把他們從家園趕出去,變成像歐洲的吉普賽人一樣。”世界維吾爾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告訴記者。

和母親已失聯四年多的伊利夏提近來得知,他的大妹、二妹、二妹夫及他們的大女兒都被關押在集中營,三妹一家四口下落不明。家人的不幸遭遇使得他情緒低落。

他說,中國在新疆曾一度短暫出現比較尊重民族自治的美好時光。那時的維吾爾人,不用離開家鄉,有的是民族自豪感。“1980年代,當時曾短暫對維吾爾企業家與實業家不設限的開放,在伊犁幾大皮革廠與實業,都是維吾爾企業家,一度讓‘就地就業’發展得很好……。一個維吾爾人在自己的地方,他有家,他任何時候都可以摔倒了爬起來。但一旦聽政府的到工廠(去打工),沒有了自己的土地與家鄉,他只能聽話,只能依賴政府。一旦政府把你飯碗砸了,你就只能是個要飯的。”

新疆扶貧變作戰 成果不讓外界自由查看

中國官方把脫離貧困看作是一場戰爭,高喊要“殲滅”貧困,國務院對包括新疆在內、尚未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祭出“掛牌督戰”的“軍令狀”,喊出“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口號。

 

新華社今年7月曾專文介紹喀什古城如何“換新”,變身國家5A旅遊景區。喀什地區拆千年土房、蓋“新的古城”,是摧毀維吾爾人的文化根基。圖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市古城區,一名婦女將摩托車推過小巷時,孩子們坐在踏板車的後方。(路透社)
新華社今年7月曾專文介紹喀什古城如何“換新”,變身國家5A旅遊景區。喀什地區拆千年土房、蓋“新的古城”,是摧毀維吾爾人的文化根基。圖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市古城區,一名婦女將摩托車推過小巷時,孩子們坐在踏板車的後方。(路透社)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14日發佈公告,新疆最後10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官方標榜新疆地區的“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

伊利夏提給中國的建議是:“如果要解決就業,在維吾爾自治區有石油、天然氣、鐵路、棉花等各種工業,但只要能夠賺錢致富的,都讓漢人霸佔了。”

新華社今年7月曾專文介紹喀什古城如何“換新”,變身國家5A旅遊景區。但對伊利夏提和阿卜杜拉赫布來說,喀什地區拆千年土房、蓋“新的古城”,是摧毀維吾爾人的文化根基。

維吾爾人的喀什噶爾生活日常是曲徑小巷裏,有留着辮子、頭戴花貌的維吾爾姑娘的歡聲笑語,有維吾爾婦女一早灑水的問候聲。伊利夏提就說,“維吾爾人有一句話,你的肚臍血流在哪一塊土地,那就是你永遠的家園。只有家和我們連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才感覺自己是完整的人。一旦我們的土地失去了,那我們就不再是維吾爾人了。”

新疆的扶貧事業,若真如官方稱能理直氣壯對外講,何妨讓世界自由進出查看,“包括我們在內的人,讓我們親眼看看,你們做了什麼?”阿卜杜拉赫布說。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導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