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亞洲電臺年度十大新聞票選:世紀黑天鵝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驚世界與中國

2020-12-30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年度十大新聞票選:世紀黑天鵝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驚世界與中國 李文亮醫生遺照
(美聯社資料圖片)

自由亞洲電臺舉辦年度中國十大新聞票選結果出爐,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中國吹哨人李文亮去世引發輿論海嘯,是最受讀者關注的大事件。李文亮從被懲處的造謠者,到成爲官方追贈表揚的殉職烈士,外界批評說,這凸顯中共靠“防疫法西斯”與喫人民的“人血饅頭”而成爲看似防疫見效的更殘暴政權。中共掩蓋疫情的作法給中國和世界帶來什麼影響?

“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

李文亮2月1日在病牀上接受中國媒體《財新》訪問時留下的這段話,不幸成爲他的警世遺言;2月7日,他所任職的武漢中心醫院直到凌晨3時48分證實:李文亮“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經全力搶救無效,於2020年2月7日凌晨2時58分去世。”

那一晚,中國與世界都在哀其不幸。

李文亮病逝那天,距離他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羣組發出私人信息,提醒親友注意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出現七例疑似SARS病患還不到兩個月,而就是因爲這幾句好意叮嚀,他給自己惹上麻煩,深夜進了公安局。

中央電視臺在2020年1月2日一整天接力批評包括李文亮在內的所謂造謠者:“一些網民在不經覈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佈、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覈實,已傳喚八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對於編造傳播散播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行爲,警方將依法查處,絕不姑息。”

自由亞洲電臺年度大新聞票選:世紀黑天鵝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驚世界與中國
自由亞洲電臺年度大新聞票選:世紀黑天鵝新冠疫情肆虐 李文亮之死震驚世界與中國

中共掐死言論自由打造“網路牆國” 殃及全世界

講實話的被查處,中國媒體淪落成官方的宣傳工具,完全失去預警社會問題的能力,直接、間接創造病毒大流行的溫牀。

李文亮遭警方傳喚訓誡後的三個禮拜、也就是1月23日,武漢封城,到了二月初,病毒殃及李文亮在內的染疫者,快速傳播到世界各角落,而中國言論環境的惡化,跟全球疫情一樣,還沒看到盡頭,中共懲罰公民行使言論自由,官方只容得下一種聲音,2020年是“變本加厲且有始有終”。

國立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就告訴記者,雖然本臺的投票結果顯示,中文讀者沒有遺忘疫情與李文亮遭遇的新聞事件,但不幸的是,“除了李文亮之外,其他的公民記者也一一都被逮捕,任何的吹哨人不是被禁言、就是被逮捕,李文亮事件是象徵了中共控制的縮影。”

公民記者張展28日因“尋釁滋事”的罪名,遭判處四年徒刑。她今年2月到5月期間,將拍攝武漢當地情況的視頻放上互聯網,被當局指“發佈虛假信息”。她是這場疫情下,第一個遭判刑的中國公民記者。

張錦華說,悲傷的是,中共在內部控制上是成功的,對外,甚至想輸出相似控制手段,在各國忙抗疫之際,推銷中共觀點的疫情敘事,尤其在調查疫情起源上大打烏賊戰。

但張錦華認爲,中共的國際傳播是失敗的,“她不可能洗腦全世界的人民,而且,因爲她的做法,全世界開始覺醒,認清中共壓迫的真面目。”

中國疫情實況再引關注 媒體揭露當局操控信息(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疫情實況再引關注 媒體揭露當局操控信息(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全球逾八千萬人確診 世界紀念李文亮 中共刻意淡化

在李文亮吹哨滿一年之際,全球已有超過8100萬人確診,死亡人數逾170萬;在美國,新冠肺炎確診人數12月28日突破1900萬人,死亡人數超過33萬。

回顧中共對李文亮的態度,一切仍是從嚴防民意洪水掀起巨浪的角度思考。

時間點倒回2月6日當晚傳出李文亮病逝的消息,他的生與死也是官方嚴控的資訊,不幸的是,他的死訊卻非謠言。“網絡牆國”內部一時掀起輿論海嘯,新浪微博與微信朋友圈出現一座座哀悼李文亮的哭牆,全網點滿蠟燭圖案,但沒多久,官方開始滅火,嚴控網上輿論的老把戲,不出所料照常上演。

“李文亮醫生去世”的標註,當時很快上了熱搜,也很快下了排行榜;而“我要言論自由”這類關鍵字,則如曇花一現般迅速消失,網絡上很快恢復歲月靜好的假象。官方網信辦下達“不評論、不炒作”李文亮死訊的指令後來曝光,也足以解釋外界對新浪微博篡改關鍵字搜索次數的質疑。

在北京官場,率全國哀悼後就是刻意遺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今年九月舉行的抗擊新冠肺炎表彰大會上,頒最高榮譽“共和國勳章”給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對李文亮隻字未提。

但世界沒有忘記。美國《財富》雜誌29日公佈全球“最偉大”二十五名抗疫領袖,李文亮排名第一,鍾南山榜上無名,然而,網絡審查的快手隨即出動,這個消息很快就在新浪微博上消失。

探索真相、不能不明白的中國人,也還是有的,武漢人張海還堅持着爲父親討公道與正義,訴求中國司法立案調查仍在廟堂上的官員。

“這個東西,是有系統的瞞報,並不是說哪一個個人,這是一種政府行爲,誰當市長、誰當省長,你就應該受到懲罰。包括那個周先旺吧,武漢市的市長,他就是一個很典型的殺人犯啊,但是,他目前並沒有受到懲罰。”張海告訴記者。

張海相信政府、相信黨,卻造成一輩子的痛。他沒有忘記,武漢官員最初說“疫情可防可控”、“疫情不存在人傳人”,他才把父親送回武漢治病、卻導致解放軍退役軍人的父親不幸染疫身亡。

現在,出自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還在全世界流行、甚至出現變異;中共的高壓統治,也隨着科技發展出更嚴密的監控手段,“數字極權”像病毒變種一樣,這一年不但沒消滅、更看似變得異常強大。

中國北京的一個地鐵站內安裝了大量監控攝像頭(美聯社)
中國北京的一個地鐵站內安裝了大量監控攝像頭(美聯社)

中國“防疫法西斯”非人道與不可持續

不過,紐約城市大學斯德頓島學院政治與國際事務教授夏明告訴本臺,“美國防疫的失敗,不能解釋成是中國‘防疫法西斯’的作法是成功的,‘苛政猛於虎、更猛於毒’;例如臺灣、新西蘭、德國與加拿大,他們都提供了比中國與美國更好的模式,他們的例子就證明,民主體制是可以創造出更好的模式,是既可以防疫有效,又保護人權。”

夏明就以疫苗研發爲例說,就是因爲美國開放的公民社會與深厚的科學基礎,疫苗才能兼顧速度與效果,最重要的在於資訊的公開透明,疫苗的安全性可以即時改善。他最擔心中國官方凡事講求控制,不能理解公開透明對科學防疫的必要性,未來可能引發疫苗安全風險。

要求中國官方要把資訊攤在陽光下,在中國公民追求真相的路上,張海則感慨障礙重重,“中國國內的媒體全部都閉上了嘴,全部成了啞巴。”

追疫情真相 中國與世界不能不明白

張錦華就說,2020這一年,如果新冠肺炎給世界什麼啓示,就是“還能享有報導自由的國際媒體,需要更加努力突破封鎖,讓更多突破封鎖的中國人民知道真相”,她說,這才能避免重蹈覆轍,出現又一次的災難。

當時和李文亮一起遭公安調查訓誡的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後來受訪時說:“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中國不能沒老子,老子不能不明白。

期待明年會更好,中國與世界都還必須有人繼續到處說。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