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經風雨依舊昂揚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上集):西藏文化危機

2021-05-19
Share
雖經風雨依舊昂揚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上集):西藏文化危機 拉薩的一座佛教寺廟
圖片來自西藏

今年5月23日是中國政府所謂的“和平解放西藏”七十年紀念日。在很多藏人看來,七十年前中國政府進駐西藏,並不是解放,相反卻帶來了壓迫和文化的危機。儘管如此,雖然歷經長期的打壓,西藏文化仍然在世界範圍內煥發着強大的生命力。請聽本臺記者王允對西藏文化七十年回顧的系列報道。今天播出上集:西藏文化危機。



五月是青藏高原格桑花怒放的季節。已經有二十二年沒有見到西藏遍地格桑花的格桑堅參(Bawa Kelsang)在四月底剛剛接任了藏人行政中央駐臺灣代表。

不會說藏語的藏族人

但他心裏更掛記的是西藏遍地的語言危機,“從阿壩的草原縣,又進入阿壩州的首府馬爾康;再從馬爾康,沿着大小金川、大渡河沿岸下來,大渡河沿岸的所有藏人基本上已經不會說藏語,完全已經漢化了。所以,就對這個民族的未來充滿着憂慮。”

出生於1966年的格桑堅參曾經是中國政府體制內的統戰幹部,在1999年出走印度之前的兩年時間,他纔有機會走遍藏區,瞭解這片土地的文化現狀。

2021年4月22日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駐臺灣代表的格桑堅參(Bawa Kelsang)(記者夏小華攝)
2021年4月22日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駐臺灣代表的格桑堅參(Bawa Kelsang)(記者夏小華攝)

2016年從西藏逃亡印度的尼瑪拉姆(Nyima Lhamo)則坦言,對藏語的限制大大壓縮了藏區普通藏族人的生活空間,“在很多地方,包括機關、醫院等,每個地方都用漢語,不用藏語。很明顯,他們就是要取消藏語。在拉薩或者康定地區,有藏語學校的學生畢業以後很難找到工作。”

限制藏語對藏族是長期的隱痛。曾擔任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處華人事物負責人的藏族學者貢嘎扎西(Kunga Tashi)透露,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對藏區最爲擔心的問題之一就是藏族的語言、文化危機,“因爲在每個學校裏面,除了藏語課之外,其它的教學語言都是用漢文來進行。而且不管你是在申請工作,打一個報告,或者寫信給任何一個單位,你也必須要寫中文。”

貢嘎扎西提到的藏區學校的情況,在中國政府的政策中被稱爲“雙語教學”,藏語只是其中一門語言課。在很多藏族人看來,這種政策實際是以漢語取代藏語。現在藏區不但中學以漢語教學爲主,連小學和幼兒園的教學也在使用漢語。有數據顯示,2017年藏區的學前教育已基本普及了“雙語教育”。

現在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富勒頓分校任教的藏族教授阿旺平措(Nawang Phuntso)認爲,漢語教學這麼早就介入藏族兒童的教學對他們的語言學習未必有利,“藏族兒童學習普通話的能力取決於他的藏語能力。藏族孩子的藏語能力越強,他們學習普通話越容易,包括英語也是如此。”

西藏拉薩的布達拉宮(美聯社)
西藏拉薩的布達拉宮(美聯社)

空蕩蕩的布達拉宮

在西藏,與語言危機同在的是宗教危機。

脫離中共體制後的格桑堅參曾在拉薩街頭徘徊。他經常坐在布達拉宮前的廣場上一個人默想,“我就在想象,這樣一個宏偉的建築,是我們西藏的祖先建立的,但這個建築的主人達賴喇嘛現在卻不在這裏。我一直在想西藏的命運,我們的主人以後能不能回到布達拉宮達賴喇嘛的法座上?”

1959年藏傳佛教精神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被迫流亡印度後,“達賴喇嘛”成了政治敏感詞,藏區的藏傳佛教也失去了重要的精神支點。

“每個家庭裏都有達賴喇嘛尊者的照片,但中國政府不讓他們拜達賴喇嘛。誰要是拜他,就會被抓起來,很多藏族人因此被抓起來,進學習班,”尼瑪拉姆向本臺作證說。

因爲敬拜達賴喇嘛而被投入監獄的案例也時有發生。2020年7月,藏族歌手堪卓次丹和次果因爲創作並演唱歌頌達賴喇嘛的歌曲分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泄露國家機密罪”等罪名被判處7年和3年的有期徒刑。

近幾年,藏族民衆明顯感覺宗教自由和信仰的空間急劇縮小。

中國政府不斷力推“藏傳佛教中國化”。2020年8月舉行的中共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會議上,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首次把藏傳佛教中國化寫入了中國政府的治藏方略。

“藏傳佛教中國化,主要就是他認爲藏傳佛教的主要思想必須要和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結合起來,”貢嘎扎西這樣分析說。

在這種方針的指引下,中國政府近年來加大了對藏族社會的強制性政治教育,要求僧侶和尼姑要“在政治上可靠”,“在關鍵時刻值得信賴,”還要求在各村莊、社區、學校和工作場所勸誡和施壓普通藏民“拒絕他們的精神領袖”。黨員、政府僱員和領取養老金的退休幹部也被限制參加宗教活動。

藏族學者貢嘎扎西(Kunga Tashi)(貢嘎扎西提供)
藏族學者貢嘎扎西(Kunga Tashi)(貢嘎扎西提供)

“西藏問題”源自中國政府進藏

西藏文化面臨的種種危機,在不少藏人眼裏,源自1951年中國軍隊正式進駐藏區。

“1949年中共還沒有進來之前,沒有所謂的西藏問題。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51年中共軍隊開始進入西藏之後,纔有了西藏問題,”貢嘎扎西這樣認爲。

1951年5月23日,西藏噶廈政府與中央人民政府簽訂《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也就是俗稱的“十七條協議”。中國人民解放軍當年底正式進駐拉薩,中國政府對外宣稱“西藏和平解放”。

雖然協議上寫明西藏實行區域民族自治,尊重當地的宗教信仰,但1955年之後,中國政府對西藏以及四川、青海、雲南、甘肅四省的藏區實行“民主改革”,其主要內容之一就是進行宗教制度改革,包括摧毀藏傳佛教的寺廟;同時還在西藏以外的藏區進行大躍進等政治運動,用人民公社的形式改造藏族社會。

寺廟當時成了政治運動中被迫害藏民的藏身之處。1956年4月,四川省甘孜地區解放軍動用了飛機轟炸寺廟,將幾百年的寺廟夷爲平地,其中包括五世達賴喇嘛修行過的理塘寺。

激進的手段在當地引來藏族民衆的激烈反抗,不少地方發生了藏族等少數民族民衆與地方政府的武裝衝突,並在1959年擴展到拉薩。當年三月,達賴喇嘛被迫率噶夏政府的主要成員流亡印度。

中國政府對藏傳佛教的壓迫政策此後更是變本加厲。貢嘎扎西介紹說:“在文革的時候,在西藏各個地方,尤其是在拉薩地區,破壞了以大昭寺爲代表的很多寺廟。”

在壓迫藏傳佛教的同時,藏語和西藏曆史的學習在西藏也受到限制。從1960年代開始,漢語就成了藏區幾乎所有中學的教學語言。在西藏中小學的課程中,西藏曆史、尤其是現代史的內容也被刻意迴避。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