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中國銳實力(九)澳大利亞學術界、高校、僑界

2018-09-21
Share
12 澳大利亞查理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倫理學教授,《無聲入侵: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一書作者克萊夫·漢密爾頓。(夏小華攝)

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滲透,是出於什麼目的?澳大利亞的學術、出版、言論自由受到了怎樣的侵蝕?中國如何在澳大利亞華人社區擴大政治影響力,壓制異議聲音,又怎樣利用中國留學生爲其海外統戰工作服務?接下來請聽《揭祕中國銳實力》特別報道的第九集,本臺記者林坪邀請專家學者,討論分析中國在澳大利亞學術界、高校、僑界的影響和滲透。

 

中國在澳影響滲透的目的

澳大利亞帕拉瑪塔市(Parramatta)前市議員胡煜明(John Hugh)近日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有着豐富礦產、原材料和大片農業用地的澳大利亞,被中國視爲自家的後院。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滲透活動,主要是爲了保障礦產、原材料供應的安全。

“原材料供應對任何國家的經濟來說是至關重要的,我們這裏的鐵礦啊還有鈾礦啊,對大國來說是很重要的,它要保障有安全的原料供應。所以,我覺得在這裏的滲透它最主要的是圍繞這個。”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國際研究學院中國學教授馮崇義則認爲,共產主義在全球的凋零,令中共政權感到非常不安,中國近年來在海外的影響滲透活動,主要是爲了鞏固自身政權。

“全世界的共產黨政權從80年代的四十來個現在只剩三、五個,它本身是非常缺乏安全感的。它現在對外界的影響特別是在民主國家的影響,最核心的努力和目標就是要讓外邊的這些‘中國的形象’,就是china story或者 china narrative必須有利於中國在世界上的生存。特別是他要把這個批評中國的聲音壓下去。”

 

從北京角度看世界 威脅澳大利亞價值觀

在澳大利亞查理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倫理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 (Clive Hamilton)看來,通過多年的影響和滲透,中國已經成功說服了澳大利亞各界的很多精英從北京的角度來看世界,這提升了中國在澳大利亞的戰略利益,也威脅到了澳大利亞的言論自由等價值觀。

克萊夫·漢密爾頓舉例說,

“我自己有關中國在澳大利亞影響力的書,失去了出版商。因爲害怕北京的報復,我的出版商決定不出版我的書,其餘的澳大利亞出版商也不敢出版我批評中國共產黨的書。這對澳大利亞的言論自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威脅。”

今年2月,克萊夫·漢密爾頓的新書《無聲入侵: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由澳大利亞出版商Hardie Grant出版發行。而此前,因擔心招致中國報復,多家澳大利亞出版社都拒絕出版該書,其中包括曾與克萊夫·漢密爾頓多次合作、出版過他8本書的澳大利亞最大出版商之一艾倫與昂溫出版社(Allen & Unwin)。

 

威逼利誘令澳高校學者自我審查

不僅出版社怕得罪中國,澳大利亞的大學也怕得罪中國。馮崇義指出,跟中國保持友好關係,已成了澳洲各大學對其中國研究中心或中國學系負責人的基本要求,很多學者自我審查。

“跟中國有合作項目,所以它本身就自然的掉到那個圈裏頭,就是中國政府的朋友圈。所以你是進入中國政府的朋友圈,當然你就只能說好話,你不能說批評的話,說批評的話,你就沒有機會當朋友了。這個是一個基本的要求。所以這個自我審查已經相當普遍。”

批評中國的學者,不僅無法獲得中國簽證,在澳洲的事業也會受到影響。馮崇義說,

“會影響到你的集體的一些研究項目,甚至於你申請科研經費權、包括你的職務的升遷,都有很大的不利影響。所以這種東西呢它已經形成一個結構性的一種力量,就是一個大環境。”

 

留學生施壓 澳高校老師緊跟中國政府立場

除了利益的誘惑、拒籤的威脅,澳大利亞高校的老師還面臨來自中國留學生的壓力,要緊跟中國政府的立場。

去年8月,中印邊境對峙期間,悉尼大學一名教授IT課程的印度裔老師溫格基安尼(Khimji Vaghjiani)在授課中用了一張把主權存在爭議的藏南地區和阿克賽欽地區標註在印度領土範圍內的地圖,引發該校中國留學生的憤怒抗議。幾天後,溫格基安尼被迫發道歉聲明說:

“18個月前我從網上下載這張地圖,用於教學時討論世界各地IT企業家的特點,當時我沒有意識到這張地圖是不準確和過時的。這真的是一個錯誤,我對可能造成的任何不良影響感到遺憾。 ”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留學生吳樂寶認爲,在這起事件中,印裔老師溫格基安尼是迫於他任職的悉尼大學的壓力,不得不向中國留學生道歉。

“因爲現在我們知道很多大學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數量非常高,留學生的學費對學校的財政收入是很大一部分的貢獻。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澳州大學可能都不願意去得罪中國留學生。 ”

同樣在去年8月,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The University of Newcastle)一名印度裔講師因在課上把“臺灣”和“香港”稱作“國家”,也遭到中國留學生的抗議。

吳樂寶說,因爲怕觸怒中國留學生,澳大利亞高校的很多老師在課堂上談到南中國海等涉及中國的話題時,都不願意詳談,也避免在敏感問題上發表跟中國政府不一致的看法。

“因爲他知道一旦他觸怒中國學生的話,他很可能會招致抗議,就會被扣上辱華的帽子。因爲中國留學生在中國大使館的引導之下,他們非常善於濫用西方的媒體自由、西方的反歧視的法案這些東西,給那些老師,那些正常發表自己言論的老師來扣帽子。作爲老師的話,這個壓力會非常大,會選擇迴避討論這樣的話題。”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特殊使命

吳樂寶認爲,遍佈澳大利亞各高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不是普通的學生團體,而是受中國官方控制,監視中國留學生的言行。

“他們會把你的這些所謂的‘反華’或者是‘反共’的言論彙報給中國大使館,這樣的話如果你還是中國公民的話,回國肯定會有很大的麻煩。”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本科生,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網絡政策中心研究員阿歷克斯·喬斯科(Alex Joske)發現,澳洲各大學的中國學聯跟中國使領事館的關係非常密切,常常奉命組織愛國活動。

“他們會幫助中國官方安排什麼示威,會幫他們聯繫學生,幫他們影響學生。”

 

利用朋友圈力量 讓海外中國留學生服務中共

阿歷克斯·喬斯科認爲,中國使領館利用中國留學生爲其政治目的服務,其實並不需要出多少錢。

“中國留學生在海外比較孤獨,他們很多隻會靠其他中國留學生,只有中國其他留學生當朋友。所以如果你有一大堆朋友去參加一個歡迎李克強總理的活動,那你肯定會跟他們一起去。所以他們就利用這種朋友圈的力量,利用這個友善的面孔,來讓海外的中國留學生服務使館,服務中國共產黨。”

 

學聯施壓 澳大學藥房不能擺放《大紀元》

中國學聯的威力也令澳大利亞人害怕。2015年11月,堪培拉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陶品儒進入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藥房,要求其停止發放法輪主辦的《大紀元時報》。擔心失去顧客的澳大利亞國立大學藥房員工,答應了這一要求。關注這一事件的阿歷克斯·喬斯科說,

“因爲他(陶品儒)受不了任何批評共產黨的言論,所以他就進了藥房,然後逼這個藥房的員工幫他們把所有大紀元報紙扔出去。藥房的員工很擔心如果他不跟着(滿足)這個學聯主席的要求,這個學聯就會抵制藥房,所以最後就扔了所有《大紀元時報》。然後到現在他們仍然不擺放《大紀元時報》。”

 

學聯對“反共”人士的跟蹤、騷擾

2016年8月,阿歷克斯·喬斯科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校報Woroni用英文報道了該事件,也因此上了中國學聯的黑名單。同年10月,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官員出席了堪培拉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舉辦的慶祝中國國慶的晚會。以該校校報記者身份參加該晚會的阿歷克斯·喬斯科,遭到中國學聯成員的跟蹤、騷擾,現在還心有餘悸。

“這個國慶晚會我到場的時候突然有一大堆穿着黑西服的人跟蹤了我。他們整個晚上都跟蹤了我,還逼着這個活動場合的正式保安把我踢出去。他們最後沒有成功。但連我去那個洗手間的時候他們還跟蹤了我,所以那時候真的很害怕。”

 

爭取動員華僑 在國際事務上替中國發聲

在校園之外,澳大利亞華僑更是中國政府大力爭取和動員的對象。2017年3月,衆多澳大利亞華人冒雨在悉尼歡迎到訪的中國總理李克強。

“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中國萬歲!歡迎李總理!”

2017年8月,中國和印度軍隊在洞朗地區對峙期間,澳大利亞華人也行動起來,抗議“印度入侵中國”。

8月15日印度獨立日當天,一羣澳大利亞華人駕駛着賓利、蘭博基尼、法拉利、寶馬等10輛超級跑車,在悉尼城區舉行豪車遊行,途徑悉尼多所大學和印度駐悉尼總領事館。這些豪車車身均貼有中國國旗,並配以“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界線即是底線”、“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等中英文標語。

 

壓制海外華人社區反對聲音

馮崇義認爲,中國政府正在喚醒、運用民族主義,壓制海外華人社區的反對聲音。

“通過這樣的社區(活動)來去美化中共政權的形象,然後去把對他們不利的力量孤立甚至於消滅。”

馮崇義說,在澳大利亞,中國已經成功的壓制了很多藏人、法輪功、民運團體批評中國政府的聲音。臺灣社團和媒體也受到很大影響。

“90年代那時候臺灣的社區很活躍的,也有幾家臺灣人辦的報紙。現在基本上在這邊社區裏頭,(就)社團和媒體(而言),臺灣是銷聲匿跡了。”

胡煜明認爲,目前,澳大利亞華文媒體幾乎全被中國政府滲透控制。

“如果不是被他們控制的,也因爲害怕他們會採取報復行動而不敢怎麼樣表達一些自己的觀點。”

害怕拒籤也讓很多澳大利亞華人謹言慎行。胡煜明說,

“你亂說話,不照着他們的意思來做的話,或者反對他們的話,你就拿不到中國的簽證。有不少人仍然在中國有財產跟親屬,叫他們完全割裂的話,他們很多人會覺得這個根本不值得。這兒政治上關他們什麼事呢?所以不少人就會自我約束,自己犯不着跟他們去鬥。”

胡煜明認爲,中國花了大力氣對澳大利亞華人社區宣傳洗腦,並想以此爲樣板,在其他西方國家華人社區推廣。

“我們這裏離中國相對來說稍微近一點,還有我們這裏是從地理位置上來說是最東方的西方國家吧,人口也不多。所以它覺得如果把我們這個搞好的話,可以爲其他西方國家的華人社區設立一個典範吧。”

 

中國引發澳朝野警惕和反彈

中國的影響和滲透,已經引發澳大利亞朝野警惕和反彈。胡煜明說,

“這邊澳大利亞的民衆跟政府都開始警覺,尤其對我們這邊的房地產,還有現在很多中資企業想來澳洲收購農場跟礦,現在已經逐漸的引起了我們當地民衆跟政府的警惕,他們要收購這些資源的難度越來越大。”

對於澳大利亞等國近期出臺旨在遏止中國影響滲透的法律,馮崇義分析說,過去幾十年裏,西方很多國家期待着,如果它們跟中國做生意,鼓勵中國加入世界經濟大循環,中國可以向民主、自由轉型。但現實令它們失望。

“他們發現特別是習近平上臺之後他根本就沒有沒有往民主自由方向轉變的那種意向,甚至於往後走。這樣的話,就使整個西方包括美國澳大利亞都在改變戰略,就是不允許中國繼續往這邊擴張了。”

馮崇義認爲,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認爲之前與中國的接觸(engagement)戰略失敗了,紛紛回頭開始遏制中國的影響,中國在海外的影響力正在走下坡路。

聽衆朋友們,《揭祕中國銳實力》的澳大利亞部分播放完了。下一集將討論中國對新西蘭的影響和滲透,歡迎收聽。

(記者:林坪 編輯:申鏵)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