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中國銳實力(三)美國學術界、高校

2018-09-05
Share
afp_21mar01_fe_trans_2_000_aph2001032141984_copy.jpg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榮譽教授林培瑞(AFP)

中國政府多年來對美國學術界採取的“胡蘿蔔加大棒”政策卓見成效,很多美國學者主動自我審查。在對海外學者威逼利誘的同時,數目龐大的中國留學生也成爲中共統戰工作的新着力點,成爲歡迎中國領導人訪美、抗議達賴喇嘛演講等“愛國行動”中不可或缺的身影。來自中國的學生學者,還在美國高校遍撒黨支部種子。接下來請聽《揭祕中國銳實力》特別節目的第三集,本臺記者林坪邀請專家學者,討論分析中國對美國學術界、高校的影響和滲透。

“從那個《天安門文件》(The Tiananmen Papers)發表以後,那就是說2001年以後直到現在,中國政府不給我簽證。我有時候會收到國內的學者邀請我去開會或者什麼。我申請簽證的時候領事館會拖。他們不敢給簽證,也不敢拒絕。所以他們請示外交部,外交部也不敢回答。”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向本臺記者表示,因爲自己在對華研究方面算資深學者,被中國拒發籤證,並不會影響他的學術研究或職業發展,年輕的美國學者則沒那麼幸運。

“但是年輕的學者的話,這個拒絕簽證或者不給簽證的威脅應該說是大家比較害怕。所以我估計年輕的學者他們會更迴避一些可能會得罪中國政府的一些題目或者提法。”

常常發聲批評中國政府的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榮譽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也上了中國政府的黑名單。從1996年起,林培瑞就無法獲得赴華簽證,甚至連名字也不能出現在中國的官方媒體中。

“我在中國有朋友,他想幫我解決這個問題,鼓勵我寫一些比較溫和的東西呀,或者把我已經寫過的東西去掉那些刺激性的內容出版。有時候也有點成功,但是我不願意改變我的原來的意思爲了能夠在大陸出版,我不願意改變我的看法,所以這也是個卡在那裏的問題。”

無法去中國旅行,不能在北京的衚衕裏買小喫,令林培瑞感到遺憾。但他認爲,更大的問題是,中國政府不給他發籤證,成功地威懾了其他美國學者,很多人自我審查。

“比如說很多年輕學者經常來問我:我這個話過多了嗎,我這個話會引起麻煩嗎,我這樣做會過一個紅線嗎等等?他當然說的很客氣,可是他的意思是‘我怎麼樣纔不要落到你這個處境裏頭?’。換句話說,他們都自我審查。很多美國年輕學者甚至記者自我審查的原因是怕被劃爲黑名單。所以我這個已經上了黑名單做例子,變成了共產黨的一個工具。”

對於美國很多傑出的中國問題專家,被中國據發籤證、長期不能去中國的現象,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亞美法研究所主任孔傑榮(Jerome Cohen)認爲,

“這不僅是對發表中國政府不喜歡的言論的一種懲罰,也是對其他人的一種激勵。他們試圖恫嚇那些職業上需要訪問中國的人:不要說或研究中國政府不喜歡的東西。這是一個問題。”

孔傑榮指出,一些美國學者並沒有批評中國,但因爲研究敏感問題,也被中國列入了拒籤的黑名單。

“新疆學者,研究中國維吾爾少數民族問題的美國人很難獲得簽證。中國不想給那些可能知道的太多或者可能從他們的訪問中發現太多問題的人發籤證。這非常不幸。我不希望看到美國採取對等報復措施,限制中國人進入美國。我認爲美國應該與中國政府更清楚的討論許多美國學者被拒發中國簽證的問題。”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對拒籤引發的美國學術界的自我審查表示擔憂。

“ 很多時候,在美國研究中國的人會避免寫或說批評中國的東西,或研究中國可能不喜歡的問題,比如新疆、西藏或其他敏感問題。所以我認爲這種自我審查確實是一個問題。這很難衡量,但確實存在。”

拒籤威脅+利益誘惑 美國學者自我審查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爲,中國政府多年來採取“胡蘿蔔加大棒”的方式對西方學術界進行系統的滲透。除了拒籤的威脅,利益的誘惑也影響着包括美國學者在內的海外學者。

“交朋友、邀請你去做訪問學者、給你各種好的待遇或者是給你兼職、把你的工資翻一番。這些都是好處。那麼你到了國內去的話,有這種榮譽、地位、鮮花,參訪還可以有家屬陪同等等。這些當然使許多海外的學者,無論是中國背景的或者是西方人,還有越來越多的非洲的、第三世界國家的都樂於到中國去。”

夏明指出,中國政府提供的榮譽、金錢、機會和各種好處,是在其他國家很難獲得的,這吸引了大批海外學者爲中國政府歌功頌德。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在西方的學術界有許多的人做的學問,基本上是跟着中國的核心價值觀,就是大國崛起、和平崛起、中國夢、一帶一路,根據這些在做研究。而且做研究的整個思維和結論,基本上對中國政府是有利的,是有某種宣傳的這個效果的。”

中國使領館引領留學生參加愛國行動

在對海外學者威逼利誘的同時,數目龐大的中國留學生也成爲中共統戰工作的新着力點。中國使領館通過美國各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動員和贊助中國學生參加愛國行動。

2015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美國華盛頓進行國事訪問時,數百名中國學生在街頭列隊數小時,統一穿着印有熊貓圖案的紅色T恤,舉着國旗歡迎他。

“中國加油!中國加油!”

美國“外交政策”網站今年3月刊文指,這是一次有償政治動員。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教育辦公室的官員收集了約700名報名參加歡迎活動的學生的聯繫信息,並通過微信與學生進行了交流。參加此次活動的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一名中國學生說,參與者每人收到約20美元的補助,幾個月後通過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發放。

聽命領館指示 在美留學生議達賴喇嘛演講

2017年2月初,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宣佈邀請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該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立即發出抗議
聲明,說校方做法傷害華人學生學者的感情,將“採取強硬措施,堅決抵制校方無理行徑”。聲明還說,該組織已在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與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取得聯繫,“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

據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報道,去年 2月15日,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校長與部分中國留學生會面,表示不會取消對達賴喇嘛的邀請,但在以後的相關宣傳中,對達賴喇嘛的描述將不再出現“自由鬥士”、“藏人領袖”等“誘導性詞彙”。該校校長還保證達賴喇嘛的演講不會有政治性議題。

中國教育部的報復令美國教授噤若寒蟬

中國留學生的抗議未能阻止達賴喇嘛去年6月17日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發表演講。不過,中國教育部下設的中國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很快展開報復行動,不再受理中國學者赴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申請。

達賴喇嘛演講是否影響了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中國公派訪問學者和自費留學生的數目?該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院長彼得.考伊(Peter Cowhey)7月19日透過電郵向本臺記者回復說,該校目前還有一些中國公派的訪問學者,不過數量有所下降。中國大學的申請人數沒有減少。彼得.考伊說,“所有美國大學都將學術自由作爲核心價值觀,我們不會後悔我們的價值觀。”

不過,今年7月,本臺記者就“中國的滲透和影響”議題採訪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一名熟知此事的教授,在被問及達賴喇嘛演講事件招致中國官方切斷公派留學資助後,加大聖地亞哥分校是否更爲謹慎時,這名起初願意接受採訪的教授改變了主意,三緘其口,最終掛斷了電話。

“我不想談這件事。我一點也不想談。我們對這件事採取悄然的處理方式。我們正在試圖解決這件事。我真的不想談。”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認爲,與孔子學院的問題相比,中國向美國大學施壓要求其不能邀請達賴喇嘛,以及中國向美國和全球的航空公司施壓,要求其把臺灣稱作中國的一部分,這些問題更令人擔心。

“這些是中國運用影響力的例子,因爲他們有着潛在的龐大的市場,或者很多私人公司不想放棄的機會,或者大學不想失去自費的中國留學生給他們帶來的收入……我們不能讓美國大學過分依賴中國學生的數量,做出有悖民主利益的決定。”

中共黨組織遍佈美國高校

隨着中國赴美留學生和訪問學者的增多,中共也在美國很多高校內建立黨組織。2017年7月,九名來自華中科技大學的學生、學者在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的一間宿舍成立了臨時黨支部。他們召開黨員會議,並在一面中共黨旗前拍了集體照,這張照片後來登在了華中科技大的官網上。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今年4月報道說,伊利諾伊大學的黨支部並非個例。2017年7月,上海商學院的一些教師在西弗吉尼亞大學建立了黨支部,並與同校的孔子學院一同舉辦活動。來自中國的訪問學者去年還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和戴維斯分校成立了黨組織。中共黨支部已經遍佈包括康涅狄格州、俄亥俄州和北達科他州在內的美國各大州。

本特別節目下一集將討論中國對美國媒體界的影響和滲透,歡迎收聽。

 

(記者:林坪  編輯:申鏵)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