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模式”与普世价值

当今世界,具有普世价值的是宪政民主的理念和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的体制。以列宁极权主义模式建立的中共具有致命的先天性缺陷:崇尚“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即不断的暴力来改造社会,用“阶级论”将人划分成敌人与自己人;它所建立的集权体制因此也和普世价值格格不入。在毛泽东时期,中共政权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用中共自己的话来说,当时中国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这才有了邓小平推行以救党为实质目的的经济改革。由于这种改革必须在不触动中共一党独裁的前提下进行,所以它只是一种单纯的技术模仿,而不是制度的模仿。中共利用“后发优势”虽然在短时间内可以看到发展的效果,却会给长期的发展留下许多隐患。
2011-12-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面对中国近年来的持续经济发展,西方有人在2004年提出“中国模式”,并认为该模式“不仅值得发展中国家仿效,还将在全球范围内取代主张走私有化、自由化和透明化的经济发展道路的‘华盛顿共识’”。于是中共开始对“中国模式”百般诠释,认为世界各国已钟情“中国模式”。

但是,中共罔顾社会公正的发展方式,以及官僚集团肆无忌惮的腐败掠夺,使中国各种社会矛盾激化。政府与企业对生态环境那种竭泽而渔的掠夺性使用,也使经济发展难以持续,中国正在不可挽回地走向政治危机――这种危机的根源是社会成员失去了社会共识。当今,人们逐渐认清了“中国模式”的本质:权力市场化,公共权力堕落为官员谋私的工具;漠视人权,等等。如此祸国殃民、只有利于权贵官僚集团的“中国模式”,还有必要继续坚持下去吗?随着中国人的权利意识正在逐渐觉醒,民众与中共的对峙以越来越尖锐的形式突显出来,中东北非革命发生之后,中国人经常会在微博上冒出一句:什么时候轮到中国?

在人类政治文化的普世价值已经彰显无疑之际,中共为一己之私仍然将视线拘泥于其所谓“特殊性”上。逆天而行,抱残守缺,燕巢幕上,自得其乐,那么离大戾自然不远。尚书早就说过:“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