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知识分子谈“中国梦”

2013-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庆17周年征文:我的中国梦
台庆17周年征文:我的中国梦

“请谈谈您的中国梦。”有记者问;马上,把麦克风递到我跟前。

“中国梦?我的?”我说:“没有;我没有您所要我说的‘中国梦’。”

我,一个84岁的老知识分子,一个“臭老九”;能有“梦想”吗?没有.我有的,是以往64年来,创重痛巨、血迹斑斑的经历。我面直的,是严峻社会现状。因此,我有的,只是基于历史与现实而浮想未来。

就现实而言:失地农民、贫民和上访民众奋起维权的群体事件,层出不穷。藏民在自焚,以维护信仰,维族兄弟在抗暴,以争取民族自决。中共极权统治已危机四伏,呈星火燎原势态。

而王储薄熙来案与小贩夏俊峰案判决,以强烈反差,揭示中共一党专权政治体制的现状与实质。

现政治体的核心是中共太子党金融集团;这个体制是披着红色外套的封建王朝。薄氏是其中门阀之一。作为王储,薄熙来贵为中共中央常委而权重一方。完全有地位和实力,问鼎轻重,乃至黄袍加身,取习王储而代之。所谓“唱红打黑”,无非是炫耀自己,迷惑民众;而旨在觊觎中央权力。

薄案启幕,是专横的王储与亲信王立军反目,导致后者携带机密罪证投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政治避难。从而,爆出在薄储的权力披护下,贪污、腐败、揽权枉法;乃至投毒谋杀,活摘人体器官的罪恶。以及,夺取中央领导权的政治野心与阴谋。薄案绝非孤立事件。它以完备事实和富有震憾性的情节,将中共统治集团争权夺利、贪得无厌、罪恶残忍的实质,暴露无遗。令大陆民众大开眼界:统治、奴役、镇压着自己的,正是这邪恶的党及其挂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招牌的政治体制!

与此相对,是夏案。夏俊峰,一个下岗工人。长期失业,试图从事小买卖以改善一家老小的生活。却横遭城管镇压暴打。忍无可忍之下,迫使他自卫反抗;从而,引发杀人事件。夏案激发有正义感的民众和维权律师的普遍的同情和支援。它表明,这个极权体制,已面临官逼反的社会现状。

胡温十年,是勉为其难地维稳现体制的十年,习王储“临危受命”,力图“重振朝纲”;却已不能不忧心忡忡于“亡党亡国”;不得不告诫全党,频临苏联崩溃的危机。中共统治“64”载于兹,已发出它末日的悲音。

回顾这“64”年罪恶累累的血惺统治证明一个历史事实;这“64 ”年的统,就是对于中国民主革命史的反动。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却未能沏底地从基础到意识领域肃清统治中国数千年的封建主义。趁共产国际的渗透,以及中共成立并介入北伐之机,它披上“社会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红色外衣再生。又借助于日冠侵略和全民抗战之机,扩大武装,夺取政权。陷大陆人民于“64”年水深火热的极权统治。而习王储所竭力维系和重振的,也就是这个朝纲!目前,中国大陆正遭遇着从武装镇压到意识形态的全面控制。

夜迷蒙,路漫漫;漫漫长夜何时旦?!习王储却在招手唤呼“中国梦”、“民族梦”。

“不!”我凭藉我尚的一息良知和良心,毅然抢过麦克风说:“没有你那迷幻的‘梦’。“

写到这里,该搁笔了。不禁浮想起小画家夏健强的画:“最暗的夜里,才能看见最亮的光” 。

是的,就让中国重新涣发出民主、宪政、法治的粲灿光芒吧!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