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忙的心理咨询诊所-中国心理健康状况调查(之三)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调查报道》节目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白帆

中国日益严重而突出的心理健康问题,使得各地的心理诊所、心理热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也使得很多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异常忙碌。

沈阳一诊疗所内,低收入居民排队接受减价医疗。06年2月法新社照片

如果你浏览一下中国各地的网站就会发现,心理热线、心理诊所,精神健康中心比比皆是。 而且很多心理诊所都有好听的名称, 如“心灵的家园”“天朗中心”“慧心”“若轻”等富于诗意的名字;有的还打上广告语: 如“康宁热线-令你的生活雨过天晴”,“关爱心灵”等。中国日益严重而突出的心理健康问题,使得各地的心理诊所、心理热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也使得很多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异常忙碌。广州康宁心理咨询热线的詹春华医生介绍说:

“我一天工作18到20个小时。我们有的医生一天有七八个来访者。我们有二十几个医生,我们一个病人看一年两年、看四五年的都非常多。因为比如婚姻的问题,他看了以后有帮助,整个过程我们都参与的。比如说一个病人的心理疾病我们要跟踪很久很久,这是一个人格重塑的问题。基本上病人都是看半年、一年甚至几年的都比较多。”

吴憬华是沈阳天朗心理咨询中心的专家,当年他开始进行心理咨询的时候,全沈阳包括他们只有两家心理诊所,但最近这些年,他亲眼目睹心理咨询业的蓬勃发展:沈阳的心理培训机构每年培训的心理咨询人员高达一千三、四百人 。

需求是非常大的。因为有这种需求的人,又能够看医生的人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的人是被沉淀了,大部分的人被误诊了。

吴憬华一般每天接待三到四名前来咨询的人士,在他接待前来咨询的人中,有相当多的青少年:

“有三个类型,第一个就是小学生和同学、老师的关系;小学升初中的这种心理环境的适应这是一种;再有就是高中、初三、高一、高二的,包括同学关系,青春期前期、恋爱问题;还有一小部分成人在单位的关系,如何展示自己的才能、人际交往方面的问题。进入初中是每一个孩子向成长必然迈出的一步,这个时候人的思维、观点、看问题的方法要比过去复杂一点。但很多学生在这一方面的适应能力要显得薄弱一些。往往还留恋小学时的同学,或者生活老师,不愿进入初中。这就属于交往方面的障碍问题了。再有就是到了高一、高二,进入青春期,每一个男孩、女孩有一些对异性的倾向,这是正常的,如果没有反而不正常。很多孩子就不会合理地表达自己,不会合理地释放。有些孩子走得过于极端。这种情况下,有的孩子身体长得过于单薄,不太好看,人格上有些问题开始表现出来了:有些自卑。自卑的孩子往往对别人的感觉,往往一个眼神、一句话、甚至谈别人的一个影视话题,他都觉得对他是一种伤害,搞得特别敏感,往往还有些妄想倾向。就把自己想像的事情还没去确认就当成真的来对待。越这样人际关系就越紧张。这些就是初中、高中这些时期的。”

张医生今年二十八岁,医学院毕业,目前在北京京师慧心心理诊所担任心理医生,他对记者表示,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同前来咨询的青少年颇能进行有效的沟通:

“我们一般不称作‘病人’,叫‘来访者’或‘当事人’。很多人是忌讳提‘病人’的,很害怕别人说他是病人,而且是心理问题就是心理有病。目前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什么是心理咨询、什么样的是心理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就不是有病,不是精神病。现在有大部分的人可以区分开了。有很多人能够主动地来寻求帮助,这是比以前要好得多的一个现象。”

他还表示,在年龄大的群体中,对心理咨询还有顾虑,但在年轻人当中,很多人都不介意到心理诊所来咨询:

“现在需求量比较大,可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每个年龄段都有自己的限制,年轻的有年轻的好处、年老有年老的好处。年轻人可能跟年轻人、中学生沟通起来要方便一些,更容易接受,有些就涉及到经验、距离方面可能会欠缺一些。”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统计,在发展中国家出现的心理和精神问题较发达国家严重,但医生和医疗设施却严重匮乏。 据该组织2005年的资料,在每十万个人中,发展中国家有精神医生0.05个,心理医生0.04个,但在发达国家中,这一数字却分别是:10.50和14.00个,因此那些需要心理治疗的病人往往得不到照顾和治疗。 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合格的精神以及心理医生却只有一万四千人,这个数字同法国的精神医生数字相仿,但法国却只有六千万人口,中国心理和精神医生的缺乏由此可见一斑,黑龙江省康元精神病专科医院的一名医生对记者表示,他们心理咨询科每天非常忙,病人很多,几乎应接不暇:

“很忙,病人很多。我们治抑郁症、失眠、焦虑症、植物神经紊乱。我们看病人症状、得看病还得检查、好多办法呢。”

在国外心理咨询业比较发达,他们分得很清楚。比如社区的工作就是一般性的心理咨询,外边的心理门诊规定就是比较严格的。......在我们国内现在是一种混乱状态,一般的心理咨询师都是通过劳动部门的考试考出来的。......所以说我们的制度是不够健全的。我们的技术力量也是很薄弱的。”

不过,北京年轻的张医生认为,目前中国心理治疗所面临的不完全是个心理医生数量的问题,主要还是质量问题:

“在国外心理咨询业比较发达,他们分得很清楚。比如社区的工作就是一般性的心理咨询,外边的心理门诊规定就是比较严格的。但他发展到精神病的时候才到精神病医院治疗。国外的心理治疗等级分得很清楚:一般的社区心理咨询志愿工作者;然后是心理咨询者,就是没有处方的心理医生,精神病院的医生就是有处方的心理医生。在国外他是最高级的心理医生。但在我们国家,开始对心理业引进的不是太多,我们自身的也不多。 其实在我们国家发展起来也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那么在大都市像北京、上海、广东这些地区比较发达。别的地区可能比较滞后。其实我们国家真正的心理医生还是集中在精神病医院和一些学院、大学里面,大学里面专门有心理老师。就是专业人士所称的学院派和医院派。学院派就相当于那种国外没有处方的心理医生;医院派就是有处方的精神病院的医生。我们现在社会上的那些心理门诊是通过我们的劳动部门取得心理咨询的资格。他们可能具备了一定的理论,通过一些理论的短期培训,但我觉得他们在操作水平上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薄弱一些。这当然不是全部,是有一部分,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社会上的心理医生只有短期的理论培训,没有实际的操作培训,也没有正规的督导。所以即使在我们精神病院里,专门进行过心理学培训的好像人数也不是太多。在我们国内现在是一种混乱状态,一般的心理咨询师都是通过劳动部门的考试考出来的。他们在理论上有规定,要进行三年的临床实践,然后要过几个案例。但现在在他们的考试当中没有严格的考核。所以说我们的制度是不够健全的。我们的技术力量也是很薄弱的。”

她认为,政府应该对心理咨询的队伍进行更严格的考核和强化管理.不过,张医生认为,靠着市场的力量,就可以调整中国的心理咨询业:

“现在各种规章制度都不健全,现在流行的规范都是通过来访者自己的评估。如果咨询做得好,来访者就会很多,做得不好就没人来,就会自然淘汰。是市场调节,做得不好的话是没有人找你的。”

据调查,目前中国心理咨询师收费从每小时200元到500元不等,虽然同西方国家心理咨询师的收入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从中国的收入水平来看,还是不错的。吴憬华医生对记者表示,从事这一行业最大的收获是有帮助别人的成就感,而不是收入的诱惑:

“首先,自己的性格基础是很重要的,性格基础和人格很健全的心理疾病的机率就少很多;第二就是怎样去规避这个风险,你如果规避了这个风险,可能机会就少了;还有一个就是应对的能力、应对的策略。比如说大家遇到同样的事情,有些人没事,有些人就出问题了。原因就是他的思维模式跟他的应对能策略出问题了,就是他的应对策略不正确,导致一系列的问题发生。假如你通过心理医生的帮助学到了一个应对的策略,那这样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詹春华医生曾经多年免费义务给病人咨询,据他介绍,抑郁症病人往往自己无法意识到自己得了抑郁症,此外,即使知道自己有抑郁症,往往也不知道会通过医生的心理咨询或者药物治疗可以治愈,因此造成误诊:

“比如说胸闷、气短、呼吸困难、有濒临死亡的感觉、焦虑。去综合医院看往往怀疑他是心脏病,心肌梗塞。但事实上这个病人是一个焦虑症的惊恐发作,惊恐发作很容易被诊断为心脏病。”

北京的张医生认为,很多病人可能还没有到严重抑郁需要药物治疗的地步,通过他们有效的心理疏导,就可以缓解甚至解除心理问题:

“因为抑郁症分三个类型。最重的叫抑郁症,还有一个叫情绪心境,还有一个是抑郁症,我们主要是处理下面两个。最重的 抑郁症是要用药物治疗的。”

有专家的研究报告显示,有些心理学的概念如抑郁失调等症状从西方文化的概念中引入东方的文化中,但并不一定完全适用。而且像中国因抑郁自杀的模式同西方大为不同这些情况来看,中国的心理咨询业在吸取西方先进理论的同时,还有一个本土化的问题。年轻的詹春华对记者表示,他相信随着中国人对心理咨询的人士越来越深刻,需要日益增多,心理医生这一行业将会十分有前景:

“需求是非常大的。因为有这种需求的人,又能够看医生的人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的人是被沉淀了,大部分的人被误诊了。我们总结过,比如说儿童的疫症有95%是被误诊的。所以说大量的病人被误诊、被沉淀。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一个是全科医生的模式、一个是精神医生的模式对于推动心理健康是很重要的。”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zhongp@rfa.org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