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恪守真相:中國新聞界義士馬雲龍獲“劉賓雁良知獎”

2021-02-09
Share
專欄 | 北明非常識::恪守真相:中國新聞界義士馬雲龍獲“劉賓雁良知獎”
Photo: RFA

“在謊言遍地的時代,講真話就是革命的行動!”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寫在他那傳遍世界的政治諷刺小說《1984》裏的這句話,是對共產極權社會里言論環境的經典描述,被證明是人類反抗奴役和暴政的主題。中國報業記者和總編輯馬雲龍以他的數十年在謊言時代言說真相的“革命行動”,贏得了2020年度劉賓雁良知獎的殊榮。

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本次節目是插播,通過2021年2月7日劉賓雁良知獎頒獎辭,爲您介紹中國報業英雄馬雲龍幾十年如一日,屢挫不克、言說真話的事蹟。

在爲您全文播送這篇中國言論環境裏獨一無二的頒獎辭之前,我先爲您簡要介紹“劉賓雁良知獎”的背景和構成。

這個獎項設置於2013年,旨在繼承中國八九後流亡美國、客死他鄉的大記者劉賓雁先生精神遺產: 秉持自由與民間立場, 超越意識形態與黨派政治, 表彰弘揚良知與人文理想的原創寫作或社會貢獻。

在劉賓雁良知獎的背後,站着一羣當今中外認同劉賓雁精神遺產的各界賢能,他們是這個評獎委員會的理事,其中有著名歷史學家余英時、著名法學家張思之;著名詩人邵燕祥、著名外科醫生蔣彥永、著名政治家鮑彤,此外已故的著名中共黨史專家李銳;已故的著名作家翻譯家巫寧坤、和已故的著名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Göran David Malmqvist )在世時也是這個獎的理事。這個獎的共同召集人是中國流亡作家鄭義先生和去年5月病逝的中國獨立學人王康先生。評委有十三位,均是在人文領域中有突出貢獻的作家、學者、教授、美國漢學家、詩人、編輯、記者或牧師。

“劉賓雁良知獎”自二零一四年起,每年頒發一次。歷屆獲獎者中,包括獻身於揭露、防治中國血禍艾滋病的醫生高耀潔先生、數十年獻身於中國公義事業遭受迫害的譚作人先生、“八方風煙浙江潮,千年刑期礪英豪”的中國江浙民主黨人羣體等。

華盛頓手記曾經在2018年12月報道過本屆劉賓雁良知獎得主馬雲龍的故事: “馬老師好,中國就會好!”——馬雲龍近事:

經他推薦和訪談介紹,也曾報道過河南抗戰傳奇英雄,耿諄的七集系列故事

馬雲龍先生1944年出生,大半生爲報導中國真相嘔心瀝血,去年(2020年)此時,就在他爲他人命運奔走之時,自己腦出血險些離世。我相信,這個遲到的獎項,能夠代表中國民間對他恪守真相、不惜代價的崇高敬意。

以下是劉賓雁良知獎評選委員會2月7日發表的頒獎詞的(加長版)全文:

馬雲龍:恪守真相的義士

——劉賓雁良知獎二零二零年頒獎詞(加長版)

作者:劉賓雁良知獎評選委員會

“在謊言遍地的時代,講真話就是革命的行動!”——喬治·奧威爾

四十六年前的早春,曾在監禁和流放中度過十一年歲月的索爾仁尼琴再度被捕。當天(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他發表了一篇文字:《不以謊言爲生》。

被捕前,他公開抗議蘇聯報刊檢查制度、在海外出版他披露蘇聯政治監禁和集中營歷史於現狀的小說《第一圈》和《癌病房》,獲諾貝爾文學獎,再出版揭露蘇聯勞改營內幕的煌煌巨着《古拉格羣島》,震撼世界,惹怒蘇聯當局。《不以謊言爲生》發表的次日,也就是被捕的次日,索爾仁尼琴被押上飛機,被迫流放西方,在接受英雄般的歡迎後,他在西德創辦俄羅斯文學季刊《大陸》、接着他在各地演講中敦促西方遏制蘇聯共產制度、批評西方左翼思潮和資本對蘇聯共產主義的綏靖政策,指出美國資本與共產主義的聯手的後果,警告共產主義「將埋葬你們」「消滅你們」的危險,最後,他定居美國北部佛蒙特州,撰寫史詩巨着《紅輪》……。這位斯大林時代的俄羅斯大文豪,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用自己監獄內外、流亡前後、講臺上下、故土異鄉的一生,研磨了一句震撼二十世紀人類的格言:「一句真話比一個世界的分量還重」,把它刻在自己和作品所到之處:集中營、流放地、夜間的書桌、克里姆林宮蘇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室、蘇聯作協代表大會、薩哈羅夫別墅、他被捕次日被驅逐出境的飛機上,再到德、英、美、臺各國各地演講臺上,以及他在佛蒙特州卡文迪什他流亡定居宅邸的寫字檯和宅後院散步的森林裏。

《不以謊言爲》生是索爾仁尼琴留給俄國人以及全人類的深刻遺訓。是他在被剝奪國籍離開故土之前,對自己同胞的呼籲。他沒要求大家說真話,而是請求他們避免說謊。他認爲“謊言”相當於意識形態,可以改造人性和社會。在這篇罕見於世的文字中,他說,即使最脆弱的人,也可以走出這消極抵抗的一步:不與當局謊言合作。他具體指出八種避免撒謊的方式,諸如不以任何方式書寫、簽署、發表任何一句歪曲事實的話、不在公開和私下說一句謊、不引述任何指導語錄、不參加事與願違的集會、不舉起虛假的口號標語、不被迫參加胡謅八扯的會等等。索爾仁尼琴認爲,加入消極抵抗的人多勢衆,將導致不人道的制度崩潰。

即便如此消極的抵抗,在社會主義國家要做到也是極爲艱難的。制度是牽制自由的機器,只要在人體制內,拒絕說謊要冒失去各種權利的可能。而在當代中國,馬雲龍先生以罕見的道德勇氣堅守了天職和良知:他不僅拒絕說謊,他堅持說真話;他不僅在體制內說真話,他是在中國媒體上說真話;他不僅個人說真話,他是創辦報紙,報導真相!他是拒絕謊言,堅持真相的典範。

青年時代的馬雲龍曾熱情投身於文革政治風雲,繼之因反思暴力激流勇退而歸於荷鋤農人,再因林彪事件幡然猛醒淪爲監獄死囚,最終在歷史的夾縫中戲劇性地脫罪出獄。此後,他寧願基於真實而自立於平凡,拒絕在虛假的風雲裏博得盛名。在世界最大的謊言國度,他像索爾仁尼琴一樣,把尋找事實披露真相當作自己的使命。

爲開拓言說真相的空間,他創辦了《洛陽晚報》和河南《大河報》。他坐鎮《大河報》,親任副總編,實行敢言文風,不斷投下新聞炸彈,突破種種言論禁區,博得民衆信任。兩年後,《大河報》超越省、市大報,成爲河南訂戶最多的報紙。接踵而至的是來自官方的越來越大的壓力,馬雲龍再次被迫離職,轉任香港文匯報河南辦事處任主任。他不改初衷,越挫越勇,首次獨家報導當地艾滋病流行之真相,揭開了由河南引發,傳遍大陸的可怕“血禍事件”(因血庫感染導致賣血者傳播艾滋病),引發軒然大波。僅此一事件,馬雲龍便應名列國士之尊。


劉賓雁良知獎獲得者馬雲龍2009年11月在北京。北明供圖
劉賓雁良知獎獲得者馬雲龍2009年11月在北京。北明供圖

記者無國界組織的調查統計顯示,在近二十年來全球一百八十個國家地區新聞自由度中,中國始終是倒數四名之一,處於沒有新聞自由狀態。在這樣的國度,馬雲龍每報到一次真相,相當於一次沒有硝煙的戰爭。

二零零四年,爲披露河南“巨能鈣含雙氧水事件”,馬雲龍帶領一隊青年記者親自採訪編寫、五易其稿,次日見報之前,他應接不暇、全力以赴、輪番對應的是封殺真相而來的登門說情、百萬元賄賂、報社開價特權、權威部門電話壓力……。馬雲龍當機立斷,命連夜開機、提前啓動編排印刷流程。深夜之前,他遣散所有報社人員,獨自坐陣辦公大樓;黎明前的黑暗中,他責任、壓力一肩扛,成功抵制奉命前來改版封殺真相的一組專業人員。這樣的戰鬥中,他每一槍都打中要害,每一決策都搶先一步,每一步都踩到點上,每一點心思都捍衛這篇報導,終於使真相與晨曦在次日一同升起。

恪守新聞職業風範、抗拒金錢收買、抵制權威壓力、智鬥虛假信息勢力、捍衛言論自由權利……。在真相失蹤、謊言橫行的社會,馬雲龍爲報導真相,運籌帷幄、全身披甲,左右攻防、英勇戰鬥,光明正大,照亮黑暗。

在五花八門的社會表象下,馬雲龍唯真相是求,只服從事實。哪怕它引發炸彈導致麻煩,哪怕它埋在歲月深處發掘要皓首窮經,只要撞到他槍口上,只要他有條件,只要他介入,就不再回頭。這背後的力量,是社會道義和良知,對遭謊言迫害者的悲憫和同情。

在他的調查新聞生涯中,“聶樹斌冤案”不僅耗時最長,而且幾乎改變了他的後半生。

此案並不複雜,但背後所暴露出來的冷血與腐爛令人震驚。石家莊某康姓女工在玉米地裏被姦殺,警方抓了一位青年工人聶樹斌,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判處死刑,並迅速執行。十年之後,一位磚廠臨時工王書金在河南滎陽被捕,供認曾犯下多起姦殺命案,其中之一便是石家莊玉米地姦殺案。河南警方到石家莊覈實案情,卻得知此案早已破獲,兇手已執行死刑。儘管王某的供述與案發現場的勘查完全吻合,毫釐不爽,但河北省的法院拒絕認定王某是玉米地姦殺案真兇。——因爲十年之前「兇手」聶樹斌已被處死,他們要維護這起冤案。
時任《河南商報》代理總編的馬雲龍帶領記者四赴河北,深入探究,然後以頭版頭條推出報導:《一案兩兇,誰是真兇》,舉國譁然。此後,經過漫長的十一年抗爭,聶樹斌案最終平反,對於中國法制建設意義深遠。意義深遠。十一年間,維持原判和推翻冤案的鬥爭異常激烈,因涉及河北省委、省政法委最高層官員,阻力重重。直接涉及聶樹斌冤案的律師、警察、記者各色人等不下百人,在朝野內外、監獄內外、新聞隊伍內外、律師與警方內外的維持原判平反冤案的歷程中,馬雲龍是磨心,是動力。馬雲龍後來第三度被免職,並被永遠逐出新聞界。但他沒有退出聶樹斌一案,始終運用自己的智慧和在新聞界衆望所歸的人脈資源,調動所有能調動的民間力量,堅持到底。在最黑暗的時候,他深切感受到此案背後深層的黑勢力,做好了再度入獄的準備。

中國報業記者和主編馬雲龍先生獲2020年度劉賓雁良知獎。此獎表彰他“拒絕謊言、堅持真相,以罕見的道德勇氣堅守天職和良知。”這是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頒發給他的水晶獎牌。北明供圖
中國報業記者和主編馬雲龍先生獲2020年度劉賓雁良知獎。此獎表彰他“拒絕謊言、堅持真相,以罕見的道德勇氣堅守天職和良知。”這是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頒發給他的水晶獎牌。北明供圖

沒有真相,思想醞釀災難、知識淪爲遊戲、教育畢業白癡、法律製造冤案、政府決策錯誤、公義沒有基礎、生命失去尊嚴、生活只是一場失去大腦和心智的代謝。美國傑出的政治哲學家、經濟學家湯姆斯·索維爾在論述知識分子的普遍問題時,把索爾仁尼琴作爲知識分子中的巨人之一,另當別論。在謊言充斥的黑暗世代,馬雲龍象索爾仁尼琴、劉賓雁一樣,因爲堅持真相而成爲抗拒謊言的英雄,他代表了那些因報導真相而被撤職、迫害、甚至關押的新聞記者們的良知。

2013年,馬雲龍完成了一個獻祭式的寫作:《劉賓雁時代》(劉賓雁傳),再現了劉賓雁波瀾壯闊的英雄的一生。與劉賓雁大致相仿的經歷使他獲得了熱情與思想深度,他如是寫道:“雖然劉賓雁不是一個基督教的信徒,但源於俄羅斯文學深刻的人道主義和大悲憫情懷已使他具有救贖人類靈魂的聖徒氣象……”

這句話同樣可以用於馬雲龍自己。

謹將2017年度劉賓雁良知獎頒發馬雲龍先生,以表彰他堅守真相的良知,並獻上我們真誠的敬意。

2020年2月5日(全文完)

各位聽衆朋友,以上就是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2020年度頒獎詞全文。

中共建政後,消滅敵對勢力、整肅異己、剝奪反抗者各項權利的政治運動變本加厲,從未間斷。經過七十多年連續不斷的殺戮、鎮壓、迫害、恐嚇的逆淘汰,我們的時代已經成爲壓迫深重、犬儒成羣、鄉愿遍地的時代。如果說,馬雲龍是中國大陸最後一位堅持報道真相的大記者,應該不是虛言。

這是自由亞洲電臺,“北明非常識”。我是北明。我們下次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