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5): 陳良宇的自律與家族故事

2022.03.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5): 陳良宇的自律與家族故事 2021年6月18日 海外推特上有人上傳了這張圖片,稱這是陳良宇家族成員圖片,其說明文字如右:“昔日上海灘大佬陳良宇的大弟陳良亞一家和陳良宇的老婆黃毅玲(穿黑色長裙)及兒子陳維力一家於6月1日爲陳良宇的母親李謀真過百歲生日(陳良宇父親陳更華於2013年2月19日過世,李謀真比陳更華大一歲。陳良宇的二弟陳良軍已於十年前病逝了)。陳良宇目前仍在秦城監獄服刑。”
下載自推特

內容提要:陳良宇自律:禁止其弟到市委機關拉客就餐;要求家族成員不交接新朋友並減少社會活動;不沾公家任何便宜,送上門的也不享用;公事要求公辦,禁止走老鄉後門;成立辦公室打擊假,禁止冒充親屬招搖撞騙……。 

據俄羅斯媒體《生意人報》2016年引述美國專家報導:“在胡錦濤執政末期腐敗達到了可怕的規模” 。[1]這是舉世公認的事實,也因此纔有習近平當政後嚴厲打擊腐敗的政策和舉國歡呼。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這一集我們從家族財富,看被胡溫政府以腐敗爲由整肅的陳良宇的家族作風。

胡溫政府執政時間是2002 11月 中旬到201211月中旬。這屆政府以腐敗之名在2006年拿下陳良宇卻絲毫未減舉國腐敗之風,反而是巨大腐敗現象反襯出陳良宇的相對清廉。直接襯托陳良宇相對清廉的可能溫家寶家族。

 

據紐約時報報道,這個家族在溫家寶總理執政期間變得十分富有,其弟弟、母親、妻子、兒子累積財富至少27億美元(合計170億人民幣),他們的投資領域涉及銀行、珠寶、旅遊景點、電訊公司、基礎設施項目等。紐約時報上海分社社長、經濟專題記者大衛·巴博薩(David Barboza)發現了“隱藏在數十個幾乎無人知曉的投資平臺背後的溫家寶家人的名字”,經過一年的調查,他報道了溫家寶家族的具體情況。[2]

 

溫家寶一位匿名的前同事認爲,這些信息的曝光是溫家寶的政敵的故意抹黑。不過調查報道此訊的紐約時報記者將調查結果交給中國政府請求置評後,中國外交部以及溫家寶的親屬均拒絕置評或沒有回覆。[3]調查文章發表後,20121027日,香港《明報》和另兩家海外媒體收到了聲稱是代表“溫家寶家人”的北京兩名律師發出的“六點聲明”,(1)否認溫家寶家人隱蔽財產的存在(“紐約時報報道的溫家寶家人的隱祕財產是不存在的“),聲稱(2)“溫家寶家人的經營活動均合法”,(3)“溫家寶的母親除了退休金沒有其他收入和財產”;聲明還指出(4)“溫家寶從來沒有在家人的經營活動中起過作用和影響“以及(5)“溫家寶的其他親屬,包括親屬的朋友、同事的一切經營活動由他們本人負責“。聲明最後(6)“對紐時的不實報導,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而溫家寶在當年(2012)人大記者會上稱,他擔任總理期間“確實謠諑不斷”。[4]

 

《紐約時報》對此作出的回應:“堅持自己的客觀報道,並稱該報道經過十個月的調查覈實,秉承紐約時報的一貫作風,堪稱高質量調查性報道的典範。《紐約時報》說,這篇調查性報道所依據的都是中國公開資料和公共信息。”[5]值得注意的是,“紐約時報文章發表後,其中文和英文網站在中國大陸迅速被封。”[6]

 

姑且認定溫家寶家族170億人民幣的隱祕財富“是不存在的”,同時“溫家寶家人經營活動均合法”的,胡溫治下的政府卻以30萬人民幣的信用卡金額,把陳良宇兒子陳維力判了受賄罪。這項罪名的理由特別有象徵意義:“受賄”的指控是因爲他在任申花副總期間,公司在他名下的信用卡里打了30萬,據說“理由是陳維力並不實際上班”。爲此一理由,海外評論在2008年就指出:“但是去年(2007年)中共報紙不是這樣說的。去年中共報紙批判陳良宇說, 陳良宇的兒子陳維力在申花俱樂部工作,一杯茶,一張報紙,腳翹翹,照樣領取一份工資。”這種上班的方式雖然不好,相對於中共高官子女和胡溫子女,當時就有網友慶幸說:“高級幹部子女中總算還有甘心領一份死工資的,不像胡錦濤兒子胡海峯,動輒幾十億政府採購;也不像溫家寶兒子溫雲松,動輒就是平安保險幾十億。”[7]而實際情況是,陳的兒子陳維力是公司公關副總,請客出差迎來送往的花費由公司預先打入他的卡中,然後憑發票報銷。[8]

 

對比溫家寶總理的家族,忽略其上下三代人近水樓臺的實惠,只論他的兒子溫雲松,其公司新天域資本公司(New Horizon Capital)作爲中國最大的私募股權公司之一,[9]假如其鉅額美元資金、操作方式等都沒毛病,陳良宇兒子卡上30萬人民幣公關費用,怎麼就治了罪呢?

 

應該強調說明的是,紐約時報報導的是溫家寶家族的腐敗,並非溫家寶個人腐敗。沒有證據顯示溫家寶本人蔘與其家族這些商場行爲,他甚至可能未必瞭解紐約時報所報導的其家族商業往來的規模。不過對中國大陸權際關係稍有想像力人都能明白,權力的隱形力量暢行於社會機體各個系統直至毛細血管和末梢神經,這樣社會民情和普遍風氣下,權力頭銜可以自行發功動力而成事,幾乎與當權者本人點頭畫押的功能和作用大同小異,甚至更好用些:可以不受當權者的約束和阻礙,瞞天過海,同時使當權者擺脫干係。

 

溫家寶總理對權力階層的家族腐敗並非沒有警惕,在2007年冬季總理第二任期之前,他在國務院廉政工作會議上呼籲:“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要嚴格管束子女、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防止他們利用自己的影響謀取不正當利益”;他要求“各級主要負責同志要……帶頭執行中央關於黨政幹部廉潔自律的各項規定。”[10]

 

溫家寶和胡錦濤自己首當其衝是國家級別的“主要負責同志”,他們踐行自己的呼籲了嗎?被他們治罪的陳良宇踐行了。

 

陳良宇的弟弟陳良軍,在上海在黃河路開了個飯館叫“逍遙樓”,一直賠錢,難以爲繼,他就到距餐館所在地黃河路不遠的市政府,打着陳良宇的牌子招攬客戶,忽悠公務員們去逍遙樓用餐。陳良宇當時還不是市長,知道後怒氣衝衝天,回家大罵這個弟弟混蛋,爲此還跟父母吵了一架。等到他任市長,乾脆在市政府宣佈一條紀律:財務部一旦發現有“逍遙樓”的發票,一概不準報銷。等於說,公關請客一律不得染指家人的餐館逍遙樓,你自己去喫自己掏腰包公家管不着,把公與私徹底拉斷。“逍遙樓最終倒閉”。[11]

 

陳良軍當年插隊到農村受苦是因爲陳良宇在上海工作,陳母爲此常感歉疚,不斷逼着老大陳良宇照顧這個弟弟。孝子陳良宇卻始終不從母命,說:“我不照顧他他都打着我的招牌四處招搖撞騙,若我替他說幾句話,還不上天?”陳家好友張炎夏說,陳良軍後來連市政府的門都進不去。[12]這無疑是陳良宇的指令。陳良宇弟弟爲其餐館盈利到市政府招攬客戶,這與紐約時報報道的溫家寶弟弟“根據基於政府記錄進行的估算,他弟弟的公司曾從政府那裏得到了價值超過3千萬美元(約合1.89億元人民幣)的合同與補貼”[13]不是一個級別的事,假如溫家寶不知情可以免責,那麼陳良宇的自律是否至少應該獲獎?

 

權力的好處中國官場無人不曉。溫家寶總理沒做到的陳良宇市長做到了:陳良宇在上海市委辦公廳專門設立一個辦公室,責任就是阻止任何人打着領導名目在外吆三喝四詐騙謀私。只要有人舉報,立即覈查處理。大約是2005年春節,嘉定法院副院長的侄子開着法院的車撞了據說是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侄子。陳的侄子住院,上海市委副書記劉雲耕前去探望,要求肇事一方高額賠償受害者陳的侄子。肇事一方的副院長嚇壞了,輾轉拜求熟人遞個話打個招呼。話轉了兩三圈轉到陳良宇父親陳化更那裏,陳老先生聞言怒斥:哪個侄子這麼囂張!立即請傳遞此訊的張炎夏直接轉告兒子陳良宇,如果真是陳家侄子,撞了白撞!又加了一句:不過這個類侄子多數是冒充。市委辦公廳辦公室次日就派專人覈查,果然是冒充。[14]

 

人一有權力,關係就複雜,陳良宇堅持簡單性原則。陳母是浙江紹興人,紹興書記找到陳家的紹興親戚帶話給陳母,希望紹興去上海招商時陳良宇能派個副市長站一下臺。本無不妥,卻被拒絕了。不久,紹興下面一個縣級市,諸暨市的書記找到陳家老友張炎夏,希望轉達同樣請求:他們到上海招商時,能讓閘北區領導去站個臺。張炎夏不接手,而是請他們自己寫份公函轉給了陳良宇。結果大不同:次日陳良宇通過紹興市委通知他們應允,並在市委接待了諸暨市的全體領導。紹興市委通過陳家紹興老鄉找到陳母,結果招商站臺事情沒辦成,下屬城市同樣要求,一份公函解決了問題。諸暨市領導據說樂翻了,比他們上級紹興市有面子。這事反差太大,後來陳良宇告訴張炎夏其中原因:他反對公事私辦,“他們發函,是公事公辦,不要通過私人關係“[15]這樣的做法,顯然有助於杜絕走後門的不良風氣。

 

他爲此採取“堅壁清野”的措施,特別關照家人“深居簡出”,減少交際:不交新朋友、過去的朋友少來往,過去沒來往過的不來往。只要與陳良宇有關的好處,一概不沾:陳母李謀真時任鐵路醫院理療科主任,當時的鐵道部劉部長家訪,見張炎夏與陳家長輩熟絡,邀請他帶上老人去新疆旅遊,說把公務車給他們用。鐵道部長的公務車就是在火車後面掛上一節車廂。張炎夏同意,但李母堅決反對,說不能去,否則“良宇知道會罵死的”。[16]

 

2021年6月18日 海外推特上有人上傳了這張圖片,稱這是陳良宇家族成員圖片,其說明文字如右:“昔日上海灘大佬陳良宇的大弟陳良亞一家和陳良宇的老婆黃毅玲(穿黑色長裙)及兒子陳維力一家於6月1日爲陳良宇的母親李謀真過百歲生日(陳良宇父親陳更華於2013年2月19日過世,李謀真比陳更華大一歲。陳良宇的二弟陳良軍已於十年前病逝了)。陳良宇目前仍在秦城監獄服刑。”下載自推特
2021年6月18日 海外推特上有人上傳了這張圖片,稱這是陳良宇家族成員圖片,其說明文字如右:“昔日上海灘大佬陳良宇的大弟陳良亞一家和陳良宇的老婆黃毅玲(穿黑色長裙)及兒子陳維力一家於6月1日爲陳良宇的母親李謀真過百歲生日(陳良宇父親陳更華於2013年2月19日過世,李謀真比陳更華大一歲。陳良宇的二弟陳良軍已於十年前病逝了)。陳良宇目前仍在秦城監獄服刑。”下載自推特
 

 

權力頭銜引發裙帶性腐敗,可是同樣是一方諸侯的權力頭銜,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父母說來人們難以置信:夏季氣候炎熱,陳父陳母家裏不來外人不開空調;應友人之邀餐館就餐,陳父自帶礦泉水當白酒;打麻將贏輸,賭資少於一百元沒人願意做搭檔。這些都是節省家庭或友人開支的措施,是與他家往來期間被朋友臨時發現的:不開空調是他家老友張炎夏違規臨闖入去修電腦發現家裏氣溫太高,以爲是停電了所以空調不能開,一問才知道陳父爲了省電費白天根本不開空調;之所以每次都要他來修電腦要提前通知,就是爲了事先把家裏空調爲他打開;白水代酒是張炎夏請老人去賓館大餐,要點白酒時老人掏出礦泉水說,賓館酒貴,要給張省錢;麻將賭資不過一百,是因爲張炎夏張每年一兩次請人陪老人打麻將,囑咐說別怕輸錢,輸了算他自己的,贏了歸他們。結果每次陪的人打完一次就不肯再陪:“原來是老人打得太小,通宵也贏不了100塊。”[17]

 

本節目引文和參考資料請登錄網站查閱文字稿的註釋。沒有比較就沒有鑑別。下次我們看看全身而退的前國家總理和災禍滅頂的前上海市委書記二人的不同告白,我也要報道各位上海民衆對這位上海前市委書記的評價。

 

註釋:

[1] 在胡錦濤執政末期腐敗達到了可怕的規模/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016924

[2] 引自DAVID BARBOZA:總理家人隱祕的財富/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21026日;參閱紐約時報中文網20121030日:問答:《紐約時報》調查報道幕後

[3]  DAVID BARBOZA總理家人隱祕的財富/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21026

[4] 丁力:溫家寶家人確已委託律師反駁紐約時報/VOA 20121030

[5] 東方:挺溫律師聲明引起媒體關注/VOA 20121029

[6] 丁力:溫家寶家人確已委託律師反駁紐約時報/VOA 20121030

[7] 林彤:陳良宇案是冤假錯案/博訊200847日 首發

[8] 參見 20131212日中國數字時代 張炎夏:十年大事回顧之六——陳良宇案

[9]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21030日:問答:《紐約時報》調查報道幕後

[10]溫家寶:規範行政權力運行 深入推進反腐倡廉工作/溫家寶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講話[全文]/中央政府門戶網站www.gov.cn/2007212

[11] 張炎夏20141226日:關於“陳更華先生二三事”的二三事/鑿壁偷光的博客

[12] 張炎夏(張嚴寒):和陳先生家的那些瑣事(一) /知乎2020-08-28

[13]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21030日:問答:《紐約時報》調查報道幕後

[14] 張炎夏20141226日:關於“陳更華先生二三事”的二三事/鑿壁偷光的博客

[15] 張炎夏(張嚴寒):和陳先生家的那些瑣事(一) /知乎2020-08-28

[16] 同上

[17] 張炎夏 20141222日:陳化更先生二三事/未名觀察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