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9): 陳良宇離心分權模式辨析(續2):陳查沿海五省數據Vs上海文革另立中央

2022.05.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9): 陳良宇離心分權模式辨析(續2):陳查沿海五省數據Vs上海文革另立中央
Photo: RFA

內容簡要:

1,陳良宇準備爲沿海五省代言;2,上海當代:另立中央發動文革;3,嚴防東山再起:失敗者終生不能返回;4,延後發佈的國務院文件

 

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2005年抵抗中央大一統的離心分權的行爲,是中共胡溫政府在一年之後,以社保基金案爲由,把他徹底拿下的背景和原因。自由亞洲電臺,北明非常識,我是北明。這次我繼續依據歷史,在上海這個化外之地於文革初期另立中央的背景中,分辨陳良宇的離心分權模式。  

 

陳良宇準備爲沿海五省代言

看取香港房地產業一度擺脫市場規律掣肘香港經濟數年的教訓,陳良宇決定不服從中央大一統宏觀經濟調控命令。他的第一個行動是召開上海市委市政府要員會議,立即召開。會上,他複述前香港特首董建華的教訓,傳達董建華的看法,他告訴在座各位:上海經濟不能降溫。

 

決定抵抗大一統的宏觀調控命令之後具體怎麼辦?香港的教訓足以讓上海引爲借鑑,但是拿香港當擋箭牌,說上海不幹了,肯定不能說服中央。陳良宇願意拿出更科學的證據,他擴大了調查範圍,把眼光從香港轉移到內地,下令祕書和其他相關幹部收集中國沿海五省——蘇、魯、粵、浙、閩,外加一市上海市的相關經濟數據,並分析整理成文[1]。這些系統化的數據和調查結果證明,中央統一調控全國經濟是錯誤的。

 

帶上這些數據,他如期啓程,應召去了北京。

 

陳良宇不是49年中共建政後第一位我行我素的上海市委書記。上集在回溯近代上海開埠誕生,在中國對外三次戰爭失敗中逆行起飛、在西方物質與人文價值滲透中發展壯大、在上世紀三十年代一舉成爲亞洲明燈的上海歷史中,我指出過:由於上海的獨特基因和胎記,無論經濟興衰,還是政治沉浮,它從來不是中央政府省油的燈,一直具有某種天然的離心傾向。即便百業凋零、民不聊生,上海依然是另立中央的“外化之地”。

 

上海當代:另立中央發動文革

另立中央 、另有圖謀的事在中共史上早已有之,都歸於失敗,成功的例子是當代,1960年代“四人幫”集團在上海另立中央,揹着中共全黨發動文化大革命,使上海成了事實上的文革預備地和爆發地。

 

瞭解中國文化大革命歷史的人都知道,19651110日有一篇公諸於世的著名長文叫《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此文所以著名,因爲它是點燃文革的導火索。這個“導火索”就是在上海寫作成文,也是在上海的《文匯報》發表的,作者姚文元是上海《解放日報》的編委。事實上,江青作爲這一事件的最初發起人和組織者,在“說服”毛澤東後就離開中共中央所在地北京,趕赴上海去做工作。她的上海乾將正是當時上海第一把手、陳良宇的隔代前任,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張春橋及其同夥。江青與他們一起策劃、組織了由姚文元執筆的一個蜚聲中國,引導輿論的文革寫作班子。江青19652月到上海,文章11月在上海發表,文革第一股陰風由此吹起。之所以要遠離北京選擇上海,是爲了整個活動能夠“揹着毛澤東之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和絕大多數政治局委員”順利進行,否則,江青說:“一叫他們知道,他們就要扼殺這篇文章了”[2]

 

此後,毛澤東授意,江青準備召開軍隊文藝座談會。會議在三個月後的19662月召開,連續看電影10多部,座談近20次。如此大規模的會議和長時間的會期,與會者人都在北京,而這些要員——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劉志堅、總政宣傳部長李曼村、總政文化部長謝鏜忠、副部長陳亞丁等,卻統統捨近求遠,奔赴上海聚首。

 

會議最終形成一個紀要初稿,主題就是指出“有一條與毛主席思想對立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線專了我們的政”[3]。這是針對北京權力中心發出的警訊。此《紀要》初稿經毛澤東三次審閱、增改,從3千字擴充到1萬字,與中共宣傳喉舌兩報一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1966年正式發表的、作爲中國文革發起標誌的中共中央《五·一六通知》一起,被稱爲是“以毛主席爲代表的無產階級司令部發出的革命號令”和“粉碎資本主義復辟的重要文件”。中國歷史上空前絕後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由此開始。

 

這是輿論準備。運動本身看上海也當“仁”不讓:中國第一個工人造反司令部,是19671月在上海率先成立的,叫做“上海工人革命造反總司令部”。196716日,上海召開“打倒上海市委大會”,史稱“一月風暴”[4]。上海市委倒臺,無產階級奪權運動旋即從上海狂飆突起,席捲全國。

 

上海一月風暴後,(1967-05)上海川沙縣革命委員會成立。圖爲當時羣衆集會遊行情況。圖片來自維基百科“一月風暴”。
上海一月風暴後,(1967-05)上海川沙縣革命委員會成立。圖爲當時羣衆集會遊行情況。圖片來自維基百科“一月風暴”。

 

可以說,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這一毛澤東違背中共集體意志發起的運動,是在上海策劃的,也是從上海興起的。後來被稱爲“王張江姚反黨集團”的文革“四人幫”干將,除了江青來自北京而常駐上海,其餘三個,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均來自上海。

 

這事發生在陳良宇違抗中央大一統宏觀經濟指令的40年前,辦法是背者中央權力集團,製造輿論,發動羣衆;目的是打倒威脅毛澤東權力的“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做法是打倒權威機構,解散各級政府,造反有理,破壞秩序。這段歷史再次證明上海這塊化外之地是分立山頭、另行主張的首選之地。

 

 2

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張春橋也是前上海市委書記,揹着中央讓工人造反派取代了上海市委,成功地領銜了中國的文革運動,當時他和他的同夥做的事情不具有文明價值。除了分離極權這一方式方法的相同,其所行之事本身與40年後陳良宇的作爲沒有可比性。

 

說到以分權制衡極權的方式維護地區利益,符合文明價值的歷史事件,那是中國庚子國難期間的“東南互保”事件。此一事件起自沿海省份,簽約地是上海,在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大局震盪的危難中,成功地保護了中國東南部十省的經濟與民生。陳良宇抵抗中央,是出於上海經濟利益,試圖帶動東南五省,具有積極的經濟和政治意義,可與之相比的正是近代歷史上國際知名的中國“東南互保”運動。(下集詳)

 

政治權力是人類社會組織和運作的憑藉,它可以造福社會,也可以壓迫社會。一般來說,權力本身有自我服務和擴張的本能。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優勢是擁有制衡權力的機制,這種機制還受到憲法的保護,所以民主權力被關在籠子裏,只要權力階層的道德基礎還在,不大容易膨脹作惡。而極權制度的麻煩在於沒有權力制衡機制,權力寡頭對由此而導致的分權離心傾向懷有天然的恐懼,必欲實施打擊。我們簡要看看中央對分權的恐懼。

 

嚴防東山再起:失敗者終生不能返回

上海是化外起事之地,也是失敗者永遠不能返回的禁地。文革後被囚禁多年的前上海市委書記張春橋1996年年屆八十,家人爲他申請保外就醫,答覆是:保外就醫可以,不許進上海。張春橋於是在江陰安“家”接受監外監控。生命最後幾年患病嚴重,返滬醫治依然是幻想,只能在江陰本地就醫。自文革後從上海抓到過世,張春橋再沒被准許踏入上海一步[5]

 

延後發佈的國務院文件

最近一個月來上海強力封城的背景是另一個例子。在人們針對其“疫情清零”理由竊竊私語發出疑問時,中國權力集團發出紅頭文件,標題是“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全文分爲八個部分,除了第一部分明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的“總體要求”和工作原則,其餘七個部分,全部具體論述“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方方面面:第二部分是“強化市場基礎制度規則統一”;第三部分是“推進市場設施高標準聯通”;第四部分是“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第五部分:“推進商品和服務市場高水平統一”;六、“推進市場監管公平統一”;七、“進一步規範不當市場競爭和市場干預行爲”;八、組織實施保障,以便落實各項統一規則。此文件主旨就是強調中央大一統管理市場,全文共7790個字,“統一”一詞出現69次,平均被112.8字就出現一次。如此大力強調統一市場管理,很難不使人想到200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對中國全國一刀切的宏觀經濟調控計劃[6]

 

一個蹊蹺,值得一提:此文410日上海封城、海內外輿論高峯期在新華社上刊登,而文件卻在325日,也就是封城的前三天就擬定了[7]。卻隱而不發,直到三天後(328日)上海開始封城,七天後(41日)全城封閉,十四天後(48日)軍隊進駐,纔在410日在新華社公佈。而根據官方頭天49日公佈的數據,到48日上海累計的超過13萬宗感染新冠的個案中,只有一人屬於重症[8]

 

爲什麼要先作出統一大市場的決定,然後以疫情名義封城,再公佈這一決定?另一個問題是,上海GDP幾十年居中國城市之首,是經濟最發達的城市,這個城市全部經濟運作已經完全停擺,還有什麼統一大市場可言呢?——封城究竟欲意何爲?雖然缺乏足夠信息做出準確評估,但是這次上海封城很難排除政治色彩,這應該不是出格的判斷。

 

中共中中央  國務院這份強調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文件,3月25日擬定後隱而不發,直到三天後(3月28日)上海開始封城、七天後(4月1日)全城封閉、十四天後(4月8日)軍隊進駐,纔在4月10日公佈。而根據官方此前一日(4月9日)公佈的數據,截至4月8日上海累計的13萬多宗感染新冠個案中,只有一人屬於重症。(截圖)
中共中中央 國務院這份強調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文件,3月25日擬定後隱而不發,直到三天後(3月28日)上海開始封城、七天後(4月1日)全城封閉、十四天後(4月8日)軍隊進駐,纔在4月10日公佈。而根據官方此前一日(4月9日)公佈的數據,截至4月8日上海累計的13萬多宗感染新冠個案中,只有一人屬於重症。(截圖)

 

這次我們瞭解陳良宇被雙規一年前就決心抗拒中央權威,爲此準備了沿海五省和上海市的經濟數據;我們回顧了上海這個化外之地爲發動文革而另立中央的歷史;我們也觀察了最近中共一統管理避免分權的決心。下次節目我要比較1900年八國聯入侵中國的危難當中、在上海牽線定音的東南互保運動,進一步揭示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東南互保行動。從而瞭解陳良宇命運,對中國而言深在的含義。(待續)

 

[1] 楊中美《習近平——站在歷史十字路口的中共領導人》p.149./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20153月版

[2]中共在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2012-12-21《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着:《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1949-1978)上,中共黨史出版社20111月版

[3] 維基百科條目《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

[4] 維基百科條目:上海工人革命造反司令部/一月風暴。

[5] 張維維:我的父親張春橋/CND刊物和論壇/2020515

[6] 引自新華社: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中共中央政府網站2022-04-10 19:20

[7] 參見新華社:同上

[8] BBC習近平稱讚中國防疫措施 上海封城持續單日感染數再創新高/202249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