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27):李銳引導習近平用心良苦

2021-07-27
Share
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27):李銳引導習近平用心良苦
Photo: RFA

提要:

1,李銳關注習近平時間表

2,李銳選拔習近平的初衷:“改革共產黨領導層的結構”

3,李銳三度試圖影響習近平用心良苦

 

關於1983年10月李銳違規考察習近平這一點,要補充的信息是:李銳雖然從未明說這一點,但他在他2002年做的口述往事中提到過,不過提的既隱晦,又捎帶:原話只有一句,是“那時候組織部想提拔他”(指習近平),說這一語,是爲了接下來陳述習近平之父習仲勳和習近平所在地河北省委書記高揚對此事截然相反的態度和做法,以及習近平調離河北正定的情況。想提拔習近平的“組織部”是個機構,直接聽命於誰?當然是負責選拔第三梯隊的組織部第一副部長、青幹局局長李銳。

 在1983年10月李銳違規考察習近平,使他進入第三梯隊名單之後,李銳雖然退休,沒有放棄習近平。我們先看看李銳關注習近平的時間表:

 

李銳關注習近平時間表

1984年10月,李銳卸任中組部,11月,赴正定與習近平“漫談”。

1985年,習近平河北提拔受阻,調福建,李銳2009年日記記載:與到訪的周倜夫婦“漫談舊事。習近平派去福建,是項南當政,便於照顧”。

2004年,習近平時任浙江省委書記,某月,李銳給習近平寫信,告知他想去浙江。

2004年6月,李銳再度寫信給習近平,告知要去浙江。

2004年約7、8月間,李銳赴浙江,專程面見習近平,向他進言。

2005年2月,李銳從北京託毛應民帶自己的書贈送習近平。

2005年6月,李銳在“陳雲百年誕辰會”上從杜星垣處獲悉習近平看到他贈送的書了,他將此訊記入了當天的日記。

2016年11月,習近平權力頂峯三年多,李銳給習近平寫信請求解決高幹樓供暖問題時提醒習近平,曾經兩次見過他:談過話,喫過飯。

  

李銳選拔習近平的初衷:改革共產黨領導層的結構

李銳對習近平的格外關注並不只出於對習仲勳愛屋及烏,改革中共幹部隊伍,是李銳破格挖掘習近平的思想背景。自1982年李銳調入中組部、成立青幹局並任局長,他還參加到組建中共十二大班子的小組。 9 月( 5 日)他在中共十二 大小組會上的發言題目正是《選拔中青年幹部問題》,他並在各省、市組織工作會議上做了一系列有關幹部隊伍“四化”(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選拔中青年幹部、組建“第三梯隊”等問題的發言。12月(22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社論叫做《起用一代新人》,引起極大反響,是李銳根據手下干將閻淮等提供的素材起草的,社論呼籲老幹部們解放思想,樹立新時期的用人觀念,強調老幹部們當前第一位的職責,也是革命一生的最後職責,“就是刻不容緩地選好接班人”。八十年代,李銳對中國革命的反思遠不如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紀那麼透徹,但是他決意通過起用新人來更新中共幹部的老年化、非知識化、非專業化的願望是顯而易見的。關於這一點,李銳在私底下說得更徹底:“後來我在中組部組建第三梯隊,就是解決這個問題嘛, 改變共產黨領導層的結構,用有文化知識、年輕的一代,替代下打江山的一代。”(《李銳口述往事》大山文化出版社2013年7月,P.354)

 他破格考察習近平,正是抱着這樣的初衷,也是懷着這樣的期待。

 既然李銳指名道姓特殊考察習近平,考察報告他不可能忽略。而當時人在正定的習近平沒有讓李銳失望,閻淮考察他後帶回北京的結論相當積極(參見上篇),閻淮還和一同完成這項特殊任務的同事李志民議論說:習近平的經歷證明胡耀邦所言,往各縣“選調大學生”“改變封建落後意識”真有必要……。應該說,對於李銳而言,從此習近平不再是同輩黨朋之子的抽象存在,而有了一個獨立的印象,李銳並開始賦予這個具體的存在以期待和希望。

 

李銳三度試圖影響習近平用心良苦

此後的李銳,不僅在卸任後探望習近平,更重要的是,他抓住機會點撥習近平、敦促習近平。1985年11月在正定遊訪時,他以前上級身份與習近平談話,告誡這位新任不久的縣委書記:“黨委應短小精幹,真正管大事,不要與政府對口,人浮於事,變成官僚機構。”(李銳1984年11月23日日記)

19841123 李銳正定看習近平IMG_0263.jpg

 如果說李銳退休後“微服私訪”到正定,從日記的相關記載中看上去有遊覽古蹟、考察民情之兼顧,那麼近二十年後,2004年,他在浙江與習近平見面,應該說是專程前往:他爲浙江之行給習近平寫了信,告知會去,但是此信不知何故沒有收到,他於是再寫一信(“想去浙江事,給習近平信沒收到,只好再寫一次。”李銳日記 2004年6月14日)。習近平當時已經是浙江省委書記了。這一次浙江之行,李銳攜夫人在祕書薛京陪同下,專程前往杭州探望習近平。習近平殷勤地請他們喫飯,飯局上李銳以長輩身份進言習近平:“你現在地位不同了,可以向上提點意見”了。(《李銳口述往事》2013年版。北明注:這本口述往事顯示,李銳在2013年的回憶中,不確切他去浙江探望習近平的時間是2003年還是2004年,但他自己的日記顯示時間是2004年)習近平聽完李銳的勸告,不置可否,不接話茬,到散席的時候纔回復李銳,他委婉地拒絕了李銳的建議,說:“我怎麼敢跟你比啊,你可以打打擦邊球,我不敢”(《李銳口述往事》有電子版,李銳與美國之音記者談話)。

 縱觀李銳離休後舉止,1997年中共十五大前, 他上書江澤民,倡議防止左傾;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他再度上書江澤民,提出黨內民主化和國家政治生活民主化十項建議。這之後兩年,他在浙江建議習近平向上提意見,不是餐桌上的珍饈色味,泛泛而談,乃是具體有所指,有期待,他顯然把習近平當作黨內的“改革派”,希望他利用現有權位向上提建議,以便推進政治體制改革、促進中國政治民主化。

 習近平的消極反應並沒有斷絕李銳的殷切希望,次年,2005年(2月),李銳再度抓住一個機會,他託到訪北京府上的浙江省政協辦公廳調研員毛應民帶書贈送習近平,書是《李銳近作:世紀之交留言》,李銳簡稱“近作”,2003年中華國際出版社出版集團出版的。(“毛應民來,……談浙江形勢好,……習近平得人心。又給三本《近作》,贈習一本。”——李銳2005年2月26日日記)此一舉並非一般性禮節。這書不是他個人經歷的回憶,是他思考政治民主化的文字結集,內容囊括從1998年到2003年他對制度改革的思考,其中中共十五大,十六大他的兩份書面發言,連續建議儘快扭轉“政治改革嚴重滯後”情況,要求總結二十年經驗教訓,提出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意見“。兩萬字長文“胡耀邦去世前的談話”,源自胡耀邦去世前十天邀請李銳去他家做的一次長談,記述了李銳歷次耳聞與親歷與胡耀邦的對談,評述了胡耀邦思想,指出導致胡耀邦下臺的原因是沒有體制改革。其餘文章大都談論政治、經濟、文化生活的反“左”防“左”問題,以及對毛澤東的歷史評價或對馬克思主義的再認識等,按李銳先生自序,這些文章“攸關我黨和國家命運、前途的重要問題”。

此書對習近平而言,無疑具有思想啓蒙意義,足見李銳用心良苦。李銳託人帶書給習近平四個月後,他輾轉在北京召開的“陳雲百年誕辰會”上,從前國務院祕書長、退休前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員兼祕書長杜星垣處獲悉,習近平收到了他的贈書,專門在日記中記了一筆:“杜到浙江呆了一個多月,……習近平告他看到我的《近作》。”(李銳2005年6月13日日記)

李銳最後一次主動聯繫習近平是2016年,習權力達致頂峯的三年半之後,他寫信給這位總書記,請求解決老幹部住房樓的供暖問題,信中,他提醒習近平他們曾經兩次見面:“你在正定時,我找你談過話,你在浙江時,我到杭州,請喫過飯。”(2016年11月9日李銳日記)。

從正定到中央,習近平步步遷升,但他始終在李銳的密切關注中:從在正定的前輩式囑託,到在浙江的平級式勸誡,再到遠程贈書式神交等。以後隨着他升遷至權力頂峯,李銳與習近平的關係逐步疏遠,但李銳對各方、各界、包括海內外刊物、廣播、電視、網絡上自媒體等對習近平的公開報導極爲關注,而且總是及時記錄他府上各色人等對習近平的各種私下議論。據我2019年9月在胡佛研究所圖書館查閱《李銳日記》時的不完全統計,僅2013年1月到2014年11月期間,他在日記中提及“習近平”或相關事務如“青幹局”的,就有約80次左右(這項粗略統計,不包括這段時期《炎黃春秋》編務會議與會者發言中數十次論及習近平的次數)。選拔青年後備幹部是李銳在中共黨內任職期間最後一項事業,習近平是這個事業開發的最大一個期待,並演化爲對中國後來意義深遠的開端。

李銳選擇習近平並非是力排衆議的長官(部長)行爲和個人行爲,這背後有廣泛的人脈基礎。下次我們來看看看這方面的情況。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李銳試圖影響習近平用心良苦。我是這個節目主持、撰稿、製作人北明。(待續)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