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修宪:我反对!之二-访中国民主运动元老胡可师

2018-03-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四十年沉潜刚克,近年来胡可师逆流而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利用郭文贵爆料时代开启的自媒体井喷优势,不时地在包括微信,YouTube等海内外社交媒体上举办音频讲座。(视频截图)
四十年沉潜刚克,近年来胡可师逆流而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利用郭文贵爆料时代开启的自媒体井喷优势,不时地在包括微信,YouTube等海内外社交媒体上举办音频讲座。(视频截图)

胡可师,78年民主墙时代与魏京生、王希哲、傅申奇齐名的中国第一代民主运动领袖之一 ,与林牧晨等创办了当时著名的地下启蒙刊物海燕社。

今年,恰逢纪念1978中国民主运动四十周年。

四十年来,因侥幸躲过中共的牢狱之灾,胡可师这个名字远不如那些民运大佬,特别是流亡海外的反对运动领袖们广为人知。他在微信上用了一个不乏柔性的文艺范儿注册名:江东诗侠。

四十年沉潜刚克,近年来胡可师逆流而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利用郭文贵爆料时代开启的自媒体井喷优势,不时地在包括微信,YouTube等海内外社交媒体上举办音频讲座。

习近平酝酿人大帝制修宪前后,胡老于2月下旬在微信推出“戊戌修宪我反对”的标题为【2月27日下午3点39分胡可师说休宪】的十分钟“妄议”音频。当然的秒杀后,胡可师享受了市级安全机关翌日登门警告的特级政治待遇。

习近平戊戌帝制修宪人大投票前夜的3月10日,胡可师在海外博新网发表博文《孙中山的五权分立》,在此摘要朗读:

一诺千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个人要想在世上确立诚信都应当如此去做,一个政党就更不必说了。既然确立了“人代会是最高权力机构”的宪法法规,就请把权力归还给人民代表大会,为人代会登基保驾护航;既然确立了“言论自由”的宪法法规,就请释放所有因言论获罪被关进监狱的志士仁人。请党诚信于民!     

民主是相对于统治产生的管理,因为只有政府才能实施统治,所以美国的教科书把民主定义为:民主就是全民对政府统治权利的限制行动。

言论自由权是人类进步的基础,禁止言论自由也就阻断了人类的探索和社会日趋合理化的可能。言论一自由,对与错人类自有识别和判断的能力。只有一言堂才是无理无据、肆意捏造、歪曲事实,心怀叵测只为煽动情绪的天堂。言论自由带来的是百家争鸣的局面,而维护百家争鸣的局面需要的是各帮各派结社的自由。

言论自由权是科学进步的基础,禁止言论自由,人民有话不能说、有理不能讲,也就阻断了科学进步的可能,任何疑难问题也就都得不到破解,国家又怎能够强大起来呢?人民有积怨、人民有仇恨,无处去讲、无处去发泄啊!积怨积在心中,国家能够团结起来吗?积怨压不住总有爆发的那一天,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什么叫议会:因为人类就好比井底之蛙,面对的是一个无边无际不可知的世界,我们谁做事情所追求的都是恰到好处的境界,但是我们谁做事也做不到恰到好处的那个境界,谁做完事情之后,谁心中都会有一种不尽人意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我们是人,我们谁都不是神,我们人本身也是不可知的产物,我们谁都是从不会吃喝、牙牙学语开始起步学习的。只有一股不可知的力量在那里鬼斧神工地把大自然做得恰到好处。我们人类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探索、在模仿、在学习这种不可知的力量,尽可能地把我们的事情争取做到恰到好处而已,谁也做不到向大自然那样把万物做得那样完美无缺、恰到好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召开面向未知、坐下来、不分对错、不分敌我,共同高举“研讨辩论协商搁置”的大旗,发挥全民积极性群策群力,治理好我们国家的社会科学院——两会的原因之所在。

“人民代表大会”顾名思义是由利益群体的代表所组成;“政治协商会议”顾名思义是由学术团体的代表,必须是有专著、有代表作品的学者所组成。两会代表均按地区、按民族分配名额,通过当地的人民群众民主选举产生,并由推举地区发工资和差旅费来北京开两会,为当地人民来争利益的会议。

两会的关系:人代会是利益群体的代表,人代会的职责是研讨利益分配的问题,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其决议都要经过政协的全面学术论证。政协是学术团体的代表,政协的职责是对人大决议案进行全面的学术辩论后,再返回人代会立法方可交给政府去为人民服务;交给法院去夺回人民失去的利益;交给人民去对政府、法院的执法情况进行全民监督。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