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修宪 我反对】之三 当拨通了前书记处书记的手机……

2018-03-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Photo: RFA

2018人大于3月20日闭幕。惊动世界的3.11戊戌修宪,看似由头等重大的新闻事故,沉潜为茶余饭后的民间故事。

这场与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未来生存质量息息悠关的“帝制自为”,以物理上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国民支持度,压倒性通过了国家领导人终身制的表决。

树欲静而风不止。

当我们执意介入广袤的中原大地,触摸到那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之中的一个个鲜活个体,或许能让人惊异万分地反证出一些逻辑上十分重要的不同的声音,乃至直接展示其很可能包含充斥着荒谬内涵的结论。

今天的《不同的声音》连续剧【戊戌修宪 我反对】之三,拨通了“物理、逻辑打架”的相关终身制入宪话题的两个电话。

首先,我们拨通前中共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阎明复的手机,只可惜晚了一步,阎因老年性肺炎住院加护病房,听说不便,其妻在病床前接的电话,代表阎明复,和RFA记者就人大修宪谈了6分钟。

维基百科阎明复词条:阎明复,辽宁海城人,阎宝航之子。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统战部长等职,因其六四事件“表现不好”被撤职(六四危机中受总书记赵紫阳之托,代表中共集团开明派多次赴天安门广场与学生领袖斡旋谈判未果。同年6月中共第十三届四中全会上,阎明复与胡启立、芮杏文一起被免去的中央书记处书记职务),之后一直从事慈善事业。他曾组织编纂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并且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在此我们摘要朗读《纽约时报》2014年4月4日发表的,当年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成员、《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的执笔人之一吴伟先生的一篇回忆录:《阎明复:要制定政党法》。

“12月17日下午,受室里指派,笔者和徐冲两个人前去中共中央统战部,听取社会民主专题组关于多党合作方面研讨的情况和建议。阎明复部长带领统战部的研究室主任、研究所所长、党派局局长,亲自接待了我们,与我们一起座谈了三个小时…在统战部这个“沟通会”上,阎明复首先提出一个重要问题。他说,从一国两制的前景看,香港回归后,将有代表参加人大;如果台湾也统一了,国民党也要参加政权机构。这样,在我们的政权中,除了共产党和八个民主党派以外,将会出现一个名符其实的反对党。将来人大、政协的政治环境会发生一个重大变化,这就是有反对党出现。1946年的国民参政会,我党是少数,一部分友党支持我们。将来,我党是多数,八个民主党派还会不会支持我们,是否会被国民党争取?这个问题十分重要。所以,从现在起就要考虑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包括其自身建设都需要研究。

阎明复部长是当时中共体制内难得的开明领导人之一。他提出的这些问题,十分具有开放性和前瞻性,涉及到未来中国逐步走向统一后,新的形势将对中共提出的机遇与挑战。在当时的中共党内,能这样看问题,并敢于这样提出问题的领导者,确实少之又少……

阎明复说,现在民主党派没有党纲。在人大中民主党派代表所占的比例、要不要成立党团都要研究。现在各个民主党派是代表地方、个人参加会议,将来要代表本党派。我们现在是党禁,只承认八个党派,反对组新党,对这个问题也要研究。应该考虑制定政党法来规范。我国的民主党派是先天不足,没有党纲,更像政治团体。后天又失调,由我们党包办代替。耀邦同志曾经提出,一定要想办法解决民主党派的经济独立问题。目前我们正在搞这方面的试点…统战工作主要就是八个民主党派的问题。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要在我党能承受的范围内,加强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监督三方面的工作。参政的形式,是通过各级人大、各级政府。我们现在省一级还可以,在四、五个省市有民主党派的副省长。但是他们不是作为党派代表参政的,而是作为非党人大代表参政的…监督方面,国务院最近成立监察部,我们准备建议安排一、二名民主党派人员担任副部长,以提高民主形象,也有利于行政监督机制的完善。”

以上是摘要朗读的《纽约时报》吴伟文章《阎明复:要制定政党法》。

此两会,彼两会,于今读来,恍如隔辈!

接下来,我们访目前已被封群的人大群主会群成员杨俊峰。杨俊峰自称普通公务员,新浪博客点击率数百万的活跃大V,杨活跃于雷洋事件时代的诸多微信群,在年来腾讯马化腾白色恐怖下归于沉寂……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