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不同的聲音:居家隔離故事會(1):顏智華


2020.05.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4 顏智華:中學歷史高級教師。中、小學學校教育問題研究學者;中共建國後農村政治運動研究學者。(顏智華提供)

【 然而,一種意想不到的解放性前景潛藏於這個噩夢般的景象。必須承認在過去數天中,我發現自己夢想造訪武漢。大都市裏半廢棄的街道——往常熙熙攘攘的城市中心看起來如同鬼城,大門敞開的商店,沒有顧客,四處僅有孤零零的步行者或汽車。上海或香港的空蕩大道使我想起了某些久遠的後末世電影,例如《海濱》(On the Beach),展示了一座大部分人口被抹除的城市——沒有壯觀宏大的破壞,僅是非常規的世界,不再觸手可及,不再等待我們、看着我們和爲了我們。  甚至閒逛的少數人所戴的白口罩提供了一種令人愉快的匿名性,以及對社會壓力和社會認同的解脫......——齊澤克 Slavoj Žižek 武漢假日 Holiday in Wuhan《新型冠狀病毒歇斯底里中清晰的種族主義元素》Clear racist element to hysteria over new coronavirus 】

上週末以來,一直在回味着苗德歲教授那段雋永的箴言:“病毒一詞原本就包含了兩重性:一方面是給予生命的物質,另一方面代表了致命的毒害。病毒的確是致命的,但同時又賦予了這個世界不可或缺的創造力。因此,創造與毀滅又一次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

是的:

2020年,病毒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全人類範圍內的死亡和恐懼,同時又以其“不可或缺的世界級創造力”,奇蹟般的爲地球催產出席捲蒼生的一腔溫情——居家隔離。

因此:

我們驚喜的讀到了方方日記。

終日飯局不斷沉迷聲色犬馬恣情縱欲的京滬廣CEO們,開始乖乖的宅在家中,看一本閒書,喝一杯清茶,作一次略帶冥想功能的社交距離客廳散步。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找到了安慰,因爲日常平庸的手段暫時停頓了”。

受益於大規模人爲活動的終止,自然界得以悄悄啓動被摧殘殆盡後自我修復的功能。

邁阿密海灘,大海令人驚豔地呈現出從未見過的豔藍,讓人感動。

優勝美地空蕩蕩的行政大樓前,山貓和土狼在人行道上優哉遊哉,無人打擾。

旁遮普人有幸在家中膜拜喜馬拉雅山巔的雄姿,這30 年來印度從未出現過的景色。

中國的碳排放量比去年同期減少 1 億公噸,米蘭和羅馬的二氧化氮較之往年下降約45%,巴黎也大幅下降了54%......

被譽爲目前在世 “最偉大的哲學家”的斯洛文尼亞左翼學者齊澤克,一個月前在抗疫隔離狀態中完成了新着《大流行病!新冠病毒撼動世界》PANDEMIC! Covid-19 Shakes the World》。他寫道:

在現今的嚴峻環境之中,我們不應去追尋甚麼精神上的真實感以作慰藉,而應該無恥地認同自己的一切徵狀(以拉岡精神分析的術語來講)。爲了防止心理崩潰,我們可以擁抱任何能夠安定我們日常生活的一切小儀式、方程式或怪癖,在家中盡情看電視或電影,可以是災難片或無聊的罐頭笑聲喜劇,或是 YouTube 上重大戰役的紀錄片。

齊澤克認同他的朋友所講:現在人們在家工作,已經不如以前那樣「我工作因爲我可以拿到錢,然後去度假」;現在沒有人能肯定未來我們還有機會去度假,甚至仍存在錢這回事。現在所謂的世界是這樣的概念:我們有地方可住,有水與食物等基本需要,有他人的愛與真正重要的事去做。

齊澤克希望:即使疫情過後,我們仍能擁抱這種非異化的、體面的生活態度。

當然,目前旅居在不爲人知瘟疫不算太嚴重的美國某州的【不同的聲音】節目主人公,退休的中國大陸高級歷史教師顏智華,也是在居家隔離期間那百無聊賴又百感交集的極爲複雜抗疫心緒下投書本臺【反饋】部門,進而主動加入【居家隔離故事會】“創刊號”的講述的。

打自一年多前【不同的聲音】播出《點滴的輸液管 媽媽的鬼門關》後,該集頗受聽衆歡迎節目的受訪嘉賓,退休後旅居美國紐約的高級中學歷史老師顏智華,便風塵僕僕地踏上了他“海外上訪”的不歸路,節目播出10天后的2018年10月14日,因妻子慘死於疑似中藥靜脈滴注造成的重大醫療事故而悲憤交集的顏智華老先生,在紐約寄出了第一封給世界衛生組織的“投訴中國衛生部縱容醫院(特別是公立大醫院)醫生謀財害命”的控告信,半年不見迴音後,第二次投訴並批評了世衛組織違規不作爲,但至今從未接獲譚德賽們的任何回覆與信息。(按照聯合國規定應該回復的)。

顏智華老師的居家隔離故事,就從這裏開始了:

【附註】顏智華老師訪談後給【不同的聲音】一封郵件的部分內容:“這是國家發改委配合支持的自上而下的犯罪活動。是一個巨大的犯罪活動鏈條和社會系統。最根本的是醫、藥界的專家們做人的最起碼的良心的喪失,醫院醫生爲幾個回扣竟然喪心病狂謀害殺害就診者。他們都是得到共產黨國家政權力量的保護的,從制度層面刻意保護。”

【後記】爭議不斷,被廣泛認爲不可取的中藥注射液靜脈滴注治療手段,甚至出現在國家衛健委三月份公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該試行方案在重症治療部分特別推薦了中藥治療和中藥注射劑靜脈輸入。推薦中成藥:喜炎平注射液、血必淨注射液、熱毒寧注射 液、痰熱清注射液、醒腦靜注射液。推薦用法如下:病毒感染或合併輕度細菌感染:0.9%氯化鈉注射液250ml加喜炎平注射液100mg bid,或0.9%氯化鈉注射液250ml加熱毒寧注射液20ml,或0. 9%氯化鈉注射液250ml加痰熱清注射液 40ml bid。

中國甚至無視即便本國都存在極大臨牀爭議的極不正常醫療現狀,在疫情期間將中藥注射液輸出國外。就此略舉一例:新京報3月26日:在英、美、加、澳以及東南亞等已有紅日駐地機構的國家,紅日藥業向當地醫生介紹了國內中醫藥抗疫經驗,並邀請戰鬥在疫情一線的中醫專家進行證候方藥的講解、指導...紅日藥業表示,在保障抗疫相關產品正常供應的同時,公司持續捐贈“全成分”中藥配方顆粒預防方、康復方及“血必淨”注射液等藥品及物資。截至目前,公司向國內外捐贈藥品、醫療器械、捐款等累計金額近1400萬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