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父亲(三)89无期死缓“反革命暴徒” 出狱后众生相 六四25周年祭

2014-06-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在驻洛中领馆前举行的六四追悼会,约有二百人到场。(萧融摄)
图片:在驻洛中领馆前举行的六四追悼会,约有二百人到场。(萧融摄)
Photo: RFA

“六四”25周年纪念日敏感期过去数日,在“六四”前夕因为参加关于“六四”研讨会,被中国当局刑拘的三位参加者:徐友渔、胡石根和刘荻被北京警方释放。律师浦志强则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北京警方逮捕。

胡石根是众所周知的中国工人运动领袖,曾因发起成立“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和执笔起草《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倡议书》和《中国自由民主党纲领》等所谓“罪名”,于1994年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2008年获释出狱。流亡德国的女诗人徐沛将胡石根的名字和《不同的声音》访谈中出现或即将出现的“天安门父亲”的名字排列在一起:“朱更生、胡石根、孙立勇是谁?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或许不为人知,但他们的英雄事迹足以彪炳史册。”

《不同的声音》“天安门父亲”系列专题进入第三集。来到节目中的是以89年以“反革命破坏罪”判处无期徒刑的赵锁然,和上周在刚开始对话片刻便由于外力原因中断访谈的前六四死刑犯朱更生。
三年前,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孙立勇,在互联网上发出《“六四暴徒”赵锁然急需救助》的呼吁:

赵锁然先生于2010年4月结婚,妻子是吉林省四平市人,婚后不久怀孕。今年3月,其妻确诊为“结肠癌”(<不同的声音>访谈中得知,赵妻已于不久前辞世)...手术首期治疗费用合计4万3千元。接下来还要做第二次手术并进行化疗,大约还需5万元左右的费用,已债台高筑的赵锁然先生一筹莫展。赵锁然先生目前在一家物业公司做电工,月收入1400元;其妻无业;全家的生活完全依靠赵锁然微薄的薪水。赵锁然先生出生于1962年,原首都钢铁公司电工。1989年6月12日被捕,1990年2月6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破坏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7年2月25日出狱。

对话中得知,当年中共的“无产阶级生力军”,钢铁工人赵锁然,在六四大屠杀的当天,做了两件终生不悔的大事:用三轮平板车在长安街救出一位垂死的中弹大学生;在被民众摧毁的戒严部队的军车前,做了一场义愤填膺的演讲。

让我们进入与赵锁然的对话。

上周节目中第一位进入对话的89六四死刑犯,“天安门父亲”朱更生的访谈,由于朱更生语焉不详的外力介入,在对话伊始便讪讪挂断,但受访者在挂上电话前表示,希望对话能择日继续。今天,《不同的声音》再次拨通这位天安门事件后唯一一位活着的六四死刑犯。

再对话朱更生,访谈依然进展坎坷,期间再次出现受访者因语焉不详的恐惧原因请求更换手机的现象。

进入与朱更生的对话。

在节目的最后,和赵锁然一样债台高筑的朱更生,正式向海外社会提出为其赤贫生活状况展开募捐的请求。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