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后的逃出 流亡后的救亡 蛰居泰国的红色大陆反共难民(四)

2015-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异议人士黎小龙在泰国移民监狱外拍摄。(记者乔龙提供)
中国异议人士黎小龙在泰国移民监狱外拍摄。(记者乔龙提供)

自98组党惨遭镇压,到2014年被迫亡命泰国,黎小龙在一年紧似一年的红色社会打压的夹缝中苟延残喘了十五载春秋。期间无数次躲躲藏藏,东奔西走,有家归不得。博讯维权网义工记者何莲2009年12月17日报道:

上午9点,维权网义工接到广西南宁维权人士黎小龙电话,电话里,黎小龙压低声音说:“我现在在我朋友这里,已经躲了两三天了。有几台车停着,我都脱不了身,我现在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我的处境,要不我真被抓了,你们都不会知道,希望外界能关注一下……”由于黎小龙突然挂断电话,维权网义工无法判断抓他的警车是停在他家楼下,还是停在他朋友家楼下,更无从知道他是否已经被抓,只是从他的话里判断出他的处境非常不妙。维权网义工再次与他联系时,他的手机已经无法接通。黎小龙现年47岁(2009年),常年坚持维权,在当地颇有名气。10余天前他从北京回广西老家,为了推广他今年在北京研发出来的电子产品。他平时为人低调、温和,从不参与激进的事情……

自姜野飞董广平遣返事件之后,泰国政治难民圈,特别是中国大陆反中共政治难民,正处于一个惶恐不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特殊时期。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源源不绝的反共厌共中国大陆逃亡者,依然前仆后继地涌入世界各地的自由国度。至于目前泰国政府亲中国,敌视联合国的难民政策,以及联合国泰国难民署处于主权国夹缝中相对尴尬的被动挨打现状,黎小龙在一个月前曾经相当无奈地告诉本台记者:“我们没有什么能力去影响联合国,我们只能告诉联合国我们现在的危险情况。我们只能靠外界的影响才能影响联合国,我们的能力没办法影响联合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