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山东施暴绑架记者 自由世界应予以回应(陈光诚)

2018-08-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84岁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老先生于两周前8月1日在济南家中通过电话连线参加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时,被 五,六个中共爪牙破门而入强行阻止,现场直播被迫中断。接着,中共爪牙把孙教授夫妇从家中绑架到封闭了窗户的黑监狱关押10多天。

在辗转更换了四处黑监狱以后,孙教授及夫人被送回家软禁,电话被切断,手机被拿走,无法与外界联系。甚至四个中共爪牙(国保)竟然也住进孙教授的家里。

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站的记者叶兵先生和助手海伦获知消息后,遂赶往山东济南孙教授家进行采访,但由于中共指使便衣的阻挠,孙教授只能隔着铁门接受该电台采访。在采访中孙教授透露,被绑架期间国保要求他们发表公开声明,把自己被绑架、关黑监狱说成是“夫妇出去旅游了”,还要“拍照发到网上”愚弄世界,欺骗世人,掩盖他们的罪责。并以“若不从,就取消退休待遇”相威胁。当然,中共的无耻要求遭孙教授断然拒绝。

采访被中共爪牙强行打断以后,记者叶兵和助手海伦被强行拖上汽车挟持而去。幸好记者叶兵一直在用手机拍摄整个强拉硬拽的过程,留下了强盗作恶的第一手证据。从现场视频中可以清楚地听到叶兵问: “谁是你们领导?你们领导在哪里? ……别拽,松手……! ”中共爪牙厚颜无耻地说: “不拽干嘛?不拽你能走吗? …… 你把手机给我。”叶兵说: “我干嘛给你手机呀?” ……

这场景让我想起自己2010年9月9日刚“刑满释放”被中共爪牙从监狱押送回我家时的情景:因我用大哥的手机接了一位记者的电话,随即有一个打手进到我家中,把大哥叫出去说: “你把你的手机给我。”大哥反问道: “我凭什么把我的手机给你?你把你手机给我不行吗?”那个打手只好说:“是领导让我来找你要的。”手机没被拿走,中共党委就迅速通过移动通讯公司,无理停止了所有我们家人的手机服务。

其实,美国之音的叶兵记者的遭遇,这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一年前刘晓波被肝癌住进沈阳医院时他就因要前往采访,在医院外被中共指使的恶奴拖拽推搡,所带设备遭到损坏。

事实上,近十几年来,中共花钱雇用流氓或指使公安、国保、党政官员假扮流氓,通过殴打记者阻止采访、掩盖罪行已是常态了。仅我被中共非法拘禁在东师古时,因想要前往探望被拖拽、抢劫、殴打的记者们就有像美国的CNN,美联社,《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时代》周刊;欧洲有英国BBC、路透社、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新社、法国《解放报》,德国电视二台;日本《朝日新闻》,《读卖新闻》,NHK,此外还有星空电视台等各家媒体记者……举不胜举。

就在今年五月,香港Now新闻台的摄影记者因报道人权律师被吊照的听证会被打流血;日本的记者在遭软禁的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的楼下遭到粗暴对待。

虽然中共在东师古的罪恶已过去数年,中共的贼首也都更换了,可中共的匪性依旧,所有的流氓做法依然变本加厉地在全国各地进行着,而且一副“我就是耍流氓,你又能把我怎么样?”的架势。

纵观此类事件由来已久,普遍存在,很明显是在中共中央指挥下进行的,绝非只是地方行为。

中共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控制媒体,阻止记者采访,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这足以说明中共很清楚谎言政权是经不起推敲的。处心积虑地管控网络,公然在世界关注之下,违法暴力打压迫害敢言者,说明中共对日新月异的现代科技、社交媒体难以被随心所欲地控制是多么的焦虑,对人民的不断觉醒是多么的恐惧,对其过去所犯过的和现在正在犯的罪行将会被昭示天下又是何等的寝食难安!

过去中共认为洗脑教育很成功,可是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随着现代科技网络技术的发展,人们一旦接触到真实的信息,中共多年的谎言宣传和洗脑教育顷刻间便土崩瓦解了。事实上即使没有受过太多教育的人,也并不缺乏基本的对是非善恶的常识性判断能力。

因此,只要我们善于用现代科技网络技术,不断揭露中共的罪行,持续戳穿中共当局的谎言,独裁政权便无法继续黑箱操作一手遮天,反人民的政权就一定能被充满智慧的人民用行动推翻。

面对中国当局一意孤行,世界各国有识之士需要同心协力推动自由世界民主国家根据外交对等原则,捍卫记者的自由采访权。若中共继续故意暴力阻挠国际媒体的自由报道,不能保障驻华外国记者能自由安全地行使采访权,就必须马上限制或取消中共喉舌在自由世界的活动许可。若能实现,就会在很大程度上保护外国记者在中国的自由采访。

陈光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