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暴力截访看建立宪政主制是访民唯一出路(陈光诚)

2018-09-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京访民发动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访民在国家信访办附近高举横幅标语。(访民提供)
图片:北京访民发动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访民在国家信访办附近高举横幅标语。(访民提供)
访民提供

最近,看到在北京永定门国家信访局外不远处地方公安穿着便衣伙同打手们公然绑架上访者的视频,心中愤怒之余,觉得有些话必须要和访民朋友们说。

据我所知,上访者开始都是在 “上面是好官,下面地方官胡作非为;经是好经,只是让歪嘴和尚念经坏了”的错误思想指导下走上上访之路的。这种做着“明君梦”和“清官梦”的上访者,在1992年之前也许还能在形式上得到一点点安慰。没错,确实只有一点点,而且也只是在形式上。

但很快,大约从1996年开始,全国各地地方政府便开始组织专人,沿途或堵在中办、国办信访局大门口进行劝访。那时他们一般会口头承诺“回去一定解决问题。在北京,中央也不会替你们解决,还得回到地方解决,要相信政府”云云,并帮买回乡的车票。那时善良的人们多选择相信他们。可回去后,绝大多数问题都得不到解决,访民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于是,不得不再次踏上上访之路。

大约从1999年以后,原来的劝访便开始变成了暴力截访。截访者也从开始的信访工作人员逐步变成了穿着便衣的公安和雇佣的黑社会地痞流氓。地方各省的截访办公室也堂而皇之地在信访局、最高院和最高检的上访接待大厅里安家落户了。此时在这些地方,中央和地方已经开始一起办公,很难分清谁是谁了。

访民在大厅填表时,会有人员不停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发现来自本省的访民便不容分说直接把尚未填完的表格拿走,并用命令的口气让上访者跟他到后边的办公室。这时虽然上访者身在北京,却已经进了地方政府的办公室,结果可想而知。

2000年后,随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者越来越多,让北京非常不安,不断命令地方政府无论采取何种方式,一定要把属于他们自己地区的访民带回去。于是,各地驻京办雇佣黑社会随意抓捕、关押、殴打访民的阶段就开始了。

这时,虽然中共高层在公开场合还是煞有介事地说着“不准暴力截访,上访是人民的权利”等等用来骗人的鬼话,而事实上所有的暴力截访行为都是在中共高层的指挥下奉命进行的。甚至到了地方政府的驻京办根本无需出面,直接拿钱雇佣黑社会,按绑架到一名上访者多少钱明码标价,暴力截访就顺利完成了。只是很多访民还蒙在鼓里,以为地方违反了中央的规定、法律、政策……。

因此,随之而来的上访者不断被拘留、被劳教、被精神病、被关黑监狱、被判刑就成了常态。甚至发生如李宁的母亲李淑莲那样被地方政府先准备好如果不行就拿钱摆平的钱,然后再把上访者活活打死,以及徐纯合被截访者直接开枪射杀的事情。

时至今日,你说“人命关天”,那是在皇权统治之下。共产专制之下,就把你打死了,你又能怎么样?到哪里讲理去?!不信看看被打死的李淑莲,即使她有一个有骨气的孝女李宁不断奔波,为她伸冤,可是历经千辛万苦,九年过去了,李淑莲被活活打死的事不还是依然冤沉海底吗?

中共是一群说人话,不办人事的强盗,根本没有任何诚信可言。近几年来,随着人民的觉醒,中共对失去人心的恐惧与日俱增,早已在心理上进入了战争状态,把人民视为它的头号敌人。如今上访者所提交的个人信息,转眼就被北京放进作为不安定因素,应该特别重点管控的人员名单,交给地方政府了。千万不能忘的是,中央、地方人家永远是一伙的。

中共为了维护它的极权,达到把中共眼中的不安定因素 “吸附在当地”的维稳目的,需要中央和地方上下其手密切配合。要通过“天眼工程”,以面部和动态识别系统等现代科技把你从芸芸众生中识别出来,首先得把要被识别者的个人信息输入进系统里才行。访民提交的个人信息无疑是重要来源之一。这就是“相信共产党,坑你没商量;指望共产党,绝无好下场”的真实写照。

当然,从社会进化的角度讲,上访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上访唯一的作用就是帮助人民认清中国共产党邪恶的强盗本性。专制之下,人民无法享有真正的人权与自由。奉劝访民朋友们把上访的时间和精力用来思考和践行怎样推翻这个绑架国家、挟持政府、奴役人民的共产专制独裁政权,建立宪政、法治、民主制度上吧。这是一劳永逸的从根本上保障我们及后世子孙人权的最佳出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