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得了任期,改不了归期(陈光诚)

2018-03-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3月11日,习近平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AFP)
2018年3月11日,习近平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AFP)

3月11日,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会第一次会议在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原宪法中关于中国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条款被取消。

我们知道,在中国代表国家的政府官职,主席也好,省长、村长也罢,在党国体制下,最多算是二把手,真正的权力掌握在共产党的书记手里。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是真正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握有实权者。而对这些一直绑架国家、挟持政府的党的职务,从来没有过任期的限制。

因为自中共夺得政权以来,关于“国家主席”这一职务由谁担任或者任期多长规定的制定与改变,中国人民70年来从来没有参与决定过,所以无论其如何变化,主要影响的也只是他们共党內部权力如何转移交接的蛇鼠之争。但是无论如何,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仍是中国政治倒退的重要标志。

当然,对于国家主席的任期没有限制,并不等于世袭。不能世袭,就会受归天日期的限制,除非在归西之前还有别的大动作,比如把世袭也写入宪法,或如某些观点所认为的那样,实行总统制,否则中共政权实际上在世代相袭地统治中国人民的本质丝毫没有因这次修宪而有任何改变。

故此不难看出,相对而言,“专政”、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这些确定允许共产党通过野蛮手段维护中共政权本身世袭制的宪法文字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这是中国无法脱离野蛮步入文明、不能实现宪政、法治的恶缘。就其本质看,这远比主席任期更为关键。

中国的根本问题是一党独裁,权力不受监督,没有制衡。这种党垄断一切权力的党国专制体制系统不被彻底打破,中国人民被奴役的命运就不会有根本的改变。党国对世界文明、普世价值、文化和秩序的破坏就不会停止。

有观点认为,习集权是为了弱党权强国威,以便结束共产专制实行民主。这和当年一厢情愿地喊出“胡温新政”的人的想法如出一辙,结果必将同样以失望告终。究其原因,当然有“好心”的糊涂人,也不能排除有一直装糊涂刻意为党国专制“护航”者。独裁专制从来不会甘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何况是以集体领导为名结成的共产独裁帮。

几十年来的事实一再说明,无论中共这个利益集团中的哪些人坐在主席台上,都在不断利用国家机器对内打压迫害人民,对外腐蚀播撒红毒,中共邪恶的本质已经显露无遗。

回看中共建政七十年历史,我们实在不应该再为中共的任何说法或举动去希望或失望。

那么,中共有没有可能、什麽时候才有可能考虑妥协呢?除非到了人民忍无可忍、反抗异常激烈、革命浪潮势不可挡的时候,当独裁者黔驴技穷,意识到继续与人民为敌下场会更惨的时候,在迫不得已之下,中共才有可能考虑妥协。即便如此,独裁者也还可能装出“顺天应民”的样子,以“开明”的嘴脸面对世人,试图继续行骗。

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希望不在中共那里,而在你我的实际抗争行动中。必须开拓思路,打破成规,跳出中共划好的圈子,脱离中共条框的束缚,不被中共的各路御用人马忽悠欺骗。

中共独裁者利用手中的权力,改得了任期,但改不了归期。

我相信,只要我们看清共产专制的本质,秉持真知灼见、勇敢智慧地以多种方式抗争,我们就一定会胜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