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李文足同行 (陈光诚)

2018-04-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文足徒步寻夫(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李文足徒步寻夫(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709大抓捕中,最后一位仍无消息的王全璋律师,至今已被中共绑架失踪1000多天了,警方无理拒绝律师会见。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也已经近30次亲自依法到位于北京的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提出“有罪审判,无罪放人”这再合理不过的的要求。但是,无论最高法院的那些所谓的“法官”们,还是最高检察院的检察官们,见到李文足到来便纷纷躲起来,甚至连法律文书都不收。

在穷尽了所有所谓的“合法正确渠道”之后,万般无奈之下,李文足顶风冒雪开始了千里寻夫之旅。在同样是709受害家属王峭岭等的陪同下,从北京最高法院出发,徒步到天津寻找丈夫王全璋,继续要求中共当局依法行事。

在此期间,很多热心的网友被这类似两千年前秦朝孟姜女千里寻夫式的举动所感动,自愿主动要去陪李文足走上一程,但多数都被她拒绝。她一方面怕朋友太累,另一方面不想把风险带给朋友。

即便如此,当他们出发不久便有特务跟踪监视。第六天行走到天津武清县时,在酒店大厅出现大批天津国宝、警察和便衣,抢走她们的手机,不容分说强行把她们绑架到当地的张庄派出所。在遭到无理骚扰、恐吓威胁之后,她们被强行绑架回北京。

接下来李文足的情况和我十几年前被从北京绑架回山东老家东师古村后的早期遭遇十分相似。中共故技重施,通过公安国保和街道办事处雇佣大批见利忘义者,对李文足进行非法拘禁。唆使他们对文足及孩子不断进行谩骂侮辱,威胁恐吓,强行阻止她出门。

侭管时隔仅十几年,如今时代随着科学技术的长足进步,通讯器材、通讯手段已经与当年大不相同。智能手机配合着各种保密软件、直播软件,越发让黑暗无处可藏。

记得2011年2月9日当我听到RFA的《亚太要闻》报道何培荣——网名珍珠的女侠独自驱车前往东师古想要探望我,在村口遭共匪拦阻砸车的消息时,我曾设想:手机若有一种直播功能,可以把拍到的视频同时传递到外地存下来该多好。这样,即使手机被土匪抢走或者摔碎,截止到手机破碎之前的所有信息都能被传递出去无法删掉,可以让世界直接清楚地看到到中共的邪恶暴行。可惜当时由于科技所限,还无法实现。虽然当时中共的罪恶罄竹难书,却很少有视频能被传递出来。

当局为非作歹,故伎屡屡重演,现在又一次为世界提供认识中共邪恶的机会。李文足被非法拘禁和网友前来探望她而遭中共雇佣的流氓打手阻拦殴打,如今随着手机直播被广泛应用,大量现场视频被发到网上,迅速传播。世界主流媒体对中共的无耻行径也纷纷报导,全球舆论一边倒谴责中共的暴行,支持文足的义举。

当年中共在山东临沂东师古的邪恶之举进行了长达七年多,如今在北京石景山李文足的楼下进行了两天,便在各方谴责声中进行不下去了,只好夹着尾巴草草收场。因何如此?我想既不是中共没经费支持,更不是中共良心发现,我认为是因网络和社交媒体日益发达,使中共的罪恶越来越难以掩藏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中共知道继续作恶下去得不偿失只好暂时收手,这才是关键所在。

尽管如此,我们无论如何不能低估中共的邪恶,中共当局一定正在伺机报复。因此,我呼吁大家持续关注被中共绑架失踪的王全璋律师!支持李文足的救夫行动!时刻关心文足的安危!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